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天地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641|回复: 20
收起左侧

[转帖]有关伤寒论六经争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7-14 01: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阅读更多优秀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胡希恕的六经辨证观: % r7 `! {1 D/ J0 y) Q! `7 } 0 L9 h; E1 G7 Z/ P! F' s8 j0 z4 K4 ?; K! S+ `$ w
一、何谓经方$ J" u* L1 ~4 b% x+ z/ a1 { 6 x) B7 }" [( c% j. C   所谓经方,顾名思义,亦即经验之方。它是前人在医疗过程中久经实践反复验证的有效方剂。 0 E0 q5 `0 X U* _, L/ W( w0 r5 ?: y% P0 t7 r# J8 }) ]    经方之含义,在中医界有两种看法,一是指宋代以前各个医家所收集和积累起来之有效方剂;一是指汉代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论》中之方剂。本书所谓之经方,是指后者。, g( P" m% T+ @3 l5 p3 f) H. ]$ ? 0 o2 h7 m$ e7 c, Q- Q    二、张仲景是经方杰出之传人$ w6 k, J+ ~) u4 r I2 E: z / H0 ` \4 E% R/ ?; E   考《汉书·艺文志》载“经方十一家”,记述了有关按病归类之专著和有关方剂理论之专著,如《汤液经法》32卷。这些书虽皆亡佚,但从现存最早的《黄帝内经》里可以窥见有关治疗原则、治疗方法、遣药组方和配伍宜忌等方面大量之理论论述。此说明在春秋战国时期,方剂已经建立了指导实践的基本理论。直至东汉张仲景“勤求古训,博采众方”,著《伤寒杂病论》,创造性地将理、法、方、药融为一炉,将亡佚书籍中的经方保留下来。故后世尊该书为“方书之祖”,赞经方为“对病真方”。从而为方剂学之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 o; ~( i' A2 v# a8 j1 Q3 z$ ?6 O) V4 x2 s$ Q8 E" I    三、经方运用的指导理论是辨证施治( n) W! n9 G+ ^8 Q% R 3 y0 t0 V$ m# w    要想正确地使用经方,就必须掌握中医的辨证施治。何谓辨证施治?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沦》(即《伤寒沦》与《金匮要略方论》)就是辨证施治的典范。考《伤寒沦》,不只是论治伤寒,而是借伤寒之治以示万病辨证施治的大法。因此,在《伤寒论》中,既有对疾病辨证施治的一般规律,又有对疾病辨证施治具体实施之运用方法。( |0 l4 w( L8 q6 n# ~$ X* v 8 [8 m0 Q, Z1 k/ M! A) Y    先说辨证施治的一般规律: . P7 \4 q& S. Y) G 1 f1 Y6 O7 v: ?$ c   《伤寒论》既以六经分篇,如“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下”,“辨阳明病脉证并治”,“辨少阳病脉证并治”,“辨太阴病脉证并治”,“辨少阴病脉证并治”,“辨厥阴病脉证并治”等。而条文中又不断八纲之辩,如论中第7条(条文序号均依宋本《伤寒论》。下同)。“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是阴阳之辨,第70条“发汗后恶寒者,虚故也;不恶寒但热者,实也……”是虚实之辨;第91条“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当救里;后身疼痛,清便自调者,急当救表……”是表里之辨;第l22条“病人脉数,数为热,当消谷引食,而反吐者,此以发汗,令阳气微,膈气虚,脉乃数也。数为客热,不能消谷,以胃中虚冷,故吐也。”是寒热之辨。如此等等。由此可见,六经和八纲是辨证的一股规律。 % H8 M1 Q. R" G7 a9 o; y, K9 f% J3 C ) p% Z; W5 P7 v8 y) d5 w/ `   何渭八纲?八纲即指表、里、阴、阳、寒、热、虚、实而言。其实,在表里中间,还有一个半表半里,按数而论,应该是九纲。由于言表里,而半表半里即寓其中,所以习惯上仍简称为八纲。 3 {2 g- U, l# |% `1 M1 w% q) U , P7 C# ]4 a9 ]( O% C! s   表和里及半表半里:表指体表,即由皮肤、肌肉、筋骨所组成的外在躯壳。若病邪集中地反应于此体部时,便称为表证。里是指人体的里面,即由:食道、胃、小肠、大肠等所组成的消化道。若病邪集中地反应于此体部时,便称为里征。半表半里,是指表之内,里之外,即胸腹两大腔间,为诸脏器所在之地。若病邪集中地反应于此体部时,便称为半表半里证。以上表、里、半表半里三者,是固定病位的反应。也就是说,不论什么病,而其病位的反应或为表,或为里,或为半表半里。虽然,有时二者或三者同时出现,但绝对不会超越此三者的范围。! |: G G1 U# a- V# n- e5 K , v6 ~* T' C& c! R7 Z( P   阴和阳:阴即阴性,阳即阳性。人体得了病,必定影响人体机能的改变。首先是代谢机能的改变。这种改变不是较正常太过,就是较正常不及。如其太过,则病体也必相应要有亢进的、发扬的、兴奋的……太过的病征反映出来,这类太过的病征,即称为阳证。如其不及,则病体也必相应要有衰退的、消沉的、抑制的……不及的病征反映出来,这类不及的病征,便称为阴证。所以,疾病虽然复杂多变,但概言其为证,不属于阴,便属于阳。 6 S/ `+ `. A9 R0 V0 Z: T; F4 m ; M; O; @6 W0 }, @   寒和热:寒即寒性,热即热性。如果病体反映为寒象者,即称为寒证。反之,反映为热象者,便称为热证。寒热与阴阳的关系是:寒为不及,当系阴之属,故寒者也必朗;而热为太过,当系阳之属,故热者也必阳。请注意;寒与热是具有一定特性的阴阳。所以,泛言阴不一定必寒;泛言阳,更不一定必热。由此可知,病有不寒不热者,但绝无不阴不阳者。2 |" L. O* o' w# T8 R# L 5 z7 l" n l* |- s, J   虚和实:虚指人虚,实指病实。如病体未愈,而人的精力已有所不支,病体反映出一派虚衰之象者,即称为虚证。若病势在发展,而人的精力未衰,病体反映出一派充实的征象者,使称为实证。如上所述,虚实和寒热一样,也是阴阳中的一种特性。不过,寒热有常,而虚实无常。所谓寒热有常者,是指寒者必阴,热者必阳,在任何情况下,永不变异。但虚实则不然,当其与寒热交错互见时,而竞反其阴阳,故谓为无常。如虚而寒者,当然为阴,但虚而热者,反而为阳;实而热者,当然为阳,但实而寒者,反而为阴。如此,所谓阳证,可有或热、或实、或亦热亦实、或不热不实、或热而虚者。所谓阴证,则可有或寒、或虚、或亦寒亦虚、或不寒不虚、或寒而实者。以上为八纲之梗概,必须辨认清楚。0 D7 x: J5 Q' f3 x- V# U, `% G* l , u: O( i, I+ Z6 G0 e    何谓六经?六经是指太阳、阳明、少阳之三阳,太阴、少阴、厥阴之三阴而言。《伤寒沦》之六经,虽称“之为病”,其实质是证,而且是来自八纲。这是个不容混淆的关键问题。因为表、里、半表半里三者,都是病位的反应,而阴、阳、寒、热、虚、实六者,都是病情的反应。这样,表阳热实即是太阳,表阴寒虚则为少阴;里阳热实即是阳明,里阴寒虚则为太阴;半表半里之阳热实即是少阳,半表半里之阴寒虚则为厥阴。此为病情必反映于病位,而病位也必因有病情的反应而反映。所以,无病情则无所谓病位,而无病位则也无所谓病情。如此,所谓表、里、半表半里等证,同时必伴有或阴、或阳、或寒、或热,或虚、或实的为证反映。同理,所谓阴、阳、寒、热、虚、实等证,同时也都必伴有或表、或里、或半表半里的为证反映。应该注意,由于寒、热、虚、实是从属于阴阳的。这样,无论表、里、半表半里皆具有阴阳两类不同为证的反映,三而二之为六,即病之见于证者的六种基本类型。这即《伤寒论》所谓的“六经病”。由此可见,六经出自八纲,是勿庸置疑的。 6 [' q9 ^) p9 ^2 Y" \ w3 q$ l. W2 U h4 B- k! z$ a y    六经与八纲的关系已如上述。其临床运用是:病见之证,必有病位,复有病情,故八纲只有抽象,而六经乃具实型。正因为如此,临床辨证宜先从六经开始。《伤寒论》以六经分篇,就是这个道理。六经既辨,则表里别(定位),而阴阳判(定性)。然后,再进行寒热虚实之分析(进一步定性)。以明确阴阳为证。至此,则六经、八纲已俱无隐情,依此就可以制定治疗准则了。如病在表,治之以汗法;病在里,治之以或清、或下、或消、或温、或补;病在半表半里,治之以和法。 ' [. v' J. N! T/ A) l: T : a o* c( W: V/ e' n6 }4 K& S   再说辨证施治的具体措施: 1 R5 u+ S) [$ V I& q6 v8 G4 z7 T5 ]6 M7 g d% ?7 R6 l    辨证施治的具体措施体现在方证的运用上。什么是方证呢?方证,即方剂的适应征,某方的适应证,就称为某方证。论中有桂枝汤证、柴胡汤证,是以方名证的范例。因此,辨方证是在辨六经八纲一般规律指导下的具体运用。例如,太阳病是病邪反映于表位的阳性证,依法当发其汗。但是,发汗的方剂很多,是否任取一种发汗方剂就能获效呢?当然不行。此时,还应当仔细地辨认方证,给以适宜的方剂才能取得预期的疗效。譬如太阳病,若见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是桂枝汤证,则用桂枝汤即可治愈;若见发热,无汗,身体疼痛,恶风而喘,脉紧者,是麻黄汤证,则用麻黄汤即可治愈;若见项背强急,无汗,恶风者,是葛根汤证,则用葛根汤即可治愈;若见恶寒,发热,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是大青龙汤证,则用大青龙汤便能治愈……。以上诸方,虽然都是太阳病的发汗方剂,但各有—定的适应证,如果用得其反,不但无益,而且有害,轻者变证蜂起,重者坏证丛生,此即论中所谓的“常须识此,勿令误也”。由此可见,辨方证是六经、八纲辨证的继续,它既是辨证的具体实施,也是辨证的基本功。因此,方证是辨证的尖端。因为中医治病有无疗效,当然因素较多,但其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在于方证辨得是否正确。方证为数繁多,均见于《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方论》中的有关条文,潜心玩索,自有所得。 # x- O/ I6 s' A8 r+ ~ ) O2 Q" l" `* g: ^/ X, s/ I P   四、如何掌握经方 6 ~9 l" b1 F G; G( t4 `0 n4 z: z : V3 K Q& p2 u2 A4 d4 T   如何掌握经方呢?这个问题涉及到经方如何分类。经方分类形式繁多,约之不越三种。一是原著分类法,均见于《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方论》两书,这里勿庸多赘。二是据证分类法。三是按方分类法。以后两种分类简便易行,颇为实用,故简介于下。 $ l& z/ a. f0 n4 e; T' k `# l' Z5 G$ ^    (一)据证分类 ; q% N% ~5 [' f: Y+ V ) [: d7 D& M& L* m   这里所谓之证,既不是个别的证,而是固定病位的反应之证。也即表证、里证和半表半里证。对此,依次说明如下:/ d9 V+ Y' J4 Q 5 q9 v# p1 Q4 r4 I% t1 e6 S    1.表证类 表证,是指《伤寒论》中的太阳病证和少阴病证。这两类病证,为何称为表证呢?分析一下论中有关这方面的条文,答案自然明确。8 \: Q- K$ V% `! ^ p5 t ' g" o! ?% n) x8 f. C" a    如《伤寒论》第1条:“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这是说,太阳病,不是指的一种个别的病,而是指以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为特征的一般的证。即是说无论什么病,若有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等一系列症状者,即称太阳病。 9 b; D! Y4 h' j- _ y% D; ~8 b4 ^5 X \    第2条:“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这是说,上述的太阳病,若同时更见有发热汗出,恶风而脉按之缓弱者,则名之为中风。 * m2 F! n" t# X1 U; b 9 {" V$ n! c/ E% ^3 A   第3条:“太阳病,或已发热,或未发热,必恶寒,体痛、呕逆,脉阴阳俱紧者,名为伤寒。”这是说,上述的太阳病,无论是见已经发热,或还未发热,但必恶寒,若同时更见有身体疼痛,呕逆,脉寸关尺各部俱紧者,则名之为伤寒。. Q% g! B6 R% |+ ~* D . O) O& N8 [2 p' P    由此可见,中风和伤寒为太阳病两类不同的病证。前者由于汗出而敏于恶风,因名之为中风;后者由于无汗而不恶风,或少恶风,但重于恶寒,因名之为伤寒。不过于风曰中,而于寒曰伤,实亦不无深意。太阳病,原是机体欲借发汗的机转,自体表以解除其病,但限于自然的良能,或虽得汗出而邪反乘汗出之虚深入于肌腠。中者中于内,名曰中风者,以示在表之邪深也。或不得汗出,病邪郁集于肤表,只是不得其汗而出。伤者伤于外,名为伤寒者,以示在表的邪浅也。中风、伤寒均属证名,不要以为中风,即真的中于风,伤寒即真的伤于寒。至于“风伤卫”、“寒伤营”之说,是值得商讨的,不足为凭。 1 ^+ J e/ I6 v& Y+ q7 c0 M : x+ y+ T* r" ~. N8 H/ ?   第4条:“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脓若静者,为不传。颇欲吐,若躁烦,脉数急者,为传也”。这是说,初患伤寒病时,大都出现太阳病证,故谓伤寒一日,太阳受之。若脉安静而不数急,此为较轻的证,则不至于传里,或传半表半里。少阳病则欲呕。阳明病则烦躁,故若其颇有欲吐之情,或躁烦不安,病已有传人少阳和阳明的征兆。而脉数急,更是邪盛,病势正在发展变化,故肯定为必传之证。 5 s `" W8 u" N5 R! H$ m& Z$ b8 l5 a4 t3 J' y5 {    第7条:“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这是说,在表阳病,有发热而恶寒者,此为发于太阳病;若在表阴病,也有不发热而恶寒者,此为发于少阴病。- X2 n$ C7 q9 r+ ^( D' P 7 c( v+ U0 E4 s1 G' X e! `/ o8 B4 |    请注意。这里的发热恶寒和无热恶寒为太阳病、少阴病的主要鉴别点。故首先着重提出,以示区别。 / k+ u9 I3 \& X4 g' ]5 p8 N4 {9 D5 G9 \    第281条:“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这是说,少明病除无热恶寒与太阳病发热恶寒显然不同外,并由于多虚,脉浮之中而有微细之象,而且精神不振,故其人但欲寐也。由此不难看出少阴病为表证的阴性病。其观点前人没有明确的指出,故有加以说明的必要。8 Q( P7 q" c! E % x' ^! h4 P% F' ^2 F% b   依据八纲分析,同一病位均有阴阳两种不同的病证,表证当然自不例外。验之实践,老年或体质素虚之人,若患外感,往往见到少阴病这样的表证,而且《伤寒论》的少阴病篇,自证治论述开始,即首先提出麻黄附子细辛汤和麻黄附子甘草汤等发汗证。尤其于麻黄附子甘草汤条,更明确指出:“以二三日无里证,故微发汗也。”可见少阴病,二三日之前,纯属表证甚明。唯以少阴病本虚,维持在表的时间甚暂,二三日之后即常传里,而并发呕吐下利的太阴病。