周易天地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27|回复: 2
收起左侧

文是基础医是楼____读《易学与中医》有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2-21 13:5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阅读更多优秀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刘理想 5 Z0 R6 h. k4 \* d% \. j( G
《易学与中医》是《张其成讲读〈周易〉》丛书之一种,因为此书内容与中医相关,作为一名中医药工作者,自然非常关注,于是购得一本并认真阅读。读完全书后,以往对中医理论的某些疑惑得以释解,进而感悟到“文是基础医是楼”这句话其中的真谛。% |: f4 o- c( G: _  _! {! h& I1 z
: y, K8 [# s" I# C$ j
& @$ L" u% a" u; [# z  o5 a
  
# N) |, u* \7 E2 D# S4 b3 C5 ]# u6 R3 k! S: k
( r8 T& \! l) O5 l: C

# a  B7 m; Y3 L) F- ?, B, z) M   医易同源的基础——思维方式的相同
7 S% F1 _  c) E' c& R, x
' h4 `/ U/ E  K$ x; b) K3 B/ R# r   关于《周易》与中医的关系,有两派不同的意见。一派认为中医和《周易》有密切关系,另一派则予以否认。其实纠缠于具体细节,泛泛的比附或曲意的抹煞,对于中医自身的发展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关键是看在哲学层面与思维方式上,二者是否有什么关系。这正如张其成教授在《易学与中医》一书中所说:“看易和医是不是同源,关键在于看两者是不是采用了同一个思维模式,是不是具备同样的理论基础,而无论是《周易》(包括《尚书·洪范》)还是《黄帝内经》,无论是阴阳还是五行,都是采用了象数思维的模式。笔者认为象数思维正是中华文化之‘源’,从这个意义上说,《周易》、中医及中国文化各学科、各层面当然都是同源的。至于医易会通,也应当主要是指思维方式层面的相通与互补。”[1]近代著名医学家恽铁樵曾有“《内经》之理论,即《易经》之理论”之说,“此《内经》与《易经》吻合之处,非附会之谈,明眼人自能辨之。然两书有一节相同或一部分相同,亦事所恒有。若《内经》与《易经》,则其源同也。欲知两书之同源,不当于两书同处求之,当于两书不同处求之。”[2]
. Y+ d+ M' C5 x" r- y, i5 ?* ]6 n$ ~# Z  g; U6 B3 h
    从思维方式上相同这个角度来讲,研读《周易》及其他传统文化书籍,是有助于我们学习和更好地理解中医学的。当代名老中医路志正先生在回忆其早年学医的经历时说:“由于伯父深知古医籍文义深奥,有些字多音多义,古体假借情况甚多,且无断句,学习经典首先要过好文字关。若无坚实的古文基础,则难以登堂入室。特聘清末秀才陈宣泽先生教授《易经》和《古文观止》等。医文并重,不仅提高了文学素养,而且加深了对经文的理解和记忆。如学习《易经》了解了阴阳变化、消长盈虚的规律,从而更有助于理解和掌握中医的阴阳学说。古人有‘易于医通’之说,即是指此。”[3]9 z  ?& v5 Z6 y+ U  V. ~* `$ H" D

  b( b4 C" z3 ?+ n2 q2 B   中医思维方式的培养离不开读经典
/ B# }  h" V6 k7 A2 x
% Q3 O; _, k( z% P# g1 @. X% \   然而,一些人对“中医是一种文化”的说法颇不以为然。他们认为中医只是一门技术,把中医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扯在一起,反而不好。他们认为发展中医的关键在于提高中医的临床疗效。[4]不错,临床疗效是任何一门医学存在的核心价值,中医自不例外,中医的自然科学属性不能抹煞。但是,如何提高与保持中医的临床疗效呢?
7 S1 C- }, J/ r" w$ y0 `0 T9 s4 W5 y, }
   目前中医临床疗效下降似乎已是不争的事实,这也是中医医疗市场日渐萎缩的重要原因之一。那么中医临床疗效下降的原因何在?无非是很多中医临床医生不能真正用中医看病。为什么不能用中医看病?追问下去,归根结底,是因为丧失了中医治病的思维方式。(据说,今天能够用中医思维治病的中医医生只有可怜的二三万人。)而中医的治病思维方式则是在传统文化氛围中研读中医经典著作及在中医理论指导下临床实践的基础上培养起来的。
! d' L  B5 q; K! ?! l
* r2 \" r5 Q$ b8 ?7 k   同时,中医学又与其他传统文化有着水乳交融不可分割的密切联系,举凡文、史、哲、天文、地理、兵学、农学乃至方术等等,都为中医学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营养,是中医学几千年来生存的土壤。但是,由于近代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固有文化土壤得到很大的置换,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在某种程度上难以为继,逐渐式微。如今中小学课程的缺省配置都是西式的,几乎没有传统文化的一席之地,甚至连语文课本都按照还原的机械的方式进行设计。在今天这种“西风压倒东风”的情况下,不但中医与其他传统文化被割裂,就是中医传统自身的继承也出现了很大的偏差。本来,读经典勤临床是一个最正常不过的学习中医有效途径,现在也成了问题。一些人受庸俗进化论思想的影响,不以中医传承实际情况与中医自身发展的规律,而是常常拿着“发扬”、“创新”这样空洞的好词大词,来评判衡量现实的中医。在他们看来,尊古等同于守旧,继承无异于保守,只有“发扬光大”、“创新”才是好的,等等。
7 N- x( o; _/ l0 N( |8 V  B* @0 L' i# |! r1 h, I
   学中医读经典,有人担心会“钻到经典堆里爬不出来”[5],其实仔细想想现实中有多少人是“钻到经典堆里爬不出来”的?倒是很多名老中医钻进中医经典,不但能走出来,而且汲取营养,开拓思路,治病效如桴鼓,深得患者的称赞。还没有钻进经典,就担心从经典中走不出来,是杞人忧天。这好比口渴时,没有喝水就怕被水噎着而不敢饮水一样,令人可笑。即使你真的从经典中走不出来,临床实践也会把你从经典中给拉出来。除非自己愚不可及,无可救药。
2 e. D0 l& j; r5 K! z" V* y+ o( P5 H6 |* l
   有人认为,“中医应该继承和发扬齐头并行,而且发扬更应摆在优先位置。我坚决反对全国中医都去进行‘经典’大温课式的所谓继承”,“如果人家在奔未来,你却一味去钻历史,两相背道而驰,差距只会越来越远。我们的重心应放在理论体系创新、治疗方法创新、意识思维创新上,毕竟发展才是中医兴盛的硬道理。”[6] “黑猫白猫,只要能逮老鼠就是好猫”,即使是钻故纸堆读经典学古董,只要能得到对中医临床有用的东西,能提高疗效,这又有何妨?相反,只是图 “与国际接轨”、“现代化”、“利用现代科技”、“创新”这些好听的空话大词,丢掉传统,趋赶所谓时髦,一味刻意去“奔未来”,只会南辕北辙,即使 “吾马良”、“吾用(路费)多”、“吾御者(车夫)善”,“欲之(到)楚”反而“此数者愈善而离楚愈远耳”,到时别说“发扬”、“发展”中医了,就是保留中医原来的东西也已不可能,因为那时的中医早已被你所谓的“创新”破坏的支离破碎,难以复原。2 Z, V# b. R; u, c0 H

( `- z: X) n% h2 i  N* ?* ~9 H    著名中医学家岳美中先生回忆早年行医的经历时说:“这中间,还在另一个方向上走过一段弯路。一九三六年前后在山东的一段时间里,为了应付门面,生搬硬套地学了一阵中西汇通的学说。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疗效不仅没有提高,反而降低了。真所谓‘邯郸学步,失其故封’。苦闷之下,害了三个月的眼病。不能看书。经常闭眼苦思其故,好久好久,得出了两句话:‘人是精神的不是机械的;病是整个的不是局部的’。这也许是仅存未丢的一点灵光吧!当时既不敢自信为是,也不敢人前道及,只取它指导自己的治学。于是,又归真返璞地研习古老的祖国医学。”[7]岳老早年的这段弯路,在当时(尤其在今天)应不属于个别现象,应为我们今天学习中医的同仁所借鉴。; E/ T' U- e9 ?& P
' h( n; A* l& \3 S4 K( n; R
   虽然,由于时代因素的局限,中医古籍中难免夹杂一些今天看来是荒谬的东西,有些理论甚至玄谈而无实际临床意义,然而经过几百年甚至是千年的“千淘万漉”,最终是“吹尽狂沙始到金”,一些医籍成了经典。无数的医者也凭着这些经典的指引与点拨,而成为各个时代的名医。即使在今天,读经典勤临床学中医仍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恕某见识寡陋,至少到目前,笔者还没有看到有哪一种更有效的方法能够来代替读经典学中医的方法。5 I: D, v$ Z8 \- H/ K( z
" J: t$ X9 q+ Y$ J; S* x+ {
   读经典及中医思维方式的培养离不开传统文化的支撑! E4 u6 b' K) K- M