篇中有关四逆辈诸证治,大都属于并病和合病之类,而非单纯的少阴病。凡诸病死,概在胃气衰败之后,亦即太阴病的末期阶段。少阴死证诸条,亦多系二阴的并病,仲景不于太阴病篇提出,而特出之于少阴病篇者,实亦大有深意。病之初作,即见少阴这种表证,万不可等闲视之。因其二三日之间即有并发太阴死证的风险,必须抓紧时机及时治疗乃可救凶险于未萌。太阳与少阴均属表证,故均有传里或传半表半里的变化。但太阳以传阳明、少阳为常,而间有传太阴、厥阴者,故少阴病篇亦夹有大承气汤和四逆散等证治的出现。少阴病篇本就难读,如用八纲分析之,尚易明了,因此,略加阐述以供参考。 , K: ]4 S: _ k8 g4 K7 E3 T& s4 Q* _" }    总之,《伤寒论》所谓太阳病和少阴病,实即同在表位的阳与阴二类不同的证。病在表,法当汗解,但少阴病因虚,发汗不得大过,而且必须配以附子、细辛等温性亢奋药。太阳病则不然,若阳热亢盛,当宜配以沉寒性的石膏,此即二者证治的概要区别。不过,无论太阳或少阴均有自汗和无汗显然不同的二种证型,虽依法均当汗解,但自汗者必须用桂枝汤法,无汗者必须用麻黄汤法。随证候的出入变化,而行药物的加减化裁。因而形成了桂枝剂类和麻黄剂类两大系列的解表方剂。+ e4 f" ~8 D1 B1 y, i: _2 u. g ' \7 E! n U E2 `2 I y    2.里证类 里证亦有阴阳两类,《伤寒论》所说的阳明病,实即里阳证,所说的太阴病,实即里阴证。由于里证的治疗阴阳异法,方药各殊,故应分别讨论。 5 G' W4 F$ J/ L; n3 s( S% H ! m9 f- b8 I& |   (1)里阳证类:《伤寒论》第180条:“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是说病邪充实于胃肠之里,按之硬满有抵抗者,即为胃家实。凡病胃家实者,概称之为阳明病。 - Z5 t0 Y& [7 ~4 K2 D* Z, u c) S+ s" C    第182条:“问曰:阳明病外证云何?答曰:身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也。”是说,阳明病的外证为何?外证,是针对胃家实的腹证说的,身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的证候,即为阳明病的外证。凡病见此外证者,亦可确诊为阳明病。 * X! k E% ]; S o1 n& O8 Q: g* O+ B- o# z    对此,应当注意:热极于里者,势必迫于外,故阳明病则身蒸蒸而热.此与太阳病热郁于体表而翕翕发热者有别。热蒸于里,因使汗自出,汗量多而臭味重,与太阳中风证的自汗出,汗量少而臭味轻者不同。由于里热的强烈刺激,则恶寒感受到抑制,故不恶寒而反恶热,此与太阳病之必恶寒者更有不同。 ' W* h$ h. Q$ r$ ~' d3 Q/ _: U , j' c3 [+ M% G+ L   第185条:“本太阳病,初得病时,发其汗,汗先出不彻,因转属阳明也。伤寒发热,无汗,呕不能食,而反汗出戢戢然者,是转属阳明也。”是说,本是太阳病,于初发时虽已发其汗,但病并未因先汗出而彻除,因又传里而转属阳明病。又伤寒发热,无汗,呕不能食者,为太阳伤寒已内传少阳的柴胡证,而反汗出戢戢然者,是又转属阳明病了。按:阳明病,有从太阳病直接传里而发者,亦有太阳病传入少阳,再从少阳传里而发者。 ; f' P) |+ o$ y6 C% J. e$ ` # ^; ~0 [ [& n: S. y7 c   第204条:“伤寒呕多,虽有阳明证,不可攻之。”伤寒呕多,则柴胡汤证还未罢,虽已传里,而有阳明证亦不可以承气汤以攻里。 0 [) r9 g; U, l% F % }! ]! ]; R: m( s. y   第205条:“阳明病,心下硬满者,不可攻之。攻之利遂不止者死;利止者愈。”心下硬满,即指心下痞硬言,为胃气极虚之候,治宜人参的配剂。故阳明病,若心下硬满者,则不可攻之,若误攻之,致利遂不止而死;幸而利止者,还可救治使愈。) P4 S) F: z9 p, Y 9 c9 r& Q1 f# }$ E' v+ \    第210条:“夫实则谵语,虚则郑声。郑声者,重语也。直视,谵语,喘满者死,下利者亦死。”是说,病气实则谵语,精气夺则郑声。郑声即重语不休之谓。精气竭于上则直视,谵语而又直视,已届病实正虚之恶候,若再见喘满或下利者,则已呈虚脱败象,故主死。: e# c6 q8 E0 X+ c: L % g- z9 h6 Y9 o ]7 O: v    第211条:“发汗多。若重发汗者,亡其阳,谵语脉短者死;脉自和者不死”,是说,发汗已多,若更发汗亡其阳,则胃中燥必谵语。脉短为津液虚竭之候,病实正虚,故主死;脉不短而自和者,则正气未衰,故不至于死。按:热实于里的阳明病,最易耗伤津液,也最怕津液虚竭。以上两条,皆是说明因此所致的邪实正虚的死证。 7 {: D2 G8 ]2 L! r% l- w# S 4 L/ N! a% f% S) ^( v   第218条:“伤寒四五日,脉沉而喘满。沉为在里,而反发其汗,津液越出,大便为难。表虚里实,久则谵语。”脉沉主里,脉沉而喘满,当为里热壅逆所致,医者竞误为表不解的麻黄汤证,而反发其汗,因使律液大量外越,以至大便为难,表因汗出而虚,里因燥结间实,久则病毒上犯头脑,因必致谵语。: J. X; i+ K, X8 \, J% e- N # F5 P K. Z! }4 j2 H' H    基于上述,则所谓阳明病,即热结于里的阳性证。若热结成实,则即有胃家实的腹证反映,若热而不实则只可见之于身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的外证。此病常由太阳证或少阳证转属而来,然亦有自发者。里热最耗津液,热实津竭则死。故阳明病最忌发汗。宜下不下亦可致邪实正虚的险恶证侯。以上只是有关阳明病的概要说明,具体证治详见白虎汤证、承气汤证等方证。 ^& h( w. G4 Q0 i5 L" X6 D + A& i1 S* |/ `& v* {+ {* i8 I   (2)里阴证类:《伤寒论》第273条:“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硬。”是说胃虚饮聚,故腹满而吐,食不下,胃中不但有寒饮,而且不能收持之,故自利益甚。寒气下趋少腹则腹自痛,寒气不下行则痛自止。太阴病宜温不宜下,若不慎而误下之,必使胃益虚而饮益聚,甚则恶化出现胸下结硬。这里提出太阴病的概括特征,凡病见此特征者,即可确断为太阴病,依治太阴病的方法治之便不会错。 4 g3 T$ U0 \. C; }+ u4 D7 w1 j# y1 e4 g1 c3 h% Z. @* J8 E6 ]0 R2 F& V    第277条:“自利不渴者,属太阴,以其脏有寒故也,当温之,宜服四逆辈。”是说凡病自下利而不渴者,均属太阴病的下利证。其所以不渴者,即因其胃中有寒饮的关系,治以宜服四逆汤这—类的温中逐寒剂。" C' @' q- ]+ h7 f! Q5 @4 A 8 I$ P( C% |0 |' I+ ]    总之,阳明和太阴,病位都是在里,为在同一病位的阳证和阴证。阳明多热多实,太阴多寒多虚,是阴阳相对的证。下利为阳明太阴共有证,热则必渴,寒则不渴,故特提出以示区别。四逆辈温中逐寒,不只治太阴病的下利,亦是太阴病的治疗准则,合上条即为太阴病的总纲,至于具体细节则详于以下诸方证条。 1 X: c7 ~( v* t5 [7 |2 W$ k% ~* s5 \9 q0 P: g    3.半表半里证类 半表半里证亦和表、里证一样,而有阴阳两类。《伤寒沦》所谓少阳病,即其阳证的一类。而所谓厥阴病,即其阴证的—类,今择其有关论述,简介如下:& N& L2 ~% x6 D# G * N# m2 V& V: |% |+ ?0 M    先说阳性的半表半里证。如《伤寒论》第263条说:“少阳之为病,口苦,咽干,目眩也。”是说热郁于半表半里,既不得出表,又不得入里,势必上迫头脑,则口苦,咽干,目眩,乃是自然的反应,故凡病见有口苦,咽干,目眩者,即可确断为少阳病。 & b4 E; {9 j2 o0 e4 g $ X: S8 B, }6 K! C: ?; E+ x   第264条:“少阳中风,两耳无所闻,目赤,胸中满而烦者,不可吐下,吐下则悸而惊。”少阳中风,即指太阳中风而转属少阳病的意思。两耳无所闻,目赤,亦同口苦,咽干,目眩,出于热邪上迫头脑所致,热壅于上故胸满而心烦。少阳病不可吐下,若误吐下之,则正虚邪陷更必进而悸且惊。 6 c% Y: t r2 C: B : C7 O8 J$ m6 O% U Y   第255条:“伤寒,脉弦细,头痛发热者,属少阳。少阳不可发汗,发汗则谵语。此属胃,胃和则愈,胃不和则烦而悸。”弦细为少阳脉,太阳伤寒脉当浮紧,今脉弦细而头痛发热,则已转属少阳柴胡证了。少阳病不可发汗,若发汗则胃中燥,必谵语,此宜调胃承气汤以和其胃即,若不使胃和不但谵语不已,且必更使烦而悸。 C0 G( E, X9 ?( h ( w0 D! h! d1 q   再说阴性的半表半里证。如第326条:“厥明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消渴为热证,阴不应有热,可能有错简,以下大意是说,厥阴病上虚下寒,寒乘虚以上迫,因感气上撞心,心中疼热的自觉证,蛔虫迫于寒而上于膈,故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寒在半表半里,本不下利,与寒在里的太阴病自利益甚者不同,但若下之,则并于太阴而下利不止。7 o+ U9 ^% y9 v" O! d( q- M - T, m; ^0 e! H2 R% ?1 L; x    第329条:“厥阴病,渴欲饮水者,少少与之愈。”阴证一般多不渴,但虚则引水自救,故厥明病亦有渴者,若渴欲饮水者,可少少与之即愈。- h7 Q* W/ ]. P; i. j ( @; T2 R; _9 {0 H: c    按:这里少少与水即愈的渴,当然不是消渴。以是可见,上述提纲证必无消渴甚明。历代各家对厥阴病提纲虽做了多方面的探讨,但至今仍存在不少的疑问。现结合篇中的具体证治,对此加一探讨,略述如下。 + e, p8 U5 p/ t4 H" a! `! Y; {, K; S8 A" d# }* L% n7 V0 b8 u    纵观《伤寒论》厥阴病篇只有四条(除上述两条外还有两条,因无关重要,故从略),均有“厥阴病”三字提首,但未出证治。以下虽出证治,但无一条题以“厥阴病”的字样。《金匮玉函经》别为一篇,题曰:“辨厥利呕哕病”,按其内容,表里阴阳俱备,亦确是泛论上述四病的证和治,而非专论厥阴甚明。可知叔和当日以六经病后,出此杂病一篇甚属不类,而厥阴病篇只了了四条,且无证治,以为即是厥阴续文,乃合为一篇。不过,叔和未尝无疑,故于《金匮玉函经》仍按原文命题,以供后人参考。惜《金匮玉函经》在元代已少流传,故后世一些人便认为厥阴篇后都是论述的厥阴病,此又非叔和初意所料及。其实仲景此篇另有深义,约言之可有三点:①胃为水谷之海,气血之源,胃气和则治,胃气衰则死,凡病之治,必须重视胃气,因取此与胃气有关的四种常见病,辨其生死缓急,和寒热虚实之治,为三阳、三阴诸篇做一总结。②同时亦正告医家,表里阴阳概括万病,伤寒杂病大法无殊,故称《伤寒杂病论》。试看白虎汤、承气汤、瓜蒂散、四逆汤、大小柴胡汤、桂枝汤等伤寒治方,适证用之亦治杂病。3.此外乌梅九、当归四逆场等条,虽论治厥,但证属厥阴,又不无暗为厥阴病的证治略示其范也。 % D/ Z {9 }9 K " [6 t" R$ ^6 G: V: R) ?   关于《伤寒论》的论述,暂即介绍至此。以下再对于辨证问题略加说明。% O; e: c# `, E+ H: m5 \ 8 ^, T& S1 D0 }6 h4 w/ b% ~   由于半表半里为诸脏器所在,病邪郁集此体部则往往影响某一脏器,或某些脏器发作异常的反应,以是证情复杂多变,不似表里的为证单纯,较易提出简明的概括特征。如上述少阳病的口苦、咽干、目眩亦只说明阳热证的必然反应,故对于半表半里的阳证来说,这是不够概括的。至于厥阴病的提法,就更成问题了,惟其如是,则半表半里阳证、阴证之辨,便不可专凭《伤寒论》所谓少阳和厥阴的提纲为依据。不过,辨之之法,亦很简易。因为表里易知,阴阳易判,凡阳性的除外表里者,当然即属半表半里的阳证。凡阴证除外表里者,当然即属半表半里的阴证。《伤寒论》于三阳病篇先太阳、次阳明、而后少阳。于三阴病篇,先太阴、次少阴而后厥阴,均把半表半里证置于最未,或即暗示人以此意。有的认为其排列次序与《内经》同,因附会《内经》按日主气之说,谓病依次递传,周而复始。不但仲景书中无此证治实例。而实践证明,亦绝没有阳明再传少阳之病。尤其六经传遍又复回传太阳,可真称得起怪哉病了。至于三阳先表而后里,三阴先里而后表。要之,不外以外者为阳,里者为阴,故阳证之辨,当以表始;阴证之辨,当从里始,别无深义。以上所述均属有关半表半里证的一些原则性问题。关于具体证治,详见以下小柴胡汤、乌梅丸等方类。
# v8 e, Y& `/ U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7-14 1:56:19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1:3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傷寒論六經研究41說(一篇不錯的整理研究期刊)

( Q. W b) V8 F9 e5 I3 ~3 s

傷寒論六經研究41說: O. b$ x& {4 C. ?3 ?3 V 玉慶國 李宇航3 ]( M& T# R g& X: D9 l (北京中醫藥大學傷寒研研室) J1 `0 Z* W* m* U. A" p" I' r 王履2 |) @5 C" f1 Y( f (保定市第一中醫院)6 x# g' \" C' F6 E 1.經絡說+ C) L& d5 L# c; [% G7 h! x" t 朱肱提出:“治傷寒者先須識經絡,不識經絡,觸途冥行,不知邪氣之所在。”,做(類証活人書)卷一專設經絡圖,示人經絡循行之路以辨六經病症。如“足太陽膀膀胱之經,從目內毗上頭連於風府,分為囚道,下項並正別脈上下六道以行於背,……今頭項痛,身體疼,腰脊強,其脈尺寸俱浮者,故知太陽經受病也。’淇後汪藐等亦從此說,但並不限於足經,而是手足並論,使此說得到0 r/ [ S7 ~5 w# y" O* q 了井一步的淪展。8 V c4 H- R% o: k& E# d 2.臟腑說 0 X. C& A: ?# E% ?& n何志雄認為﹕“(傷寒論)六經,是為認識外感疾病的需要,在藏象學說的基礎上,對人體功能作出的另一層次的概括。首先將臟腑功能分為陰陽兩大類﹕五臟屬陰,六腑屬陽﹔然後再根據各臟腑的不同功能以及所屬經絡不同的循行部位,分為三陰三陽,名之曰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這便是傷寒六經。每一經的功能並非是其所概括的臟或腑的功能的機械相加,而是綜合了這些臟腑與外感疾病有關的功能。”其中“以肺氣統屬太陽,小腸隸屬於陽明,是與《內經)的六經最明顯的區別”。魯福安亦雲﹕“六經之中除表現有本經所屬臟腑的病變以外,還包括有不少它經所屬臟腑的病變。”可見近人以臟腑釋六經,與古人不同,已不再拘泥於同名經所屬的臟腑,而是結合六經病變特點予以了適當的調整。 6 i% K# f6 O% Z+ ~9 h. A3.氣化說6 H# i) j; @( f. e" I, B 此說源於(內經),後由傷寒注家張隱庵、陳修園、唐容)11等發揮,用六氣特點解釋傷寒六經,故亦稱“六氣說”。如陳修園匕吠倡此說曰﹕“六氣之本標中氣不明,不可以讀傷寒論。”劉渡舟指出﹕“講求六經標、本、中氣化學說時,首先要建立三者之問的有機聯系。”即﹕“太陽為寒水之經,本寒而標熱,中見少陰之熱化”﹔“陽明本燥而標陽,中見太陰之濕化”﹔“少陽本火而標陽,中見厥陰鳳木”﹔“太陰本濕而標陰,中見陽明燥化”﹔“少陰本熱而標陰,中見太陽寒氣之化”﹔“厥陰本氣為風,標氣為陰,中見少陽火氣”。並結合六經病對標本中氣化學說進行系統論述,同時指出“標本中的氣化學說,有辯証法思想和唯物論的觀點。它能系統地分析六經的生理病理以及發病之規律,而指導臨床並為歷代醫家所重視”。但也有人對此說提出了不同的觀點。如章炳鱗為(傷寒論今釋)序曰﹕“假借運氣,附會歲露,以實效之書,變為空談。”陳亦人亦雲﹕次多禍詞奪舜﹒亥阻難深。”而近來郝印卿深入研究的基礎上,對此說做出了較為客觀的評價﹕“由(素問)六氣氣化到傷寒六經氣化顯然是中醫學術的發展﹒以三陰三陽為框架,天六氣和人六經為中心的對應同構,是繼(素間)以五行為框架,五運和五臟為中心的對應同構之後,對天人相應內容的又一系統歸納。不言而喻,只要中醫藏象理論不變,六經氣化學說即不可能因個人的好惡麗被抹殺。”& p6 r& F! J6 u- s$ L" @+ s 另有將臟腑功能活動稱為氣化者,與此說概念不同。: N1 |& n) E. \4 E3 y6 P5 c8 V 4.地面說 6 a6 A1 e+ f+ W/ e; e+ D' M6 e柯琴認為﹕“夫仲景之六經,是分六區地面,所賅者廣,雖以脈為經絡,而不專在經絡上立說。……請以地理喻,六經猶列國也。”即﹕“內自心胸外自巔頂,前至額顱,後至肩背,下及幹足,內和膀脫,是太陽地面。……內自心胸至胃及腸,外自頭顱,由面至腹,下及於足,是陽明地面。由心至咽,出口頰,上耳目,斜至巔,外自脅內屬膽,是少陽地面。……自腹由脾及二腸魄門,為太陰地面。自腹至兩腎及膀肮溺道,為少陰地面。自腹由肝上隔至心,從脅肋下及于小腹宗筋,為厥陰地面”。 3 q2 {/ s9 ^' F& J& R4 C5.六部說' d; G4 X6 j. D/ K" g 方有執則把六經比喻為1門類或職能部門﹕“六經之經,與經絡之經不同。六經者,猶儒家之六經,猶言部也。部,猶今六部之部。……夭下之大,萬事之眾,六部盡之矣。人身之有,百骸之多,六經盡之矣。”並繪制入體示意圖對六經六部受邪加以說明,認為陽病在表自外而內﹕“太陽者,風寒之著人﹒人必皮膚當之,……皮膚在軀殼之外,故曰表,…‧‧表合太陽足膀眺經﹔陽明者,風寒之邪過皮膚而又進,接皮膚者肌肉也,…… 肌肉居五合之中,為軀殼之正,內與陽明足胃經合也﹔少陽者,邪過肌肉而又進,則又進到軀殼之內,臟腑之外,所謂半表半裏者,少陽足膽經之合也。”而陰病在裏自下而L﹕“太陰,脾也。脾居中而主事,故次少陽而為三陰之先受。少陰,腎也。厥陰,肝也。……且陰道逆,其主下,故肝雖近脾,腎雖遠而居下,腎次脾受,肝最後受。”4 G9 V# {: s% D. d8 y 6.形層說 $ ~( E6 M% ?1 E: {3 E俞根初把人體分成六個層次,說明病邪淺深與進退﹕“太陽經主皮毛,陽明經主肌肉,少陽經主腠理,太陰經主肢末,少陰經主血脈,厥陰經主筋膜。太陽內部主胸中,少陽內部主膈中,陽明內部主中脘,太陰內部主大腹,少陰內部主小腹,厥陰內部主少腹。”並將胸腹部位亦分屬六以利於辯證。3 [9 k4 F Y6 Q/ f* A( g 7.三焦說 # n6 u7 o1 y3 h何廉臣於(重訂通俗傷寒論)中勘曰﹕“張長沙治傷寒法,雖分六經,亦不外三焦。言六經者,明邪所從入之門,行經之徑,病之所由起所由傳也。不外三焦者,以有形之痰涎水飲瘀血渣滓,為邪所搏結,病之所由成所由變也。竊謂病在軀殼,當分六經形層。病入臟腑,當辨三焦部分。詳審其所夾所邪,分際清晰,庶免頗預之弊。其分析法,首辨三焦部分。”認為傷寒六經辨証中包含著三焦辨証的恩想內容,兩者有機地結合,適用於各種外感及內傷雜病。 , C0 E& _. i* J3 w+ d8.階段說4 t h/ q: S$ S2 M 祝味菊【12根據人體正氣與病邪抗爭的狀態﹒按六經次序分成五個階段﹕“太陽之為病,正氣日受邪激而開始合度之抵抗也。陽明之為病,元氣債張,機能旺盛,而抵抗太過也。少陽之為病,抗能時斷時續,邪機屢進屢退,抵抗之力,未能長相繼也。太陰、少陰之為病,正氣懦怯,全體或局部之抵抗不足也。厥陰之為病,正邪相博,存亡危急之秋,體工最後之反抗也。一切時感,其體工抵抗之情形,不出此五段範圍。此吾卅年來獨有之心得也。” ) L& { [1 U! L+ s2 R! a9.病理層次說: P$ S' ~! b1 q: Y+ q# u; ^( u- x! N 郭子光引認為﹕“把三陰三陽解釋為疾病變化發展的六個階段是不合適的。”而“三陰三陽實際上是六個大的病理層次的反應。所謂太陽病,屬於人體膚表陰陽的失調﹔陽明病是病在裏,多涉及胸中胃腸﹔少陽病在半表半裏,多涉及膽和三焦﹔太陰病的病位較深,多涉及脾胃﹔少陰病的病位更深,多涉及心腎﹔厥陰病則多涉及肝經。# D" k ]. ~# V: @ 這六個大的病理層次裏面,又可分為若干較小的病理層次,人們將這種小的病理層次的匠應和針對其治療的方藥聯系起來,稱為湯證’。: G8 c/ Y, _0 R6 r8 E6 k+ ] 10.陰陽勝負說. V) \' i' C }. M) \ `1 u 柯雪帆雲﹕“外感熱病的病變部位雖然離不開臟腑、經絡,並且在某個階段有可能主要表現為某一臟腑、經絡的病理變化,但外感熱病畢竟是一種全身性的疾病,僅僅用一二個臟腑或一二條經絡,顯然不能作出完滿的解釋。眾所周知﹒邪正鬥爭縣外感病的卞耍矛盾﹒而陰陽勝複是邪正鬥爭的具體表現,它反映了病邪的性質及其變化、人體正氣的變化以及邪正雙方力量的對比,用陰陽勝複來解釋傷寒六經辨証就抓住了邪正鬥爭這個主要矛盾。用陰陽勝複解釋六經辨証,是從整體出發,從動態變化看問題,比較符合外感熱病是全身性疾病汐b感熱病發展有階段性這兩個特點。因此,我認為陰陽勝複是(傷寒論)六經辨証的理論基礎。”時振聲‘’亦雲﹕“從陰陽消長結合臟腑、經絡的變化來看六經病,就不會局限在某一經絡、某一臟腑,而是可以看到急性熱病是一個全身性疾病。” 4 p) b( E" |* X9 y! h% i1 `& e11.位向性量說 % ]8 {5 x$ B. B' A+ c: [9 ^肖德馨““歸納六經含義有四種﹕定位、定向、定性、定量”。定位,即六經有表示病變部位的含義。定向,即六經有表示外感病發生、發展和演化趨向的含義。定性,即六經有表示疾病性質或屬性的含義。定量,即六經有表示病情虛實或盛衰程度的含義。同時強調“只有把四種合義綜合起未,才能比較全面地反映六經的內涵”。 ( C& i% A7 Y8 g* `4 v% F12.八綱說 ; M8 v+ y. u1 m% l' O3 W, C; P& P日‧喜多村直寬說﹕“本經無六經宇面,所謂三陰三陽,不過假以標表裏寒熱虛實之義,因非臟腑經絡相配之謂也。此義討究本論而昭然自彰,前注動輒彼是紐合,與經旨背而馳也。……凡病屬陽、屬熱、屬實者,謂之三陽﹔屬陰、屬寒、屬虛者,謂之三陰。細而析之,則邪在表而熱實者,太陽也﹔邪在半表裏而熱實者,少陽也﹔邪入胃而熱實者,陽明也。又邪在表而虛寒者﹒少陰也﹔邪在半表裏而虛寒者,厥陰也﹔邪入胃而虛寒者,太陰也。” 0 E/ }; [ \' G# Q' b國內有陳遜齋等亦從此說。而張張琪對此說持否認觀點﹕“近人又有舍棄臟腑經絡,以八綱解釋六經,雖然比較簡明易懂,但對六經的實際意義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片面看法,只可作為抽象的概念,不能作具體的分析,所以其結果卻是得半遺全”。$ J- A7 J/ H% s0 q* t( p" z 13.証侯抽象說 D: z% ~- Z \5 Y$ Z 牛元起認為﹕“証是六經的基礎,六經是証候的抽象。(傷寒論)採用了列証辨析的寫作手法。……仲景通過對各個証型的分析判別,根據各個証的品格的高低,普遍意義的大小而加以排列分類,從而構成全書的樑柱。各經提綱就是在各種各樣的証中提煉出來的。先實踐,後理論,先提煉,後命名,這是祖國醫學實際的發展過程,也是六經辨証體系實際的創立過程。”而且‘把六經理解為証候類型的抽象,並不是否認它與臟腑、經絡、氣血啟衛等有關﹔恰恰相反,它能更正確、更客觀地反映臟腑、經絡、氣血、營衛的" b2 f3 X; m2 d4 Z$ s% V, A$ f/ } 病理而不圃於經絡之狹”。, f4 G( T9 I# P& b/ E; Q& ]3 E 14.症群說6 F y+ P3 a" m, h1 m. l. [3 w5 ~ 此說受西醫學理論影響,首先由陸淵雷提出﹕“太陽、陽明等六經之名,……指熱病之証候群,為湯液家所宗,(傷寒論)及(素問‧熱肋是也。”50年代黃文東、金壽山、盛國榮、昌敦厚、何雲鶴、孫寶楚等皆執此說。如黃文東曰﹕“所謂六經,就是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就這六個病型的症候群,利用分經辨症,及其診斷方法,以鑒別表、裏、寒、熱、虛、實等種種輕重不同的情況,來運用汗、吐、下、和、溫、清、補、澀,以及針灸等種種不同的治法,這就是中醫治療傷寒的基本法則。”何雲鶴追溯了(靈樞)、(素 ( {# L7 Z# d. a問)六經之含義,與(傷寒論)比較,認為其各有不同。而六經“在(傷寒肋,指熱病侵襲人體後發生的各類型症候群。……症候群的名稱沿用了當時的流行術語,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陰。厥陰,由此掌握了一般熱病的臨床規例和傳變,更由此創立了執簡馭繁的藥治方法”。4 ?" b+ t" E( D+ ~9 t 15.綜合體說 $ r3 J6 I g9 R; V; I7 c2 L薑春華‘到指出﹕“(傷寒論)六經之名來自(內經),但其內容實質已非經絡之舊,作者融會(內經)全部陰陽概念,包括了表裏寒熱虛實經絡臟腑營衛氣血邪正消長等,成為一個多種概念的高度綜合體。它不是單純的經絡,也不是單純的地區和病程劃分,更不是簡單的症候群。後人不從六經全部精神與(內經)的全部陰陽概念來聯系體會,而拘於(傷寒)六經中某些符合於(內經)的經絡途徑的証狀為說,因此不能闡明仲景六經的實質。吾人欲認識仲景六經,必須從(內經)的全部陰陽概念(包括經絡臟腑氣血營衛等)來理解,決不可單純地用某些觀點來理解,否則就會陷幹片面。” & F: U* V' _5 W: [4 z, V4 u* E& @16.治法說& q c3 R4 D( L' G2 I1 a! I0 l 傷寒六經,既是辨証的綱領,又是論治的准則。因此一些醫家對其研究側重於治法方面。錢演認為﹕“大約六經証治中,無非是法,無一字一句非法也。”又如尤在徑釋《傷寒論)強調治法,認為太陽的治法,不外乎正治、權變、斡旋、救逆、類病、明辨、雜治七種,其他諸經亦各有法,諸法如珠之貫通于全論,故名其著為(傷寒貫珠集)。俞長餘‘到亦雲﹕“學習和研究(傷寒論)的重點應該轉移,不要在條文辨釋上花費過多精力,而應該去研究它的精華所在——診治大法。”並指出“再過幾十年或百餘年,(傷寒論)必將改寫。那時也許‘傷寒’、‘六經’等名稱將被改換﹒但本論的診治大法精神將與祖國醫學永遠共存。”; n2 q! z' B/ V+ {0 c- O R 17.六界說 ( U0 ]1 J' R) D惲鐵樵認為﹕“六經者,就人體所著之病狀,為之六界說者也。是故病然後有六經可言。不病直無其物。”又曰﹕“(傷寒論)之六經所言甚簡,苟知其為病後之界說由屬易解。不必多為曲說,使人墜五裏霧中也。”劉渡舟“指出﹕“六經辨証……不是空中樓閣。‘經者,徑也’,據經則知邪氣來去之路﹔‘經者,界也’,據經則知病有範圍,彼此不相混淆。有了範圍,有了界限,就能使我們在辨証時一目了然。”如此界、經結合,以釋0 a2 s9 K: u: ^2 E7 M9 i 六經之“經”字含義,不僅概念明瞭,而且對臨床具有指導意義。- }$ H. ?! V9 d 18.六病說$ J7 G/ n! ^# q- j& Y7 c, V 劉紹武‘刊認為﹕“在(傷寒論)的原著中找不到‘六經’立論的有力依據。相反地倒有137個條文在談‘病’,這些條文明白地指出為‘太陽病’、‘陽明病’,……況且各篇之標題就是稱‘病’而非‘經’的,依照原著,稱作‘六病’在學習中反倒覺得明白暢曉,應用上敏捷方便。”並強調“經”與“病”的概念有本質區別﹕“六經是生理的,其循 h1 I2 n: J) K1 Y: ]" Y 行有固定的線路,雖無病,其存在依然﹔(傷寒論)的六病是病理的,是人為的劃分証候類型的方法,無病則‘六病’不復存在。” ' d! U" W& w' m 19.環節說 8 L9 s, R5 c) q; u7 H孫澤先認為﹕“六經不是六個獨立的病,也不是六個獨立的症候群,它是疾病變化之中具有不同性質的六個環節。這六個環節分別標志著正邪力量對比的不同情況,它們有機地聯系起來,構成了疾病由量變到質變、由開始到終結的全部過程,從而概括出疾病發生發展的一般規律。”其中太陽病的主要矛盾在於相對陽虛﹔陽明病的主要矛盾在幹過度陽盛﹔少陽病的主要矛盾在幹氣鬱不伸﹔太陰病的主要矛盾在於中陽虛衰﹔少陰病的主要矛盾在於元陽衰微﹔厥陰病的主要矛盾在於氣機阻滯。, m$ j- x: d4 f. k3 E 20.時空說 3 f( P- }* |- m7 n嶽美中曰﹕“時間和空間,縱橫地交織在一起,才形成宇宙。人在其間,生存下去,繁殖下去,是須臾不能離開它的。”認為“仲景之(傷寒論),在總的辨病上,既審查到病在空間上的客觀存在,又抓住時問上的發展變化”。因此,傷寒六經把外感病分成三陰三陽,旨在空間和時間,不僅明辨了空間上客觀存在的“証”,而且又認識了在變化發晨時間上的“候”。因此各方治的運用亦“都是既掌握了空間,又抓住時間,針對病惰,很仔細地隨機以應付之”。同時指出,(傷寒雜病論)對於急性熱病和慢性雜病“掌握了空間和時問的辨証規律,給我們不少啟示,有助於我們更好地繼承、挖掘祖國醫學的精華”。 " K& R' J7 S5 P4 |& X! Y% ?21.陰陽離合說. Q6 {- r& w' h 陳治恒認為﹕“(傷寒論》以三陰三陽作為辨証綱領,本於陰陽離合的理論。張仲景撰述的(傷寒雜病論》,在論述外感病部分,以三陰三陽作為辨証綱領、論治准則,正是他根據(內經》陰陽離合理論,結合實踐的具體運用。”如果“只將三陰三陽局限在經絡、臟腑形態結構上看問題,不但與仲景立論不符,而且有刻舟求劍之弊”。由於“人是一個有機的整體,陰陽保持著相對的平衙。在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察見陰陽所屬的絡絡、臟腑及其氣化的不同表現。當人體感受外邪之後,陰陽的相對平衙和協調統一遭到破壞,就會導致陰陽的離而失和,根據所呈現的脈証,本‘以常測變’的原則,就可辨其病之所在”。並強調“在研習(傷寒論)時,對三陰三陽開闔樞的關係是不容忽視的”。 ) P2 h5 {* u8 Q# d( v% B& _ W22.周易太極說 2 e, F5 F k6 V- r' `6 F王梅竹認為﹕“(傷寒論》之六經辨証體系的形成,是以仲師的平脈辨証之醫療實踐為基礎,遵循(內)(難)之醫理,深究(周易)之哲理,在周易之陰陽的思想指導下而創立起來的。”劉聯群迸一步指出﹕“六經是概括人體陰陽氣血變化規律的綱領,這個綱領本幹(周易》太極陰陽。三陽臼屬在太極陽端,三陰歸屬在太極的陰端,但為一個整體,並把人體十二經脈納入六經之中,構成了一個人體與大氣相合的整體循環模式,體現了以陰陽為綱的基本原理。在病理方面,六經是用來觀察、分析和認識疾病的說理工具。…‧從總體講,太陽是一切陽性疾病的始發期,陽明是一切陽性疾病的最明顯期,少陽是一切陽性疾病的衰減期,太陰是一切陰性疾病的始發期,少陰是一切陰性疾病的最深重期,厥陰是一切陰性疾病的衰減期。” $ \6 e# y' Q6 M0 \2 A- Z 23.體質說 , e- ~2 o5 ^1 l! W6 _鄭元讓認為﹕“病發於陽、病發于陰是仲景對體質的劃分。”並以機體臟腑功能狀態為依據提出六經人假設﹕認為氣血充盛,臟腑健和者為太陽人﹕胃陽素盛,津液偏欠者為陽明人﹔膽火偏盛,三焦樞機不利者為少陽人﹔脾陽不足,不耐寒濕者為太陰人﹔氣血不足,心腎陽虛者為少陰人﹔肝腎陰虛,相火偏亢者為厥陰人。同時指出﹕“傷寒六經人之假說歸納了人體千差萬別的索質。雖然尚存在介於這些類型之間的體質,但提翠此六種體質,基本上可以駕馭對所有人的辨証論治。”6 C6 e! e0 q8 d$ P' V) x4 b- L 24.系統說 - ?0 L$ B' u$ A) b! J k張長恩謂﹕“人體是自然界裏的一個系統,而六經是人體六個相互聯系的於系統。”肖德馨【‘’儉一步提出﹕“(素問‧熱論)就已把六經做為系統柵念,用來概括外感疾病的發展過程。1 b2 A6 G ~; |& f; B1 m* x7 l" {& [ (傷寒論》在此基礎上,總結前人及漢代醫家治療一切外感病的經驗、方法,以六經系統概念做為理論支架,形成了理法方藥完整的六經辨証體系。整個六經系統,是代表整個病人是由六個相互聯系的部分組成的有機整體,和疾病是有六個相互聯系的階段組成的總體過程。”而“每個子系統由哪些要素(成分)組成,要視各要素在外感病過程中相互聯系、相互影響、相互作用、相互制約的關系來決定”。並對六經各系統的要素組成(經絡、臟腑、體形、皮部及官竅)進行了逐一歸納。 5 ^8 x; e6 `( g5 n25.集論說 h1 z/ v2 }- a% a: }楊培坤等認為﹕“仲景學說中的六經一體觀,就是把人體的總體系統視為一個集合,而六經中的每一經視為這個集合中的元素,…就六經系統中的每一個子系統而言,其所屬的臟腑。經絡、官竅等等,又均為一個集合,因而我們也可以用集合的表示法予以描述。”同時“結合集合的有關運算,就可以通過集論的數學模型對仲景學說中的辨証與論治的思維過程予以描述”。 9 m- v$ d. X! e, Y8 ]; D. a# b9 z26.