* _1 }6 {! |5 I; |( F& A# `6 }   而中医经典的学习离不开传统文化的知识背景。我们知道,一个没有数理化基础的人想学好西医学,成为一名合格的西医医生,在今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同样的道理,一个没有古代文化知识,没有受到中国文化思维训练的人,仅仅通过学习几本今人加工的中医教材(至于这些教材是否真正反映了中医学的本质内容还令人质疑),而不注重阅读经典的话,虽然凭着临时突击的努力,通过考试,甚至成绩是优秀的,毕业享有某种文凭,但一旦临床上用起中医却往往手足无措,即使开出处方来,也往往有药没方,疗效也可想而知,大打折扣。4 u" G5 |3 @3 q8 ]) S! {

& W  y; ?; Z0 z! B( E- E   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思维方式会有很大不同。在中华文化背景下,人们理解中医的理论概念相对很容易,对“上火”、“寒包火”、“阳虚”之类的词语耳熟能详,这是因为人们往往对与自己思维方式相一致的东西感觉某种天然的亲切,从而对之接纳度、融会贯通能力相对就强。$ \4 |" }# B0 j# d6 ?7 N
' T) R% x8 G( g( x2 c
   文是基础医是楼。清代医家陆以湉说:“医非博物不能治疑难之症。”现代著名中医药学家秦伯未曾说:“初学于丁师(名医丁甘仁)门下,丁老首先要求背诵《古文观止》中的220篇文章,每天一篇,天天如此。尤其《出师表》、《桃花源记》、《前赤壁赋》、《后赤壁赋》等更要求背得滚瓜烂熟,一气呵成。当时觉得乏味,却不料古文程度与日俱增,从此博览群书亦觉易也。”近代浙江名医范文甫亦谓其弟子云:“秀才学行医,快刀切咸齑。尔等倘能通晓经典,如握攻医之钥,否则犹如将登高而无云梯,欲渡江而无舟楫耳。”[8]
: f) N. a/ g' c- i# r) [9 W) l! [- q* |0 e* F) K
   岳美中先生对传统文化对于学习中医的重要性有着很深刻的认识,他说:“中医学是从中华民族古代文化这个土壤中生发出来,是整个民族文化之林的一枝。它的形成和发展,受整个社会文化特别是哲学思想发展状态的影响和制约。对各个时代社会文化特别是哲学思想的发展状况有所了解,对由当时时代所产生的医学思想的理解就可以更深刻一些。比喻地讲,专一地研讨医学,可以掘出江河;整个文化素养的提高,则有助于酿成江海。养到功深,是可以达到境界上的升华的。”[9]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肖承悰在回忆其祖父肖龙友(“北京四大名医”之一)学医经历时亦说:“在读老子及诸子学说中,受到一定的启发,因而悟及岐黄之奥妙,加深了他(肖龙友)对中医基础理论的信任及兴趣,进而认真反复地学习研究内、难各经。”[10]
) s" I  ~! j$ Z+ V% u, V+ i7 q6 f9 w1 g7 R! H0 |  Q
   研读《周易》对理解中医具有启发性
1 I4 W7 N# v5 ~9 h1 G9 ?) ]3 x! G) U- N
   作为在中国文化史上、中国科学文化发展过程中,惟一本为儒家和道家共同尊奉的著作,一本对人文和科学都产生过重大影响的著作,《周易》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周易是华夏文明的总源头,是中华文化的聚焦点。”[11]8 I( d/ {7 e; p. u1 s5 E& F
$ o) W9 @4 K  m# f% Y8 Q
对于《周易》与中医学的关系,张其成教授在《易学与中医》一书中说:“以《黄帝内经》为代表的中医理论和以《周易》为代表的易学理论都采用了一种取象、运数的思维方法,实际上这也正是中华文化有别于西方文化的本质特征。”[12]
1 j: E' g3 [; R9 B% ?! J$ Z2 G, Y% \' [+ u: e& t5 g
鉴于医易同源,研读《周易》自然有利于理解中医。近代著名中医学家恽铁樵:“吾言《易经》,欲以明《内经》也。《易》理不明,《内经》总不了了;《易》理既明,则《内经》所有,《易经》所无者,可以知其所以然之故。既知其所以然之故,则《内经》所谓‘揆度奇恒,道在于一’者,乃明白如话,不复有疑似者在矣。”[2]( E& p- C$ a" B2 n. C& m2 q