病理神經動態說 ( X* z* h; m. A3 F+ R9 |- O朱式夷從現代神經病理學的觀點,探討傷寒辨証論治規律,認力六經為不同“病理神經動態”的六個病理階段。太陽即先有抑制轉向興奮﹔陽明即興奮期﹔少陽即興奮抑制交替期﹔太陰即抑制期﹔少陰即機能衰竭期﹔厥陰即中樞衰敗期。並指出﹕“為什麼傷寒論有這樣高的評價,豐富的內容呢﹖主要是,它充分地說明‘傷寒’病的各種不同體質、不同病灶、不同証候的複雜情況,歸納出其中的規律,而這種規律反映的不僅具有傷寒的特徵,而且實際L討論了其他疾病都可遇到的神經動態。” + h# G3 ~0 R D- [27.高級神經活動說3 N$ R& z( Y B" q2 T5 ? M 50年代全國曾掀起對巴甫洛夫高級神經活動學說的學習熱潮,因此不少中醫學者,試圖運用這一學說闡釋六經証治原理。如王慎軒提出﹕“中醫學術的理論和經驗,有很多部分,可以用巴甫洛夫的學說來解釋它的原理,傷寒論的六經証治法,也可以用他的學說來証明。”認為“大腦皮質內經常發生著兩種精神活動過程,即興奮與抑制。興奮和抑制,調節適當,就是生理健康的現象,興奮和抑制反射太過,就是病理變化現象。仲景以興奮太過而發生的症候群,叫做三陽証”。太陽病是興奮反應趨向表部﹔陽明病是興奮反應趨向在裏部﹔少陽病是神經的興奮太過,而正氣抵抗病毒的能力乍強乍弱。而又“以抑制太過而發生的症候群,叫做三陰証”。輕度的抑制太過為太陰病﹔高度的抑制太過為少陰病﹔抑制過於強烈,反會出現興奮反抗現象的為厥陰病。 + E4 I$ n: ?& a" G4 n v28.模糊聚類說 ! @: m0 [& X: c/ r& q3 _; s孟慶雲38)認為﹕“中醫診斷處方可以說是典型的模糊現象,使用的語言是模糊語言。”而“控制論中的模糊控制,是建立在模糊數學基礎上,運用模糊概念對模糊現象進行識別、控制”。因此提出﹕“六經為六種模糊聚類分析,其識別要點,主要應從正邪(抗干擾力與干擾)、病期(時間)。臟腑(病變空問)等因素加以分析。即六經病是正邪、時間和表現予臟腑經絡之症狀的函數。” ( C: P0 a( B# x, B$ r" o29.理想模型說 9 i5 `5 S# r% _' Y' n: y6 {" J5 k翟嶽雲【’叫認為﹕“從方法論的角度而言,(傷寒肋六經分証的實質,是運用理想方法建立的‘理想模型’。屬於抽象科學。”井解釋說﹕“所謂‘理想模型’就是為了便於研究而建立的在恩維中可以實現的一種高度抽象的理想形態。”因為“用單一的臟腑、經絡、氣化和時空的觀點來解釋和表敘外感熱病的發展規律,都有一定的局限性。於是張仲景不自覺地運用了科學抽象中的理想化方法,並且為了強化說理,使自己的抽象思維更加純化,在《內經》的影響之下,借用六條經絡之名﹒抓住熱病發展過程中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特徵,排除種種次要的爿r本質的因素干擾,而建立了既有臟腑經絡,又有邪正消長陰陽勝複和30病理時相說 楊麥青蔔川從細胞和細胞因數水平探討(傷寒肋六經學說,認為﹕“(傷寒論)是一部臨床生理病理學,凡熱性病伴全身性機體反應、發展及其轉歸者均屬傷寒。其問顯示為炎症、微循環障礙、發熱、水電解質代謝和酸鹼平衡紊亂、缺氧。休克、毒血症、彌漫性血管內凝血以及心力衰竭等不同病理時相。輕者僅演進一、二階段‘不傳’而‘自止’,重者‘傳經’、‘直中’、‘合病’、‘並病’,迅兼數個階段。” 9 O. F8 c- G5 U8 S7 ^31.多級多路立體說" j& q! @: y. M& _; [. E# Y' f/ a 王文明認為﹕“(傷寒論)的六經辨証分型,是運用理想化方法,……組成一級六路的既’獨立又相互聯系的辨証分型體系,做為多級多路分型的總綱。綱明則目隨之而立,所以每一經在提綱主証的統領下,以八綱的辨証方法分成若干縱橫層次,形成二、三級多路分型體系。在有的經中,還可在此之下分成若干小層次和具體湯証,以組成第四、五級多級多路辨証分型網絡。……由此不難看出﹕張仲景在著述(傷寒論)時就充分地運用了‘多級多路凋節’理論,使外感熱病在辨証分型上形成多級多路體系。進而建立起六個層次分明、又相互聯系的多級多路體系的辨証論治立體模型。”! d6 j/ `! t) ]. M/ e% R1 U! c7 B& _! _ 32.二直邏輯三維學說 $ d' S% P- u) `% w黃宗南等對(傷寒論}三陰三陽進行了劫學模四設計,認為﹕“陰陽二值邏輯是仲師(傷寒論》的主要思維方法﹒表裏寒熱虛實是由陰陽邏輯衍生出來的具體邏輯值,成為三陰三陽辨証論治的主要恩路,而三陰三陽提綱的精神恰好與這三組二值邏輯相一致,於是構成了三維立方體的幾何模型設計條件。”" l/ l: }% J7 S- F H X 33.六經非經論7 E( W/ Y- m8 _, c0 X6 F( w7 X 王琦認為﹕“(傷寒論)諸多謬說曲解者,皆與這一‘經’宇有關。今當力斥其非,撥亂反正。”認為當稱“三陰三陽六病”。閻艷麗亦雲﹕“正是‘六經辨証’模糊了(傷寒論)的本來面目,縮小了對(傷寒論》研究的視野,拘緊了思路,並招致任意附會仲景書的後果,理當棄去,而代之以原著提示的‘六病辨証’。”此說雖與“六病說”論據有相近之處,但以否定傷寒“六經”這一名詞為其主要目的。 ' \+ Q. R' n4 t$ Y! b34.傷寒六經與抗損傷反應過程 8 @& |) B" _ Y: H$ g. J朱家魯認為﹕“在傷寒六經病証的演變過程中,機體的防禦機能是隨著疾病的變化為轉移的。圇此,可以根據六經的傳變規律來掌握其不同階段的起作用的抗損傷反應過程。”認力“三陽病變都是正盛邪實,機體之抗損傷反應較為顯著。至於邪入三陰,多系正氣潰敗,機體的抗損傷反應受到破壞,此時多表現為機體的保護性代償作用為其特徵”。並結合六經病証加以論述。- Q+ Z! k& [0 \# Z+ c5 N9 r 35.傷寒六經與應激學說5 ?1 M( q/ ]) H+ _! H. n1 p 應激學說創立於本世紀30年代,主要是從內分泌角度概括疾病發生發展的一般規律,其規律分為三期。孫澤先‘引把六經三個主要環節,即六經的太陽(相對陽虛)一陽明(陽盛)一少陰(絕對陽虛)﹒與應激學說的三個期,即動員期(分解代謝)一抵抗期(合成代謝)一衰竭期(分解代謝)相互比較,認為﹕“六經和應激學說各自通過以上三個主要環節,來說明疾病發生發展的全部過程中機體內部的主要變化情況。三個主要環節的形成,都基於矛盾向相反方面的兩次轉化,也稱兩次否定。”而“六經和應激學說在矛盾運動規律上的聯系,預示了中、西醫在理論上結合的可能性。”+ o% o- `, i2 H, k4 ? 36.傷寒六經與時間生物學 6 B. m, L# S# X) x9 {9 O蔡抗四4‘認為﹕“近20年形成的新的邊緣學科——時問生物學早在古代(傷寒論)中就得到充分的反映。六經病解的時間推算和眼藥方法,就是這一理論具體用於臨床。”許世瑞亦認為﹕“《傷寒論)中以大量條文記載了六經病証發生、發展、傳變、向愈的規律,其中所示六經病証欲解的規律變化,最具時間醫學意義。” , p3 f: v* Y5 U6 T+ B, J; P37.傷寒六經與邏輯學 + V! C; t* i- i! e8 ~' P程磐基從邏輯學角度對(傷寒肋的六經病進行探討,分析六經病的概念與張仲景思想方法。指出﹕“六經病篇首‘XX之為病……’一條,可以認為是為六經病下的定義,具有提綱摯領的作用,是(傷寒論)辨証論治的綱領。”並提出了六經病各自的外延定義及內涵定義,如原文第1條可以認為是太陽病的外延定義。其內涵定義是風寒襲表,衛氣受邪。旦“邏輯學認為,分類是進一步明確概念外延的一種方法”。所以原文2、3條“運用了分析、對比的方法來區別太陽病的兩種類型”。而“這種分類方法使得太陽病的外延定義更為明確”。# T% N* o4 ?7 Q! j+ {+ h 38.傷寒六經與自然辨証法 H ^: k/ y6 d5 p% \- r楊麥青蔔引運用自然辯証法探討仲景學說及傷寒六經。指出﹕“事物的矛盾法則,是辯証法的最基本的法則。”而“(傷寒論)中的矛盾統一,是通過六經病具體形態互相轉化的對立統一,……(傷寒論)在六經傳變的具體分析基礎上完成了陰陽、虛實、邪正、寒熱的對立統一,顯示了鍺綜複雜的疾病規律在各個不同過程中的矛盾待征”。此外,還結合六經病就有關質量互變律、現象和本質、同一性和差別性等進行了討論。 / c+ N, l3 R, ?; j* r, P. m5 m39.傷寒六經與自然辯證法0 S# K8 y1 s" k# \; M, {! l7 ], M 陳雲平指出﹕“(傷寒論)創立了六經証治,從而使中醫辨証論治體系完整化、系統化,……通篇貫穿張仲景樸素唯物論思想。”認為﹕“{傷寒論)六經証治,就是通過機體在外的不同 9 T8 |" X8 T$ l( Q0 a" `+ B5 m表現,進行綜合分析,判斷其內在病理變化。”因此“張仲景不但是一位偉大的醫學家,而且也是一位偉大的哲學家。所以學習(傷寒論)不僅要學他的辨証論治方法,還要學習他的哲學思想,才能全面領會(傷寒論》的本義,探明張仲景的學術恩想。”& S1 s g/ }, x% z4 l 40.傷寒六經與信息數學 7 M( [2 z9 r; T6 c& l6 q- B, p朱式夷探討(傷寒論)六經辨証規律提出﹕“中醫的辨証是經過一系列的數學演算而後成立的,決不是任意的邏輯。演算愈細致精確,辨証功夫愈深。”而“這種獨特的運算方法實際上屬於資訊數學。它啟蒙於(內經),奠基於(傷寒雜病論),成熟於清代,是仲景學說的光輝成就之一,可命名為仲景數學”。! a9 W+ N+ D$ Y' b 41.傷寒六經與三論" i1 I& O) D6 k. a: {1 x! J 80年代以來隨著系統論、控制論、資訊論的盛行,國內學者開始運用這些理論闡述六經辨証規律。如廖子君”川從系統論角度探討(傷寒論)六經體系﹔盂慶雲3‘吸控制論模糊識別探討(傷寒論》六經涵義﹔王寶瑜’引論述(傷寒論)六經辨証理論體系中的資訊論方法等。而宋天彬指出﹕“用現代的眼光來看,(傷寒論)包含豐富的系統論、控制論、資訊論思想,可見只要是真理,古今中外的認識都會不謀而合。”\r 7 A: H# L$ s9 w8 @$ G2 ^除上述諸說外,尚有將上述的兩種或兩種以上觀點組合而成的其他學說,如臟腑經絡說、臟腑經絡氣化說等,本文不再—一列舉。# H; N% D9 e+ m; v 北京中醫藥大學學報1997年第20卷 p23-30。

$ s: @9 A X! b' p& f& f' e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7-14 1:53:27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1: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伤寒论》六经即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它渊源于《内经》。《内经》所论六经与《伤寒论》的六经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从学术源流看,仲景《伤寒杂病论》序言中说: “……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合十六卷。”据此,再结合《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阴阳离合论“、“玉机真藏论”、“生气通天论、“热论”、“评热论”等篇章,所论皆与伤寒六经病的发展有一定的联系,其中尤以“热论”和“评热论”的关系最为密切,说明伤寒六经来源于《内经》,是无可置疑的。然而,从学术发展看。《伤寒论》六经病的名称,虽源于《内经》,但其实际涵义,所包括的六经病证治,则与《内经》并不一致。
& d2 s/ y0 r, L/ z) X概括地说,《内经•热论》是以经脉论证为中心,从经脉循行路线和表里相关来归纳,范围较窄,有实热证而无虚寒证;《伤寒论》是以辨证论冶为中心,从病情属性、邪正消长的情况来归纳,其范围较广,有实热证,亦有虚寒证。前者不能包涵后者的证候,而后者可以概括前者的证候。《内经》所论热病有论无方,而《伤寒论》有论有方,并赋予六经以新的内容,源于《内经》而又高于《内经》。: k/ D9 {! s) y
对于六经的形质,历代医家持有不同的争议,归纳起来,有如下几种论点:
# F% H  T0 I5 G  x7 T! N4 `一、脏腑说
  k. i( l  h. u" S( X, T所谓六经实质即是脏腑,以六经病分属五脏六腑而立论。太阳分手太阳小肠,足太阳膀胱;阳明病分手阳明大肠,足阳明胃等等:持此论者,把六经病机械地配脏腑。
+ `4 I$ T$ {- y9 o4 Y用此种论点论六经病与脏腑的配合尚可,若用以指导六经分证辨证立法则缺陷甚多。( c9 J  |' Y+ Q* [* ~+ {
例如古有三阳病多属腑,三阴病多属脏之说。如按上说而论,则太阳病发热恶寒身体疼痛的表证岂能说是小肠的病变?阳明病白虎汤证岂能说是大肠的病变?六经病仅6个提纲,如何与手足十二经搭配?在无法搭配之下,于是对每一经病提出都有经证腑证来硬配,既违仲景原旨,亦属牵强附会。故单纯地认为《伤寒论》六经病可机械地与十二脏腑相搭配,并不能阐明六经病的形质和病理。
3 n) S3 T7 T2 e/ S7 {二、经络说
/ {5 P0 y2 K( P& M所谓经络说者,即认为六经病变均与十二经脉有关。如尤在泾:“人身十二经脉,本相连贯,而各有畔界,是以邪气之中,必有所见之证与可据之脉。仲景首定太阳脉证曰: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盖太阳居三阳之表,而其脉上额交巅,入络脑,还出别下项,故其初病,无论中风、伤寒,其脉证皆如是也。”尤氏以为六经病病变皆循经络而为病,这种说法,从六经的部分病证来看是有意义的,而且论中还有“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的明文,所以把六经从经络作解,也不能说是错误。但从全论来看,大多数病证与经络关系不大,如治太阳病的大、小青龙汤证,阳明病的承气汤证,少阳病的柴胡汤证,三阴病的脾肾肝的虚寒证(还有三阴病的热化证,以及寒热错杂证)等、可以说与经络毫不相涉。因此,持经络说者,认定六经即络、也就很难尽言。
/ L. h% d. n5 E3 i7 [三 气化说$ X8 V0 Y( c! |# V8 }" @
谓气化说者,即以阴阳消长的规律来认识《伤寒论》六经二且大谈“标本中气”。如陈修园说: “六气之标本中气不明不可以读《伤寒论》。”他还把“开合枢”也扯进六经病证之中,谓为审证施治的大关键。其实,气化作为脏腑生理、病理的阴阳消长转化的规律而存在,这是可以成立的。如果把气化附会于《伤寒论》六经病,三阴三阳的病理变化,统统用气化和“开合枢”来说理,确实是有点臆想。因为“开合枢”是经络循行的路径,阴阳互根的变化规律,而不是研究生理、病理的重要依据。《内经》的“阴阳离合论”讨论阴阳变化,从天地阴阳开始.乃至四时生长收藏等,说明三阴三阳升降出入的道理,并不是为《伤寒论》六经专设;《灵枢》所谓某折即某疾起,取之某经,不已,又取之某经等,与《伤寒论》六经病毫无共同之处。从这个学术渊源来推论,仲景撰用素问九卷,岂有不知三阴三阳“开合
- q) H8 r( T$ ?  I4 [$ R8 u* x枢”之说,而《伤寒论》中只字不提,可见仲景是不强调“开合枢”的。后世医家以“开合枢”的气化关系来解释《伤寒论》白;原文精神,显然是不贴切的。
4 F3 s; W% E% V- v7 V, x四、阶段说: ]4 X! {* N+ p9 u8 H$ ~- S
所谓阶段说者,即认为六经病是几个不同的疾病阶段,如胡友梅说:“伤寒的六经,系病程划分的标志”,又说:“按病证发生,其过程普通分为潜伏、前驱、增进、极进、稽留、减退、恢复各期。”胡氏视《伤寒论》六经病顺序只不过是疾病的不同阶段,抛开脏腑、经络、气化而不问,无疑是失去了六经病辨证的本来意义;且阶段说者是以现代医学的病理阶段来套六经病,不能不说是相去更远。# a( l2 M, ~0 h; |0 g- Z
五、区域说
# \7 _+ R1 B. Q; h6 s) J2 j所谓区域说,乃是以六经病的经脉循行,把躯体分成6个区域,划分各自的疆界。这样无形中把六经病分割开来,成了6个不同的区域,不但是失去了整体性,而且忽视了六经病理的内在联系。这种看法也嫌其太简单而肤浅。此外,陈邦贤等认为“伤寒六经,实际上是6个不同的综合。把六经病视为六群不同的证候,以至有的学者把六经病证视为“六病”等,凡此种种对六经的不同见解,应当说是各执一端,存在着某些片面性。6 C, l. ?  E3 t7 M
总之,《伤寒论》六经病是仲景继承《内经》六经,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辨证论治纲领,对六经病要有比较全面的认识,才能更深地领悟《伤寒论》六经病辨证施治的精神实质。笔者体会“脏腑是物质的基础,经络是络属联系,气化是功能活动。气化就是反映经络的生理功能活动和病理现象。气化离开了脏腑、经络就失去了物质基础。脏腑经络离开了气化,就反映不出其功能活动。以六经病实质即是脏腑、经络、气化三者的有机结合。六经病辨证是从宏观着眼论证疾病的概括,用八纲来统括脏腑、经络、气化所反映出来的病证,有其严密的统一观。
% o( w* }7 P' W  k用电脑作为比喻来解释脏腑、经络、气化的关系。脏腑,好比是电脑主机,里面包括有底板、cpu,内存,光驱等物质基础。经络就是各种的软件。气化尤如显示屏。没有主机,什么也不用谈了,等如一个死人,谈什么,经络、气化?光有一台主机而没有软件,主机是没法工作的。人没有了经络的正常运作,此人必是一个植物人或一名白痴而已。没有显示屏的存在,有主机或软件又如何?什么精彩的声光画面也无法表现出来、我们也无控制它。只有三件东西同时存在,且正常运作,我把们才可以上网、打机、玩多数媒体和文字处理。人有了脏腑、经络、气化这三件东西,并且正常运作,这个人才能健康地生活。6 p4 C& k# T9 e. H3 `; R& L, h0 q5 r4 D3 S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7-14 1:55:12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1: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
/ d% I8 Z: W  Q/ e5 S5 s( a5 ]; C+ w& J. T- W0 |% c2 F
6 S, c' n3 u/ f: T# v# F
《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是我国古代医家研究《伤寒论》的重要学说。其基本内容是根据《素问》运气七篇大论中六经标本中气理论及天人相应的整体观念,经移植与发挥用来分析阐述《伤寒论》六经病发生发展及证治规律。这一学说推动了《伤寒论》的研究及学术思想的发展。
& l( E/ M. N( D- S8 h! V% {4 W4 V
+ R, [5 X7 e7 l4 \4 Y8 ?) A! y1、气化学说的渊源4 `6 h9 z% H3 v  f
气化学说渊源于《素问》中由王冰补充的运气七篇大论,《素问·六微至大论》载:“帝曰:愿闻天道六六之节盛衰何也?岐伯曰:上下有位,左右有纪。故少阳之右,阳明治之;阳明之右,太阳治之;太阳之右,厥阴治之;厥阴之右,少阴治之;少阴之右,太阴治之;太阴之右,少阳治之。此所谓气之标,盖南面而待之也。故曰:因天之序,盛衰之时,移光定位,正立而待之,此之谓也。少阳之上,火气治之,中见厥阴;阳明之上,燥气治之,中见太阴;太阳之上,寒气治之,中见少阴;厥阴之上,风气治之,中见少阳;少阴之上,热气治之,中见太阳;太阴之上,湿气治之,中见阳明。所谓本也。本之下,中之见也。见之下,气之标也。本标不同,气应异象。”《素问·至真要大论》载:“少阳太阴从本,少阴太阳从本从标,阳明厥阴不从标本,从乎中也。故从本者化生于本,从标本者有标本之化,从中者以中气为化也。”阐述了自然界六气阴阳消长生克制化的规律,即三阴三阳以六气为本,六气以三阴三阳为标。其六气标本中气从化规律,即具有互为阴阳表里制约相配关系的六气如何从标从本从中气运化。
4 y* g) u, V: p% y( n; j5 R后世医家在《内经》基础上又有阐发,如金·刘河间《素问玄机原病式》指出“大凡治病,必先明标本,……六气为本,三阴三阳为标。故病气为本,受病经络脏腑谓之标也。”张子和《儒门事亲》编成“标本中气歌”:“少阳从本为相火,太阴从本湿上坐;厥阴从中火是家,阳明从中湿是我;太阳少阴标本从,阴阳二气相包裹;风从火断汗之宜,燥与湿兼下之可。万病能将火湿分,彻开轩岐无缝锁。”明·张景岳《类经图翼》描绘了“标本中气图”,以脏腑为本居里,十二经为标居表,表里相络者为中气居中,六经六气各有所从所主不同。论述了人身经络脏腑与六气标本中气相应的关系。历代医家对于阴阳标本中气理论的论述,对后学研究人体生理和治疗具有启迪和指导作用。$ X% \0 G0 I) q+ ~! h) O
, A, c% M6 [7 H3 s" o  l
2、《伤寒论》的六经气化学说6 n% o0 D0 j( k( q3 ~* t6 C9 z
《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的创始人为清代张志聪与张令韶二人,而以张志聪为主。张氏将《内经》标本中气的气化学说与天人相应等理论用来阐释《伤寒论》的六经病。如他在《伤寒论集注·凡例》中指出:“三阳三阴谓之六气。天有此六气,人亦有此六气。”在《侣山堂类辩·伤寒论编次辩》中也指出“天有六气,地有五行,人秉天地之气而生,兼有此五行六气。”强调三阳三阴之气与天之六气相应的观点。张氏论述了六气与六经病的关系,其曰:“无病则六气运行,上合于天。外感风寒则以邪伤正,始则气与气相感,继则从气而入于经。世医不明经气,言太阳便曰膀胱,言阳明便曰胃,言少阳便曰胆。迹其有形,亡乎无形,从其小者,失其大者。”又指出“所谓六经伤寒者,病在六气而见于脉,不入于经俞,有从气分而入于经者,什止二三。”也就是说张氏所说的六经病,早期大多是“气与气相感”的六经之气为病,而不是经络本身的病变。继则才从气分入于经络,但只是十之二三。- E2 S7 Q4 }2 R8 w% }

" q- Z9 f* ^7 g张氏认为人身之六气,内生于脏腑,外布于体表,“君相二火发原在肾,太阳之气生于膀胱,风气本于肝木,湿气本于脾土,燥气本于胃金。”而后各循其经,分主所属皮部:太阳在背,阳明在胸,少阳在胁,太阴在腹,少阴在脐下,厥阴在季胁少腹之际。在六气中惟太阳之气不仅主皮部,还主通体。盖太阳之气外统一身之皮毛,内合五脏六腑,为肤表之第一层。六气运行于皮肤肌腠之间为第二层。太阳之气应天道运于三阴三阳之外有卫外之功。六气应三阴三阳,运于天体之中,总归太阳而近于毫毛。故外邪中人,病先发于太阳者固多,但也有不伤太阳之气而入于里者,则是六经直中之风寒。按照通体与分部的观点解释太阳病则恶寒发热、身疼脉浮等是通体太阳为病,头项强痛、项背强几几等是分部太阳为病,两者上下相贯,表里相通,相互转化。按张氏六经气化为病的观点解释《伤寒论》的六经病则太阳病脉浮,头项强痛,谓太阳主寒水之气;阳明病胃家实,谓阳明主燥热之气;少阳病口苦、咽干、目眩,谓少阳主相火之气;太阴病腹满而吐,谓太阴主湿土之气;少阴病脉微细,但欲寐,谓少阴有标本寒热之气化;厥阴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谓厥阴从中见少阳之火化。张氏用六气标本中气学说从生理病理上阐述了《伤寒论》的六经病。( f$ M1 S! o9 E. m; u6 @
9 q3 H/ L  H' L) Y) p/ ]
3、清代医家对《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的论述
; z! |% k& H6 O* i4 g# w《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在前人论述的基础上另辟新径,独具一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陈修园对于张氏的学说极为服膺,他在《伤寒论浅注·凡例》中说张志聪张令韶“阐发五运六气、阴阳交会之理,恰与仲景自序撰用《素问》、《九卷》、《阴阳大论》之旨吻合,余最佩服。”因而强调“六气之本标中气不明,不可以读《伤寒论》。”并在张景岳“本标中气图”的基础上将六经标本中气与脏腑经络结合起来论述。唐容川在《伤寒论浅注补正》中对张志聪过分强调六经气化形气相离的观点提出了批评,指出“二张力求精深,于理颇详,而于形未悉。不知形以附气,离形论气,决非确解。”强调六经气化与六经所属经络脏腑的关系。陆九芝也推崇张氏之说,以气化学说进一步阐述了六经病的病理特点和治疗大法。众多医家的论述丰富和发展了伤寒六经气化学说。# u5 E( M  s2 b$ b0 }1 [& J) q
/ c# E) m0 W# b& b9 t2 T$ X' S( w1 X
4、现代医家对《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的认识
2 ?; G+ r  r( [  L8 @现代医家对《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的讨论十分激烈,反对者有之,赞同者亦有之。
# a3 C: S( S# a! l$ I) h/ m) e3 E+ x/ h
4.1 反对《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
, w6 ~2 ]! E: m章太炎氏认为张志聪、陈修园之伤寒六经气化学说“假借运气,附会岁露,以实效之书变为玄谈”<1> 。赵恩俭氏认为“以六气解六经,其弊在于虚,使六经平脉辨证之实在学问成为‘肤泛空虚’之谈” <2> 。陈亦人氏认为“气化派注家的共同特点是把‘六气本标中气’学说贯穿于《伤寒论》中的全部内容中。由于大多强词夺理,玄奥难深,因此对于理解《伤寒论》‘辨证论治’的理论,不仅没有帮助,相反会造成人为的障碍,增加学习的困难,降低学习的效果,甚至把学者引入机械唯心论的歧途。”指出“《伤寒论》的理论并非源于运气学说,尽管六经病的性质与六气有一定的关联,而与运气学说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3>8 l+ ~. K6 |$ u0 ^
$ J  V( f$ r5 X, V! m
4.2 赞同《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2 _' |0 X7 ^4 |% d- L5 V
万友生氏认为三阴三阳的气化理论是《伤寒论》的灵魂,如果离开了它,就会变成一部僵硬的教条,应把三阴三阳落实在气化理论上才有意义 <4> 。戴玉氏认为六经气化学说明确了形与气的辨证关系,认识到气化有生理病理之别,比较满意地解释了《伤寒论》六经证治的基本规律,对《伤寒论》的理论研究和临床实践作出了贡献。刘渡舟氏认为六经标本中见气化学说是伤寒学中一门湛深的理论,有辨证法思想和唯物论的观点。它能系统地分析六经的生理病理以及发病之规律而指导于临床,并为历代医家所重视。<6>
- D) |2 D# H0 D- `- X& H# f, P9 e, F
4.3 《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的渊源与形成
' V' Y- S% ?5 y* e" m6 I& C戴氏认为《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渊源于《素问》运气七篇,金元四大家中的刘完素、张子和等曾对《伤寒论》六经与六气的关系有所论述。张志聪、张令韶等据《内经》的有关理论运用本标中气理论全面地解释《伤寒论》,至此气化学说已系统形成 <5> <7> 。郝印卿氏认为“《素问》、《灵枢》寻不出天六气和人六气相应与同构的确证,伤寒六经气化学说就一定是产生于《伤寒论》研究过程中。谈论六经气化,拘泥其出诸《素问》运气七篇大论,张仲景创立《伤寒论》三阴三阳病脉证并治体系承袭沿用了它等论点,显然是道在迩而求诸远了 <8> 。
9 \# j  L/ o% d& D& b0 [" _! n1 v! V4 k2 _# }
4.4 《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与《内经》气化学说的关系
/ z: G7 a2 t! k$ X5 y松涛氏认为《六微旨大论》中的气化学说本是就自然界气化而言,和人体脏腑经络并不是一回事。但后世医家在天人相应的思想支配下逐渐把它结合到人体脏腑经络上来,并具体地运用《伤寒论》的理法方药来验证它,与《内经》意义有所不同了 <9> 。刘氏认为《内经》阴阳气化学说是古人观察自然界气候知识的说理工具,经过伤寒家们的移植与发挥用以说明六经六气标本中见之理,以反映六经为病的生理病理特点而指导于临床<6>。郝氏认为《内经》只论述有①天六气气化,②人体六经命名,③天人相应与同构。学术上可以把这三者说做是六经气化学说赖以形成发展的基础,但还不能认为它们就是六经气化学说,因为两者概念内涵尚有距离。六经气化学说是部分研究《伤寒论》的医家在天人相应与同构理论指导下,将《素问》六气气化和《伤寒论》三阴三阳病脉证并治体系具体结合的结果,是中医学术的发展 <8> 。
5 O0 H, ^) B! ]" d/ C  w8 }! o( b, I5 r# G  Q3 U9 [& W1 F
4.5 《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与脏腑经络阴阳消长等的关系
# M! I7 d& T# @& J9 A" f针对张志聪离形论气的不足,现代医家强调了气化与脏腑经络的相关性,很少有人单纯从标本中气理论来探讨《伤寒论》六经病的。如戴氏认为形与气之间具有辨证关系,脏腑经络、营卫气血等是六经气化的物质基础,阴阳消长胜复是六经气化的基本动力<5> <7>。郝氏认为六经以脏腑经络为基础,六经气化是有关脏腑经络功能活动的概括,强调不能离经言气<8> 。程希贤氏认为阴阳表里、六气盛衰、五行生克是标本中气与六经气化的基本传变规律<10>。童增华氏认为运用气化理论解释六经病变时,亦必须结合八纲、脏腑、经络、部位等理论,才不致顾此失彼,庶几更为全面<11>。& L" G5 R) d8 N% I& k$ L* d, b9 j

8 W8 C0 Q$ q8 H! V$ c: Y4.6 《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与六经病证治2 ^% c  G6 W$ p/ k( r& E/ {2 R
松涛氏 <9>、戴玉氏 <5> 、刘渡舟氏<6>、程希贤氏<10>、扶兆民氏<12>、吴勇氏<13>、童增华氏<11>等运用六经标本中气学说对《伤寒论》六经病的发生发展、临床表现、病机、治法等问题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论述。. K' }! O5 I9 a' \. R& q0 A* d

+ X  g1 L/ L) E" C  @. }4.7 《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与临床实践! i0 [( f. y  Z$ s6 [- V
陆鸿滨氏通过临床病例对六经气化学说进行探讨,认为六经气化学说的主要内容是六经营卫气血在正常及遭受外邪侵袭时的变化规律,六经的开阖枢及标本中见是气化学说的中心。六经气化可能是指有关机体适合外界温度变化的一系列调节机制。伤寒六经气化主要涉及体温调节机制,与自然界阴阳密切相关。病例说明六经气化涉及的病理生理是复杂的,诸如神经内分泌的生物钏机制、免疫机制等<14> 。6 f6 G4 L0 C' l" }/ O" S
3 e7 ?8 L* z% H
5、结语
! C% J0 E$ C- Y0 V; i$ n3 i, t古代医家在人与天地相应的整体观指导下,将运气学说中的标本中气理论运用于《伤寒论》六经证治规律的分析,概括解释人体脏腑、经络、气血等的生理功能和病理变化,为《伤寒论》的理论研究开辟了一条比较广阔的道路,对《伤寒论》的临床实践亦有重要意义。但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这一学说尚有不少片面及牵强附会之处,少数医家过于强调了气化,忽视了它的脏腑经络物质基础。脏腑经络、阴阳气血等是《伤寒论》六经辨证的物质基础,气化是脏腑经络功能活动的概括,气化离开了脏腑经络,就失去了物质基础;脏腑经络离开了气化,就反应不出功能活动。因此,研究《伤寒论》六经气化学说,应该将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只有这样,六经气化理论才比较完善,六经气化学说也才有意义。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1: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經實質研究的再認識% F% C3 [" G: ?7 ^
朱鶴飛; C+ U1 x( y$ `9 ?