) P0 U0 H, T( C* Z! v0 c8 c! e5 \6 H   作为一部有关其他传统文化与中医学关系探讨的著作,张其成教授的《易学与中医》显然是此方面的扛鼎之作,颇得易学与中医的个中三昧,对人们了解易经、加深理解中医学理论不无裨益。张其成教授在本书前言中说:“也许你会说,易学和中医多么不相干,一个谈的是象数与义理,一个谈的是疾病与健康,那么,我要通过这本书告诉你,它们实质上是同一个事物,如同一个人和他的影子,他们走在同一条路上,路的尽头写着:生命——宇宙的生命,人的生命”,[13] “假如说易学从理念上告诉我们关于生命本质的各种可能性,让我们从符号和寓言的角度感悟生命的大道,理解并战胜时间,那么中医也许在试图给我们更多操作平面的东西,它让我们将自己的身体视作那无限的迷宫,以内炼的药物(元精元神)与外求的药物(草木虫石),去探寻自我生命能量的任何可能性,去挖掘它无限的创造性……”[14]. T% E7 Y8 |9 V1 P5 y* L

+ q/ n9 t0 b' j, w6 _5 F   如果你想加深理解中医学,培养自己中国文化方面的思维,扩大自己传统文化的知识面,那么不妨在你阅读中医经典著作的同时,有意识地多看些《易学与中医》这样的书籍。或许当你在学习中医感觉“山重水尽疑无路”的时候,它(们)也许能带你走进“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当然,勤于临床实践也是不可缺少的。8 Z! d  Z& G' H* F( w

8 V  V6 B* x* ]# M( R6 V2 ~2 {7 q
9 M0 I/ a. w9 Y# E0 v9 {) _
- y! j  Q/ a' L0 M' ?/ e, G) y参考文献:0 q! M* R9 A5 B4 R5 y: v: \/ z6 |: I

' }- w3 ~" O: V8 }[1] 张其成.易学与中医(修订版)[M].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237.
# b/ C" M3 c, W5 [5 H. W+ ]* S" ]$ x
[2] 恽铁樵.群经见智录[M].福州:福建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27.
  f9 ]" @1 _5 C! Y
$ M+ N9 K( b* s$ q8 p[3] 周凤梧,张奇文,丛林.名老中医之路[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684.
& g! K" G9 N  v2 N$ U' U% n& |3 S! K3 }) _" W7 U* }
[4] 倪项根.讨论有助于发展中医.中国中医药报[N],2007-11-23.6 s+ O/ {) |( d2 x. n7 u% ]" t: D% i
5 f- w! G  p  d
[5] 张毅.回归经典,中医继承方式的悲哀[N].中国中医药报,2007-11-12.
0 p2 q* d* _& }  R" w# H- \9 Z& H
, N" O$ z1 ~7 x[6] 张毅.中医继承之我见[N].中国中医药报,2007-8-17." N2 o* @) h1 d" m7 Y

  `. b  ~/ \4 T# [1 T. b& x[7] 周凤梧,张奇文,丛林.名老中医之路[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16.# A: D9 Z4 s  J+ b- P
+ A/ O5 h% \- O+ C5 N
[8] 张存悌.品读名医[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170-172.
  l. i$ L$ e  ]" a3 M* K
5 s; G8 {0 h8 z[9] 周凤梧,张奇文,丛林.名老中医之路[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22.
1 E. d  n" k, c9 q
8 s$ V* P' N0 W2 ~  G[10] 周凤梧,张奇文,丛林.名老中医之路[M].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817.% i" D7 z! y6 E1 q* n

- V1 `  x, P% s* ?[11] 张其成. 易学与中医[M].北京:中国书店,1999.1.) ^5 B# o- c% B9 U! x  b, E
% v9 w5 ?. J4 Y. a  ]7 S4 n) |6 c
[12] 张其成.易学与中医(修订版)[M].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238.% d4 ]4 w& O2 x& n: P. _

$ r: `" q4 `1 ^$ F* y9 \5 h[13] 张其成.易学与中医(修订版)[M].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2.
$ @. Q- ~5 Q0 w2 M% K! [' G, f$ E  M8 D& a2 \# v1 {
[14] 张其成.易学与中医(修订版)[M].南宁: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4-5.
发表于 2020-5-13 07:49: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点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周易天地论坛 ( 粤ICP备17011743号 )

GMT+8, 2021-4-24 02:17 , Processed in 0.043640 second(s), 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