' t! U& }" b& U$ ], G, l: n2 g《傷寒論》研究的重要課題之一是“六經”的實質,歷代注家對其研究立論眾多,見仁見智。$ k9 s+ V9 Y  J. `3 ]& S' H/ Z' R
1“六經”概念的起源2 F6 }: Q! o9 m6 E
“六經”,亦稱三陰三陽。《傷寒論》中的 “六經”源于內經,《內經》中的“六經”源于《易經》。
1 W% O1 g% s& ~. v三陰三陽的產生是由八卦中的陰交(- -)、陽爻(一)排列順序的變化衍化而來。乾卦(三)代表天,以父稱之。坤卦(三三)代表地,以母稱之。父為男,為陽,坤為女,為陰。震卦得到乾卦的初爻為長男,坎卦得乾卦的中爻為中男,艮卦得乾卦的上爻為少男。巽卦得坤卦的初爻為長女,离卦得坤卦的中爻為中女,兌卦得坤卦的上爻為少女。長、中、少三男三女的划分是由陰爻、陽爻的移動而划分的,這种划分怡好是六個,為三陰三陽的產生給予了啟迪。) W0 p  T7 U" E- f, P1 U* t
在先天八卦的排列順序中,從巽到艮卦,再到坤卦,是太陽乾卦由陽逐漸轉陰的過程,巽卦為一陰初生,艮卦為二陰至壯,坤卦為三陰至盛,即為太陰。從震卦到兌卦,再到乾卦,是太陰坤卦由陰逐漸轉陽的過程,震卦為一陽初生,兌卦為二陽至壯,乾卦為三陽至盛,即為太陽。這种由乾卦到坤卦,由坤卦到乾卦的陰陽盛衰的變化過程,亦是六個,為三陰三陽的產生提供了思想方法。" Z3 Y/ C4 p+ W! Q$ z- ~
歷代著名的哲學家、思想家、科學家根据《易經》提供的思想和理論資料,建立起自己的學派体系和學科体系,出現了儒家易、道家易、醫學易、術家易等,使《易經》的學術思想和理論不斷丰富与發展。中醫學的經典著作就是醫學易的學科体系中的典范。《黃帝內經》中的《陰陽應象大論》、《金眨真言論》以及五運六气等篇章中,其理論体系和思想內容的發揮,雖然沒有直言《易經》的文字,但是其思想仍沒有离開《易經》的范疇。《素問&#8231;陰陽應象大論》中說的“陰陽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陰陽离合論》中的“陰陽者,數之可十,推之可百,數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數,然其要一也。”可以証明。明朝的張景岳在《類經附翼&#8231;醫易義》中說:“易之為書,一言一字,皆藏醫學之指南”“易具醫之理,醫得易之用,學醫不學易,必謂醫學無難,……知易不知醫,必謂醫理探玄。……醫不可以無易,易不可以無醫,設能兼而有之,則易之變化出乎夭,醫之運用由乎我。,充分說明了《易經》在中醫學理論体系中的重要地
5 Y2 V0 n% I' W- {7 X) }& s位。0 U7 o  o# k6 j+ ^% ?8 a  u
《內經》中的太少陰陽理論,在《易經》的基礎上演變出“陽明”和“厥陰”,為三陰三陽的產生确定了格局。《素問&#8231;金匱真言論》中說:“帝曰:善。愿聞陰陽之三何謂也?歧伯日:气有多少异用也。帝日:陽明何謂也?歧伯日:兩陽合明也。帝日:厥陰何謂也?歧伯日:兩陰交盡也。”0 u: v5 [  ~# m4 z7 w
不僅使《易經》中的三陰三陽的思想得到了体現,而且也使三陰中的“厥陰”,三陽中的“陽明”的涵義及位置得到了肯定和确認。這种三陰三陽的理論和思想,引用到中醫學的各個領域內,諸如十二經脈的命各,臟腑功能活動的表現“&#8231;…。尤其是《素問&#8231;熱論》中的六經分証,將三陰三陽的理論用于外感病的辨証上,為《傷寒論》的六經辨証思想的形成奠定了基礎。
8 }9 f4 b+ I/ N  F' [% G5 e6 ]/ i《傷寒論》的六經辨証論治理論和思想体系,不難從條文中看到是受《易經》和《內經》影響的。它將這种理論和思想進一步發展演變,運用到外感病的具休辨証和論治上,使《易經》、《內經》的三陰三陽理論更加具体,更加實用,再也不是抽象的概念和隨意替代的符號。: [# U& m6 T& Y7 Z! g& k
由于《傷寒論》的注家所處的歷史時期、社會環境、科學技術水平、觀察問題的角度以及研究的方式方法和實踐經驗的不同,對《傷寒論》六經的實質問題,提出了种种觀點,為《傷寒論》的研究及其臨床价值提供了丰富而有益的資料。這些觀點可以用三大体系加以概括,而且彼此之間有著血肉的聯系。/ g2 P6 B# g' v  Y
2六經實質研究的三大体系; ~' _/ [) ]! Q: a& X1 N
2.1人体組織結构体系
+ t0 P' D4 i" {# Q, P$ D這個体系認為,《傷寒論》的六經實際上就是人体組織結构的病變。它包括經絡說、臟腑經絡說、六區地面說、六經形層說等。/ O' o, C1 o0 {% X8 K
經絡說:宋朝的朱脆在《類証活人書》中說.“洽傷寒先須識經絡,不識經絡,触途冥行,不知邪气之所在,往往証在太陽,反攻少陰,証是厥陰,乃和少陽,寒邪未除,真气受斃。”這是經絡說的代表。金元時期的成無已在《注解傷寒論》中也持此觀點。他們認為《傷寒論》的六經病証就是經絡的病變。
$ J9 D1 I; g, \6 a5 }$ u  b臟腑經絡說:明朝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說:“麻黃湯雖為太陽發汗重劑,實為發散肺經火郁之藥也,……桂枝湯雖為太陽解肌輕劑,實為理肺救肺之藥也。”清初高學山在《傷寒尚論辨似》中說:“足太陽与手太陰同洽皮毛之合,則肺部所轄之胸中,原為太陰陽气之公署。”他在《太陽經總說》中又說:“按太陽本气,從腎中之真陽,溫胃儲胸,乘肺德而外托于周身,以御冬令寒气。至腎陽之分貫于他臟腑者,各另開門,而自出其經絡,与太陽之表气相會,以分御三時不正之气。要皆從太陽之化而俱謂之曰衛气者,護衛之義也。其陰則從胃府之津液,化赤為血,又盡血中之精華,与气俱行,而貫于經脈之內,故不日血而日營者,蓋經營于血中,環周而不休也”這是典型的臟腑經絡說。
) G4 p% V: A. m2 u" S3 A+ ~/ \2 |六區地面說:經絡說和臟腑經絡說是從人体內部的組織結构來看待外部症狀表現而形成的觀點。但是,經絡的循行是有一定的部位的,其功能活動又与臟腑的功能活動有關,都有一定的區域和范圍,所以當經絡和臟腑發生病變時,必然使其所轄的范圍發生不正常現象,這樣就形成了六區地面說。柯韻伯在《傷寒論翼&#8231;六經正義第二》中說:“夫仲景之六經是分六區地面,所賅者廣,雖以脈為經絡,而不專在經絡上立說。凡風寒溫熱,內傷外感,自表及里,有寒有熱,或虛或實,無乎不包,故以傷寒、雜病合為一書,而總名《傷寒雜病論》。所以,六經提綱各立一局,不為經絡所拘,弗為風寒划定也。”尤在徑在《傷寒貫珠集》中也說:“人身十二經絡,本相聯貫,而各有畔界。是以邪气之中,必有所見之証与可据之脈。”
9 u2 o3 q: ]; j- \( P柯尤二氏的觀點是從外部橫向、大面積地看待六經病証的。- n2 ^& T% J0 v, n$ {7 \( |7 a
六經形層說:程郊倩在《傷寒論后條辨》中說:“經,猶言界也。經界既正,則彼此輒可分* F* n1 e. D/ n3 M; g/ e) W/ i5 ]
疆。經,猶言常也。經常既定,則徙更輒可窮變。六經署而表里分,陰陽划矣。凡虛實寒溫之來,雖不一其病,務使經署分明,則統轄在我,不難從經气淺而淺之,深而深之,亦不難從經气淺而深之,深而淺之可也。”程氏的觀點是從外部縱向、小面積地看待每一經7証,由六區地面說演化成六經形層說。) C* X5 F; U5 R" t8 Q* c
2.2病理机制体系6 G# g: ?- ]6 V8 Q- G
這個体系雖然仍從人体組織結构上著眼,但其研究方法不再是形態學而是机能學。這個休系包括气化說、邪正斗爭說、陰陽消長說等。/ a1 X; A$ \$ Z( d; w
气化說:張子和、張志聰、張令韶、陳修園、唐容川等人認為:人類生活在大自然之中,其經絡、臟腑、气血等無不受自然界的影響。而人類的經絡、臟腑的功能活動則以气化的形式進行著,气化活動能夠适應自然界的變化則無病,不能适應則發病,其病變的表現就是六經病証。所以陳修園在《傷寒論淺注》中說:六气本標中气不明,不可以讀傷寒論”一,這不僅把經絡、臟腑的病變包括在內,而且將六經病証提高到天人相應的高度,使經絡、臟腑經絡等觀點更深化了一步。
! N* d8 _- L5 M; W0 f3 `! a" H邪正斗爭說:祝味菊在《傷寒質難》中說:“太陽之為病,正气因受邪激而開始合度之抵抗也,陽明之為病,元气債張,机能旺盛而抵抗太過也,少陽之為病,机能時斷時續,邪机屢進屢退,抵抗之力不能長相濟也,太陰少陰之為病,正气怯儒,全部或局部之抵抗不足也,厥陰之為病,正气相搏,存亡危急之秋,体工最后之抵抗也。”把六經病的發病歸結于正气抗邪能力有六种不同的程度上。
. L% z3 C6 g" U2 N, x1 ?: L- r陰陽消長說:時振聲在《傷寒論的六經与六經病》中說:“六經辨証是從大量的臨床實踐中,以陰陽相互消長來說明急性熱性病的動態變化,同時貫穿于整個急性熱性病的全過程。不應單獨局限在某個臟腑,或某條經絡的損害上來看問題,否則就不能全面地反映出急性熱性病的辨証規律。”
0 u6 \# O8 F* p9 y9 Q病理机制体系的出發點是從人体內部的病理變化,認為六經不是單純的臟腑經絡的損傷,而是臟腑經絡在外邪的作用下引起的應激反應,因其應激的程度不同而有六經病証的划分。" P1 @: k6 m0 Q8 r* X8 [4 K
2 .3辨証綱領体系
5 S: |2 P/ _$ t這個体系是學者的目光又返回到外部觀察的角度,只是其研究法不僅涉及外部的症狀,而且也涉及內部的病理變化。既有獨立的証候分析,又有相互間的聯系,使一般的辨証法發展成邏輯思維的方法。這個体系包括八綱說、六病說、辨証綱領說等。- N, \0 u  y6 T3 C
八綱說:明朝方隅在《醫林繩墨&#8231;卷一傷寒又論》中說:“抑嘗考之仲景治傷寒著三百九十七法,一百一十三方,觀其問難,明分經絡施治之序,緩急之宜,無不反复辨論,首尾貫賅,如日月之并明,山石之不移也。雖后世千方万論,終難違越矩度。然究其大要,無出乎表里、虛實、陰陽、寒熱八者而己。若能究其的,則三百九十七法,撩然于胸中也。”這种八綱說將傷寒病歸入了八綱辨証的范疇。: u0 t8 t  y) _
六病說:趙錫武認為“六經當為六病”。這是因為經絡是組成人体的一部分,而“病”是机体陰陽失調的結果。經絡的六經是生理的,其循行的路線是固定的,無病也依然存在。六病是病理的,是人為划分的,無病則不存在。經絡的病象只出現于循行部位及其所屬的臟腑,六病的表現則是全身的。經絡的陰陽是用以說明人体組織結构的屬性,它是由臟腑的不同及其循行于体表部位的不同而決定的,六病的陰陽是用以說明疾病的屬性,它是由病勢、病位、病体決定的,包括表里、寒熱、虛實的內容。這种觀點是在八綱說的基礎上進一步發揮而成
- W4 x: E) L1 j; |3 }6 p的,涉及了經絡病變、臟腑病變的位置、屬性等問題。
  P( f2 |! ?* h7 L5 z* J. _辨証綱領說:中醫院校教材《傷寒論選讀》及其以后的修改本認為:《傷寒論》的六經,就是辨証的綱領,又是施治的准則。認為六經是通過對各种証侯的分析、歸納、綜合,找出病變的部位、証候的特點、損及的臟腑、寒熱的趨向、邪正的消長等,使之系統化,形成六個辨証綱領。通過辨識這六個綱領可以了解到抗病能力的強弱、病理生理及病因的特性,病勢的進退緩急等,從而确定相應的治法和選擇恰當的處方。0 J4 g3 B$ {/ J& y; j, _' e
六經辨証体系說:楊育周氏在其近著《傷寒六經病變》中提出了“六經辨証体系”說。這個學說綜合了形態學、生理病理學、症候診斷學的概念,提出六經“是以臟腑、經絡為中心”對人体部位的划分,由于這些部位与臟腑及臟腑气化功能所涉及的組織、器官的不同,在外邪侵入后,邪正交爭的狀況各有自己的特點,為臨床的診斷和治療提供了依据。部位的划分因深淺層次的不同,病邪侵入后亦自然具有深淺的差异。深淺的差异与生理病理有關。陽明与太陰同居中土,為三陰之表”、“厥陰為少陽表里之臟,為陽熱內布外達的樞紐”、“少陰為人体一身陽熱之本原,是邪正相爭生死存亡的最后關頭”,所以六經排列的順序應該是太陽、少陽、陽明、太陰、厥陰、少陰。六經不僅涉及因風寒而引起的病証的辨証問題,而且也涉及到八綱、臟腑經絡、气血津液等的辨証問題。因此,楊氏認為《傷寒論》的六經辨証不僅是“辨証綱領”,而且更應該是“辨証体系”。
" z: O# D' g( g$ O/ v, j2 H1 @楊氏還認為六經辨証雖然是一個辨証体系,但也存在著一定的局限性。這种局限性表現在只适于風寒外襲引起的外感病,而不适用于婦科中的經、帶、胎、產及儿科的辨証,《傷寒論》中提出的施洽原則在臟腑、經脈,气血津液的恢复等論述的不足,所以,楊氏認為這個辨証体系雖然有廣泛的臨床指導意義,但不能取代其它辨証方法,尤其是不能取代溫病學中的衛气營血、三焦辨証而用于溫熱病中。但是六經辨証体系因其本身的辨証特點和特殊性,其它辨証方法也不能取代它。! w( q6 n" u5 L# Z% U
六經辨証体系說使六經實質的研究涉及的內容又有了擴展,既指出了六經与生理病理有關,又指出了与部位、診斷、治療、其它辨証有關。由臟腑經絡气血的實質性研究,擴展到辨証的各個方面。這种研究不僅為今后的研究給予了啟示,而且也為落腳于臨床實際提供了思維的線索。
$ Y' V  ~3 C  v& o4 X: ^  W3六經研究間的相互關系
' O6 C$ b1 n  Y3.1六經概念研究的關系。歷經了一二千年。陰陽概念的產生為六經概念的出現奠定了基礎。《周易》在闡述陰陽的概念時,又將陰陽的運動變化抽象地概括為太极、兩儀。四象、八卦的演變過程。這种演變過程為六經概念的產生提供了雛形。 《黃帝內經》中的六經概念及其應用就是在《周易》陰陽概念及其理論的基礎上,根据四象、八卦提供的思維方法加以擴大和發展的,确定了三陰三陽的基本內涵和“陽明”“厥陰”的基本位置。在運用到人体的臟腑、經絡、生理、病理、辨証、論治、預防、養生等各個方面時,又根据不同的情況有不同的內涵。在生理方面根据臟腑經絡的功能特性給予新的含義,既有部位的划分又有功能特性的划分。在病理上根据邪正交爭的狀態,症狀的表現等而有不同于生理的含義,從而形成了“醫學易”的六經概念和學科体系。9 P8 z, A/ r/ M. M2 R5 u
《傷寒論》的六經,不僅繼承了《周易》的陰陽概念和理論体系、思維方法,而且還根据《黃帝內經》有關陰陽的闡發、六經概念的內涵應用到外感風寒而引起的疾病的辨証論治上,使六經的概念更加廣泛,更加具体,更加實用。
" h5 i& m- I% U& j1 p+ Y3.2六經實質研究間的關系* q2 Z# E" n( u/ f2 H
六經實質的研究自《傷寒論》成書后經過歷代醫家的艱苦努力,逐漸形成了三大体系。其中人体組織結构体系屬形態學的研究,病理机能体系屬机能學的研究,辨証綱領体系屬邏輯思維的研究。
/ w* B( N% G" y/ c4 c3 J人体組織結构体系著眼于人体的臟腑經絡的組織結构,自里而外或自外而里地觀察、研究、分析《傷寒論》的內含,認為六經是臟腑經絡在外邪的作用下,引起生理病理的變化。因其程度的不同而有六种不同的類型,這六种類型就是《傷寒論》的六經實質。這种研究為后人的研究奠定了“六經,是有物質性的理論基礎。3 w$ H8 ]7 a, {+ L
病理机制体系在人体結构体系的基礎上著眼于病理方面進行研究,認為《傷寒論》的六經實際上就是臟腑經絡在外邪的作用下產生的應激反應。這种應激反應影響到气化功能,陰陽的消長以及邪气与正气的斗爭關系,因這些病理上的應激反應不同,而有六經的表現。這种病理机制体系的研究只涉及了其中的一個方面,并將這個方面向縱深處發展,為六經實質的研究提供了動態思維的方式。
$ `* ?4 R- R8 T0 l5 e辨証論治体系綜合了前二個体系研究的成果進行了高度地概括,指出了《傷寒論》的六經既有物質性,又有邏輯思維性,是認識疾病、治療疾病的原則、綱領和實施的手段。( f1 e7 [1 j2 C) n
由此可見,六經實質的研究自古至今都沒有离開物質是第一性的認識,這与《周易》對陰陽、四象的理論形成沒有脫离世界是物質性的觀點完全一致。這些研究都承認臟腑經絡在外邪的作用下,引起生理病理上的改變,這种研究又是人体是有机的整体,人与自然界的關系是統一的整体觀念。其研究雖然彼此觀點有所差异,但是相互之間仍然是相互補充,相互發展的,由感性認識上升到理性認識的。雖然目前對六經的實質問題仍在深入地研究,但是輕率地否認或肯定前人的研究或某個体系中的某個觀點都是不利于對六經實質的認識和研究的。* F* v/ V$ y+ Z4 W: x' U

0 P) @4 i* q$ ]1994年第2期天津中醫學院學報N0,2 1994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1: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經辨証論治研究現狀、評价及展望(上)) f& \  w; i) l( p
厂州中醫藥大學(510407)熊曼琪$ u- W5 `3 }$ k$ u
深圳市中醫院(518033)龍新生
2 A7 i& H" H4 [: S# G
9 g2 C+ i+ Y: j# k2 ?關鍵詞 《傷寒論》六經實質、六經辨証、述評/ o1 k. H, P" w# d9 G% u
提要 對近50年來六經實質的理論假說,六經實質的臨床及實驗研究,以及六經的辨証与治則方藥研究進行了綜述与評价,并對今后的研究方向進行了簡要展望。: ^" Y) j; ]( {0 R" g! y! C
《傷寒論》由于其奠定了辨証論治之基石,一直受到后世醫家高度重視,尤其是建國以來,對《傷寒論》進行了多視角、全方位的研究,有關《傷寒論》研究方面的文獻報道不計其數。鑒于六經辨証論治研究方面的文獻綜述尚未見系統的報道,故本文就近50年來有關這方面的文獻報道進行綜述与評价,并就今后的研究方向作一簡要展望。
* d' f& M. ^1 f- G1 ?% `$ |1六經實質研究之理論探討8 o1 R; k3 ^, m
六經辨証論治理論体系是建立在六經的基礎上的。六經是《傷寒論》中最基本的概念。自宋&#8231;朱肱在其《類証活人書》中首次將《傷寒論》三陰三陽稱為“六經”以來,有關“六經”的涵義及其實質一直是各學者聚訟的焦點。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目前對六經實質的認識,大致有以下一些觀點。1.臟腑說。魯氏繼承了李時珍的“臟腑說”觀點,認為六經病的病理變化是以肺、心、胃、膽、脾、肝、腎等7個臟腑為基礎的,而除此之外的病變都是延伸的[1]。2.臟腑經絡說。吳氏通過《傷寒論》与《靈樞&#8231;經脈》篇原文進行對比分析后認為:六經就是十二經絡及所屬臟腑,其中包含了表里、陰陽、气化、層次、階段等因素。并認為“關于六經實質的各种觀點皆可統一于此”[2]。3.臟腑經絡气化說。郝印卿氏認為:解釋《傷寒論》六經,應將臟腑經絡气化三者有机地結合,其中臟腑經絡是物質基礎,气化是臟腑經絡生理功能和病理變化的概括[3]。4.病理層次說。郭氏認為:六經是患病肌体陰陽失調后,依据其陰陽失調的程度(即陰陽量的大小)而劃分的六大病理層次,這六大病理層次裡面又可分為若干較少的病理層次,將這种小的病理層次的反應和針對其治療的方藥聯系起來就构成了湯証[4]。5.証候群說。自陸淵雷在《傷寒論今釋》中提出証候群說之后,不少醫家均推崇其說,如任應秋氏認為:三陰三陽是6個不同類型的証候群,隨患者肌体的不同而出現,亦隨著肌体對疾病不同的适應力而隨時演變著,不能孤立地看待它[5]楊氏、個氏均認為六經病就是6類症候群[6,7]。6.六病說。持此觀點者認為《傷寒論》只有太陽病、陽明病之稱,并無太陽經、陽明經之說,而“病”与“經”是本質絕不相等的兩個概念,前者是病理概念,后者為生理概念,《傷寒論》六經(六病)是為划分証候而設,無病則“六病”不复存在[8]。7.高度綜合体說。有學者認為:六經是人体在致病六因的作用下引起的“三陰三陽”之相關的臟腑、气化、經脈以及津、精、气血、陰陽失調的綜合体現,包括了表里、寒熱、虛實、經絡、臟腑、營衛气皿、邪正消長等,成為一种多种概念的高度綜合体[9,10]。8.理想模型說。瞿氏認為:《傷寒論》六經分証實質,就是外感熱病的六個理想模型,它反映了疾病不同階段的主要矛盾和主要特征[11]。9.時空說。岳美中認為:傷寒六經在生理和病理上都是時間和空間的綜合概括,六經各有一定的病和當令之時,值其欲解時可以不施治[12]。10.陰陽胜复說。時振聲氏認為:傷寒六經的主要証候是陰陽消長胜复的具体表現,用陰陽胜复來解釋傷寒六經辨証是從整体出發,從動態變化看問題,比較符合外感病是全身性疾病,外感病有階段性這兩個特點[13]。11.階段時期說。章次公氏認為:《傷寒論》六經代表著外感疾病發展變化的不同階段[14]。黃文東氏認為:太陽病為前驅期症狀,陽明、少陽病為進行期症狀,太陰、少陰病為病重期症狀,厥陰病為危險期症狀[15]。12.神經系統興奮抑制說。王氏根据巴甫洛夫學說,認為身体內外受到邪气的刺激后,神經系統興奮和抑制太過,就會出現病理變化,《傷寒論》六經,就是這种神經興奮、抑制的病裡變化不同類型的代稱[16]。13.病理神經動態說。朱氏認為:《傷寒論》六經代表著疾病寒型矛盾運動的不同病理神經動態。太陽屬初感期,呼吸系型,机体抑制期。陽明屬机体興奮期,以胃腸系興奮型為主導。少陽屬机能紊亂期,以消化紊亂型為主導,机体由興奮向抑制過渡。太陰屬机能抑制期,以消化抑制型為主導。少陰屬机能衰竭期,循環系或心型厥陰屬中樞衰退期,腦型[17]。14.疾病規律說。孫澤先氏認為:《傷寒論》六經不是六個獨立的病,也不是六個孤立的証候群,它是疾病變化之中具有不同性質的六個環節。這六個環節分別標志著正邪力量對比的全部過程,從而概括出疾病發生發展的一般規律[18]。15.數學集合論說。楊氏通過對《傷寒論》各种病理信息的探討,發現數學上的集合論的各种關系,特別是它的求并、求交的兩种運算,与祖國醫學的整体觀念和辨証論治的特點不謀而合,認為《傷寒論》蘊藏著集合論的數學思想[18]。16.模糊聚類說。孟氏認為:六經為六种模糊聚類分析,每一條經都是模糊識別,六經病是熱性病過程中模糊聚類的群[[19]。17.辨証論治綱領說。《傷寒論選讀》綜合、歸納六經學說諸家觀點,從辨証論治角度,對《傷寒論》六經作了高度概括,認為《傷寒論》以六經作為辨証論治的綱領,六經概括了臟腑、經絡、气血的生理功能和病理變化,并根据人体抗病力的強弱、病因的屬性、病勢的進退緩急等因素,將外感疾病演變過程中所表現的各种証候進行分析、綜合、歸納,從而討論病變的部位、証候特點、損及何臟何腑、寒熱趨向、邪正消長及立法處方等問題。此外還有其他一些學說,如抽象說、系統化說、体質學說、气一一元論學說等。
0 e' C/ l1 B, N3 h2六經病証實質的實驗研究現狀
7 r3 S4 l  O1 {- I/ J. |中醫對“証”實質的研究開展較為廣泛深入,有些結論已形成了共識,對《傷寒論》六經病証實質的研究起步較晚,但已有了良好的開端,而且“証”實質研究的某些內容實際上就是六經病証實質的研究范疇,下面對近几十年來六經病証實質的臨床實驗和動物實驗研究作一簡要綜述。$ ~. V! s. X3 [+ v5 ^
2. 1六經病証實質的臨床實驗研究8 T& U) c$ N+ M  ]5 m5 n
1.太陽病証。董氏通過對92例寒熱証患者及26例正常人冷水浴前后的指端皮溫觀察后發現:太陽表寒証与里寒証對比其浴前溫度、浴后溫度均較高,复溫時間也較快,兩者對比均具有統計學意義[21]。伊藤氏通過研究發現蓄水証是由于血漿滲透壓調置點下降所致,五苓散的主要最用主要作用就是使下降的血漿滲透壓調置點上調,故對於正常人其利尿作用并不明顯[22]。有學者對蓄血証研究証實,該証也具有一定的客觀物質基礎,本証患者血液粘度比健康人顯著增高,人白細胞抗原一B5三(HLA-B5)具有增加趨勢(X2=8.12), B40出現頻率有減低趨向(X=11. 57)。以Rohrer指數為指標,其体型多分布于I型和II型(鈴木分型),其上腹角較正常二人為大[23]。有學者采用向胃腔注入空气誘發奔豚病,結果發現血中儿茶酚胺增加是該病發作的特征[24]。
  V1 l3 W, \) M2.少陽病証。日本學者有地滋,用針橫向淺刺肝炎患上者胸脅苦滿部位的真皮、皮下結締組織,可以取出膠原纖維束,說明該處發生了纖維樣變,而且發現所取出的血液、淋巴液和組織液与對側的正常部位不同,了因而認為胸脅苦滿乃局部結締組織炎所致[25]。聶氏)發現胸脅苦滿患者肝外膽管輕度擴張,与相應的門靜脈比值增大[26]。杜氏則發現胸脅苦滿患者,其膽經電之阻顯著低于無胸脅苦滿者[27]。5 C% @7 _9 U  h* F6 V4 H: x
3.陽明病証。有學者通:過對陽明病証的研究証實:陽明病腑証之体溫、微循環積分、高切變速率下的全血粘度、低切變速率下的三全血粘度和血漿粘度、白細胞總數等指標,均較陽明經証增高,提示經、腑証各具不同的客觀指標[28]。周:氏應用覺試驗測定了陽明腑實証与非陽明腑實証患!者血中內毒素的含量,結果發現前者較后者顯著為高[29]。
/ e% P( j; H6 f; J, o4.太陰病証。楊氏通過對流行性出血熱的臨床觀察發現太陽病患者甲皺微循環的動脈端与靜脈端均呈輕度收縮相,水電解質平衡失調,認為太陰病証 具有一定的客觀物質基礎[30]。
5 q3 \; {5 t6 Z" S. k0 K0 ^5.少陰病証。少陰病以心腎陽虛為主,也可見陰虛火旺之少陰熱化証。有學者通過各种慢性病的研究表明,心腎陽虛者神經功能處于异常抑制狀態.副交感神經緊張度處于上升、心輸出量降低、血壓下降、循環血量不足[37]。沈氏等研究表明腎陽虛証存在腎上腺皮質軸功能紊亂,在不同靶腺軸也存在不同環節的不同程度的功能紊亂[32]。腎陽虛患者也可出現血膽鹼脂 及尿3-甲氨基-4-經苦杏仁酸(VMA)降低,冷壓試驗血管反射机能低下,紅細胞糖酵解作用減慢,体液及細胞免疫功能低下等[33-36],且微血管數明顯減少,微血管口徑明顯縮小,管拌數目開放減少[37],伴尿17羚低下者,其微循環速度減慢[38],環磷酸腺普/環磷酸鳥普(CAMP/ CGMP)比值下降[39],血流動力學障礙,反射性交感-腎上腺素能系統興奮,腎臟排鈉水功能障礙[[40]。陰虛火旺之少陰熱化証患者,可見尿儿茶酚胺(CA)高,細胞免疫功能低下,全血比黏度和紅細胞壓積增高,微循環障礙,CAMP多呈增高趨勢,微量元素含量异常,內分泌功能紊亂等病理變化[42]。: ]( F5 d& N. E- O0 Q
6.厥陰病証。厥陰病之厥証有寒熱之分,有學者認為:寒厥是能量代謝降低和/或不能正常進行氧化磷酸化所致。熱厥可能与內毒素有關,一方面作為解聯劑,析离氧化磷酸化,使熱能放出過多產生內熱;另一方面又收縮微小血管,熱量不能正常地散發于体表而表現為外寒[43]。日本學者對厥陰病篇中的血虛寒凝証研究証實:患者血液流變學等多項指標均有明顯异常,提示血虛寒凝有其一定的客觀物質基礎[44]。(未完待續)" }# \) f' D' s0 ?
參考文獻
4 s3 o  g# \! M1番福安&#8231;從《傷寒論)六經主証的病理基拙看六徑与胜側經絡問的關來&#8231;中醫雜志,1981,(4):64 D- r4 l5 c+ w+ o* [
2吳潤秋&#8231;《傷寒論》三陰三陽之我見&#8231;中醫雜志,1981 (6):3
& b# k' g! w, J7 O  J- _3部印抑&#8231;論傷寒六徑是肚俯經絡气化的有机結合&#8231;中醫雜志,1982,<3):44 B9 D' q, }+ K! l
4那子充&#8231;《傷寒論》証治實質探討&#8231;成都中醫學院學報 1979,(1):26
7 F: W" I' i9 M% e9 h! y4 U3 h5任應秋&#8231;傷寒論証治類論&#8231;北京:科技衛生出版牡,195 .3% x4 m  w) n2 U
6楊麥青&#8231;對《傷寒論》中病証規范的自議&#8231;中國醫藥學報.1990,16(5):10
& u) Z8 S. J% g) S7奮選甫&#8231;六經實質与六經病&#8231;吉林中醫藥,1996,(1):4:+ `$ C" z# `- F1 |
8趙紹夫&#8231;試論《傷寒論》六經當為六病&#8231;新中醫,1979 (4):129 ?5 i) C7 `' ~9 q2 q
9姜春華&#8231;《傷寒論,六經若干問題&#8231;上海中醫藥雜志 1962,15) D% m3 _9 n  @3 g$ G0 v
10鄧玉梅,王育文&#8231;《傷寒論》三陰三陽辨証概要&#8231;長春中醫學院學報,1996,(1?):14 O6 G0 V! ]2 Y+ c  t3 M# O5 O- k
11瞿岳云&#8231;略談《傷寒論》之研究&#8231;遼宁中醫雜志(理論專輯增刊),1981,31& ^( u4 w4 D3 r# Q. d$ C
12去美中&#8231;試論辨証論治和時問空問&#8231;上海中醫藥雜志1978,复刊號,14
- }- n. P" X/ m1 f0 {! J; R5 }8 J13時振聲&#8231;《傷寒論》的六經与六經病&#8231;河南中醫,1981(4):1% D+ s( y) ?1 G, K' m4 W+ V
14章次公&#8231;張仲景在醫學上的成就&#8231;中醫雜志,1981 (4):1# P- Q: w8 V, M, h; g7 l
15黃文東&#8231;對《傷寒論》的六經辨証与治法的体會和意見&#8231;上海中醫雜志,1995,(11):24
* u" L; \* W+ p: x0 X16王慎軒&#8231;從巴甫洛夫學說來研究張仲景《傷寒論》的六經証治法則&#8231;上海中醫藥雜志,1955,(7):16
% |9 w' o( B  e17朱式炙&#8231;中醫辨証施治規律探討&#8231;中醫雜志,1958l(3) :156
1 v2 V& z4 d" |: ?5 ]6 U% Y2 J$ O18孫澤先&#8231;六經探索《傷寒論》的哲學論据及与“應激學說”的聯系&#8231;遼宁中醫,1978,(2):1
6 g% N7 X, ~8 M7 P7 Q$ ^7 g/ @0 }. M19楊培沖&#8231;運用電腦對《傷寒論》辨証論治思想体系的驗証&#8231;湖北中醫雜志,1987,(3):1
6 n* f7 [# k- C) i. I1 h20孟慶云&#8231;從控制論模型識別探討《傷寒論》六經含義&#8231;陝西中醫,1980,(5):1
0 d- P/ N) l, j4 M  ?- g, A8 r21黃子亮&#8231;寒、熱証与指端皮膚溫度的關係&#8231;北京中醫學院學報,1985,8(4):32
/ S2 E# {" R; l6 a22伊耳鑫紀&#8231;五苓散証的生理病理&#8231;國外醫學&#8231;中醫中藥分冊,1988,10(4):4
. R" ]9 A, e* l9 B/ D23有地滋&#8231;漢方方劑桃核承气湯适應証組的HLA杭原&#8231;國外醫學,中醫分冊,1983,(2):21
6 Y. W0 A  C( P+ k9 G24寺澤捷年&#8231;關于奔豚气病的研究&#8231;國外醫學&#8231;中醫中藥分冊,1988,10(4):4
3 Y# D& N* U$ h25有地滋&#8231;胸脅苦滿的現代醫學探討—問葉系統炎症現象&#8231;國外醫學&#8231;中醫中藥分冊,1981,(4):7
; ]9 r! u6 Y/ h6 v$ `9 l; h26聶風棋&#8231;實時超聲探討胸脅苦滿用小柴胡湯的臨床觀察&#8231;中西醫結合雜志,1986,(7):419
% r2 x( u) H% I' ?. S# `% b% Y% V27杜麗&#8231;胸脅苦滿証象經絡電圖研究&#8231;湖北中醫學院 醫學碩士論文,1996( T1 F! X5 g, f+ v
28徐應扜,李躍英,序大忠等&#8231;陽明病經腑証候的實臉研究&#8231;四川中醫,1987,(3):7) A( f/ r" y- e- _( [9 e7 [
29周俊元&#8231;陽明腑實証細菌內毒素的測定及其意義&#8231;全國第三屆中西醫結合急症學術會議資料匯編,1988
% B6 I( Q* s* _; o30楊麥青&#8231;《傷寒論》現代臨床研究&#8231;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1992&#8231;214
$ Z( U/ ^2 U* O6 W2 J" n4 z31徐上林&#8231;對“寒熱雇實”實質的初步探討&#8231;廣東中醫, 1962,(5):3
9 U, |, h" f3 h. |% _32沈泊尹,王文建,陳響中子&#8231;腎陽成証的下丘腦—垂体—甲狀腺、性腺、腎上腺皮質軸功能的對比觀察&#8231;醫學研究通訊,1983,(10):21/ e( n4 _6 ^" N* J+ X
33戴岐&#8231;虛証研究近況及我見&#8231;山東中醫雜志,1981, (2) :80( D# A) b: d  ^! F! f" l% g
34何開玲&#8231;腎虛疾病中能量代謝的研究。中華內科雜志,1964,12(4):310+ ]; h# S9 ^4 e4 h
35廣州醫學院附院新醫科&#8231;腎虛型慢性支气管炎与免疫&#8231;新醫藥學雜志,1974.(12):2
) o- F+ v/ ~0 [+ C5 \36廣州醫學院附院新醫科&#8231;腎虛型慢性支气管炎与免疫&#8231;新醫藥學雜志,1975,(11):13
* K  `: g9 f  A' b" d37上海第一醫學院臟象專題研究組、哮喘慢支組&#8231;補腎法防治慢性支气管炎&#8231;新醫藥學雜志,1976,(4):20
& f: f- m+ }* |" A/ L+ m( V38王鴻。腎虛患者甲皺徽循環改變的觀察与探討&#8231;中醫雜誌,1980,21(9):31
9 `# E# d* A: ^/ u' ]39鄺安望,龔蘭生,丁霆&#8231;急性心肌梗塞及其与血漿環核等酸、性激素的關系&#8231;中西醫結合雜志,1983.3(3):149
( ]3 ~7 C0 U. m0 ^$ N40金紅衛&#8231;《傷寒論》有關心衰的証治和立体動態強心假說&#8231;山東中醫學院學報。1980.(2):4- ]. {8 Q' \0 E9 x
41上海中醫學院生化教研組、中基教研紐&#8231;陰虛火旺与腎上腺皮質、髓質激素關系探討&#8231;上海中醫藥雜誌.1979.(5) :83 G# F! O* F/ Z: X' b$ x6 q
42載維理&#8231;陰虛証的研究進展&#8231;中醫雜志,1983,(5):69( F. Z, U( B; K$ Q- D
43李恩。有關厥証机理的探討&#8231;新中醫.1981,(6):15
" e8 B6 o/ G' s7 R% t% C; M44小林語&#8231;藥物對血液黏度的影響—當歸四逆加吳茱萸改善末梢循環的效果&#8231;新藥臨床,1982.(5):12
, i/ x- o. Z) p, C+ \! u9 n; `/ S" t
國醫論壇1997年第12卷第5期(總65期)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1: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渡舟教授谈《伤寒论》与经络

关于《伤寒论》的经络大家有些问题。到底经络是有还是没有啊?现在学术界有争论,有的说有,有的说没有,也有的公然写文章叫《六经非经论》,认为六经是有的,但不是经络。所以我今天主要讲经络这个问题。 + l$ z; z: y, `# _ 经络的问题,不是《伤寒论》单有的问题,那是中医的基础理论,学内科的要学经络,学外科的要学经络,学妇科的要学经络,学儿科的也要学经络。我十几岁作学徒,跟着老师学医,老师开头就给我们讲经络,他说这就是基础。所以说经络并不是《伤寒论》所独有的,凡是学中医的,为了给以后的学术打下很好的基础,首先得先学好经络。"手太阴肺中焦生,下络大肠出贲门,上膈属肺从肺系,横出腋下中行……"就得背这个,念这个。如果有人提出来经络学说在中医上没有实用意义,可以叫它退出了,那就不只《伤寒论》的经络方面给废除了,所有的中医学基础都给废除了,这个关系是很大的。《内经》中有脏腑经络,讲脏腑就得讲经络,中医的整体观、辨证观,都得用经络学说加以说明。如果把经络给废了,"六经非经"了,那中医的理论-中医的整体观,一分为二、分阴分阳的辨证法,六经为体、八纲为用,体用的关系,不就都废了吗? $ M1 i' \# O# Q( p' O # b5 b0 t/ e1 ~! g7 L# m我曾经写过一篇有关经络的文章,在中医学院发表了,无形之中就出现了对立面,有一些议论,说我凭老资格。经络是有的!不光因为我是搞伤寒的,那是中国医药学的基础理论,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伤寒论》也是中医学,当然就得取法于经络学说了,怎么能说是"六经非经"呢?好,一句话把所有中医的基础理论、脏腑经络都给废掉了,那将来脏腑还能建立关系吗?脏腑得有经络,没有经络,脏腑就是死东西了,有经络才能活呀!要懂得这个道理,就得要求对中医有所体会,得有点入木三分的功夫,才能知道它的利害关系。否则的话,思想简单,图省事,认为经络就这么一条线,解剖学也看不出来,从哪儿到哪儿谁知道,他也不往细里去研究,就一哄而起,又一哄而散,这是不行的!"医之始,本岐黄",脏腑经络是基础,你不是要学中医吗,就得学这个,不学这个怎么叫中医?同学们可能要问我了,刘老您这话说得太武断了,那还非学不可?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临床上来了病人叫你看,要辨证,辨证里头就有经络辨证,要是没有经络了,怎么去辨?4 v. E6 q3 x3 p7 G ( X% }2 |7 D8 [0 y' {- v% f' a有一年我去大同,正值暑假,住在宾馆里,他那儿管后勤的部长姓张,听说是北京中医学院来了老教授,就找我来看病了。我一见他就觉得纳闷:这位张部长穿着老式的凉鞋,可前边一大条都被剪掉了,露出个大趾在外面,通红锃亮,又不敢碰,很疼。他说:"您看我连凉鞋都不敢穿了,疼得厉害。西医叫它丹毒,越到晚上疼得越厉害。"我一看,大脚趾,正是大敦穴。号号脉吧,脉弦而滑,弦为肝脉,滑是热象。大、浮、数、滑主阳,阳主热。大趾上有三根毛,是大敦穴的位置,"厥阴足脉肝所终,大趾之端毛际丛"。那地方有毛,古人就看出来了,还看清了有三根,你说古人的眼睛是不是比咱们看得都清楚,咱们还天天戴着眼镜,看东西都看不清。我就给他开了个方,"龙胆泻肝汤"加上十四克地丁、十四克公英。"湿热毒火,首遇肝经"。张部长问我:"刘老,这到底是什么病,是丹毒吗?"我说:"这叫'大趾发'。大趾,就是大脚趾,发呢,你看你这个又红又肿,发了。"七副"龙胆泻肝汤",他晚上就能睡觉了,不疼了。你说这经络在临床是不是管用啊。"龙胆泻肝汤"加公英、地丁,清热解毒,肝经的火毒一清,不就见好了吗? 7 B# @" G3 R2 f# L再说一个例子,是后背疼、脖子疼的。在临床,现在这种病很多,尤其是妇女,脖子疼,来医院一看就是颈椎病,治又治不好。这个病,我们用《伤寒论》太阳经病来辨证。"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就指出了"头项强痛"了。那么足太阳膀胱经它走在什么地方呢?脖子。所以古人注解《伤寒论》说:"项,为太阳之专位;头,为三阳之通位。"头痛有少阳病因、阳明病因、太阳病因,所以头是"通位"。脖子痛,这个就是太阳经的病,所以是"专位"。该怎么办呢?我想大家都知道,有汗的用桂枝加葛根汤,无汗的用桂枝加麻黄加葛根汤。葛根是治脖子疼的神药,很有效,一吃就好。记住,这是指中央一带,脖子甚至到后背都管用。但是,如果你说后背、脖子疼,两边到肩胛也疼,这样再用以前的方子就不管用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两侧属少阳。太阳行于后,阳明行于前,少阳行于侧,要用小柴胡汤。跟我实习的学生知道,我治后背和肩胛痛,好用柴胡桂枝汤,小柴胡汤加上桂枝、白芍,吃了就好。你看怪不怪,加上柴胡就管两肩,不加就不行,这就是经络,经络辨证嘛,没有这个怎么行呢?3 i p8 H6 {6 a 4 }% \6 t2 ]! P 再举一个例子,有一位妇女来看病,一来就见她满脸的怨气:"我都吃了那么多药了,怎么就不见好呢?我不怕花钱,您给我弄点好药。"她得的就是西医说的三叉神经痛,也不是多么重,可怎么也治不好。病人来找我,我说:"你说一说到底怎么个疼法?"她就说后头痛、偏头痛,到肩膀头儿再往下一点,就是耳角的上面一点往下来,这里痛。我一看,就用基础医学和经络学说辨证,这叫三阳经结气。脉象浮弦,稍微有点滑,我就给这个病人开了柴葛解肌汤,柴胡、葛根,还有点羌活、防风,三经风邪一起治,"柴葛解肌三阳病,头痛发热还不眠"。吃了药,病就减轻了,女同志也破涕为笑:"老大夫,我就吃您的药见效,不疼了。"所以说学经络这个事儿,不是一个一般的问题,可以说是中医学的一个伟大的组成部分。我带研究生的时候,有人腿疼来看病,我给他辨证,首先要辨经络,不辨经络怎么能下药开方呢?一条腿有左侧、右侧、前方、后方,有阴经、阳经,就要用经络给划一划。这人腿疼,晚上疼得都哭,我就问他:"你把腿搁在凳子上,给我指一指哪个地方疼啊?"他说就是大腿外侧。外侧都属阳,内侧都属阴。外侧少阳经痛,我说:"你这里面经脉不通。""足脉少阳胆之经,始从两目锐眦生,抵头循角下耳后,脑空风池次第行。"正好行于大腿外侧。疼是因为少阳经的气火、相火被风寒凝滞了。然后我就给他开了张药方,有双花、陈皮、赤芍、穿山甲,吃了就好了。 : \/ O! e1 b. f6 ]3 U6 K! q) D1 q! I$ |/ F7 e' Q* g 这些例子多了,不可胜数,所以我跟同学们说这个道理,经络学说是中医伟大的组成部分,有了经络学说,脏腑学说就活了,要不,脏腑怎么结合呢?太阳膀胱经,肾与膀胱相表里,它是一个表一个里,一阴一阳,它们是怎么结合的呢?我们说是有机的结合,不是生搬硬套的结合,也不是强加的结合,是内在的、有机的结合,这个有机结合就是经络。足太阳膀胱经到肾,肾的经络到膀胱,所以它们才能结合。气是相通的,肾与膀胱相表里,要没有经络学说了,把它一脚踢到门外,那肾与膀胱怎么办呢?怎么结合呢?为什么膀胱病变成少阴病了呢?为什么肾病可以出现膀胱病呢?没有经络了,就没有了一个传导的、联系的、互为影响的、物质的东西,那就不是中医的理论了。你看太阳病变有很多,用栀子豉汤、四逆汤来治,用热药来治,因为他已经发现了太阳与少阴的理论,实在太阳,虚在少阴,肾阳不足出现了少阴证。在临床上,给老年人、体虚的人看病,头疼、发热,体温三十九摄氏度,这时病在太阳,浑身疼,得按阳经来治,肯定好。感冒头疼,脉不浮了,变迟了,总想睡觉,打不起精神来,一摸,手脚发凉,这是病由太阳转入少阴了,叫少阴伤寒。怎么办?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附子甘草汤,就是一方面用麻黄来发散寒邪,一方面用附子温理少阴阳气,驱邪培本,两方面来治,才能取得效果。所以说经络学说是脏腑学说的一个必然的辅助理论。4 m. q: P4 X! t# j ( Z: K( `7 L$ e1 C再说说《伤寒论》这部书,它分外科、内科、妇科、儿科,着重于讲理,理法方药嘛,它的理论性很高。所以张仲景书中有几个重点要掌握的,一个是辨证论治。学《伤寒论》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学《伤寒论》?除了辨证论治,还有没有了呢?到这儿就停止了吗?不知道的话,就困难了。这第二个就是辨证知机。辨证论治是讲处百病的,很多疾病,我凭辨证论治就能治好。辨证知机,通过辨证知道病机。机者,事物之先兆也,是事物刚发生,表露在外有那么一点痕迹,这一点情况抓住了,我就知道它如何如何。辨证知机者,决死生也。当大夫看病,不能忙活了半天的辨证论治,刚一出门病人就死了,那是你这大夫没医术。为什么张仲景《伤寒论》序开头就说:"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张仲景就是告诉你《伤寒论》不完全是讲辨证论治的,那辨证知机也是奥妙的,现在不研究这个行吗?好,辨证论治是讲六经的,辨证知机是讲五脏的,记住了,这是口传。见什么证,见什么脉,然后按五行生克之理,琢磨这病有没有危险,什么时候会出现危险。一次有一个姓郑的人,儿子出麻疹转成肺炎了,叫我去看。我到那一看,这孩子喘得厉害,见绝证了,所以我拿了包就走。姓郑的出来问我用什么药治,我说不用用药了,危险就在眼前。什么样子呢?这孩子喘如鱼口不能闭,肺气绝也,五脏里的肺,所以决死生。治伤寒杂病,辨证知机在于五脏,辨证论治在于六经,这要分开了。所以在《伤寒论》里要学辨证知机,就得看他的平脉篇、辨脉篇。春脉弦,如果不弦了,没有胃气了,就危险了。+ y6 n: M3 r0 e8 t+ H1 V $ T& z3 G; f/ x$ `- b《伤寒论》是一部上知天、下知地,无所不包的伟大著作,能小中见大,所以我写文章,对张仲景的《伤寒论》有那么一句话:"于一毛端现宝王刹。"宝王刹就是佛庙,出现在毛端上,小中有大。他这种境界怎么达到的呢?他用的是经络学说。经络的功用是能产生联系,经络之间互相联系,你连着我,我连着你,连成一片,连成一体。手太阴下络大肠,就联系到大肠。总而言之,五脏六腑由经络来联系,这样,看来孤立的事物就成了有机的客观实体,互相联系,互相影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上临床,就看见有这样的情况,西医没有办法治的病都来看中医,中医就有办法。现代医学、X光、验血,找不出原因,最后找老中医,就能给他治好,因为老中医的联系性广泛,能找出原因。一个人咳嗽,什么法子也治不好,查结核,没有,什么也查不出来,为什么还咳?找中医大夫看,木火刑金,你老爱生气,以后不生气了,病就好了。用海蛤壳20克,青黛10克,泡水喝了就好了。怎么现代医学没研究到海蛤壳能治木火刑金呢?这些道理就是中医的特长。现在,我也带博士生,整天在实验室里研究小耗子,打一针然后得出结论,当然这也是一种科学的方法,但怎么不能好好把木火刑金研究研究,看它是什么道理。 同学们,张仲景他必然得用经络学说,不用经络学说有些问题就不好解释了。什么叫整体观,什么叫辩证法,张仲景他的药本来治阳证的,一下子变成阴证了,尤其是《伤寒论》的三十条:"伤寒脉浮缓,小便利,桂枝汤发汗,得之便觉咽中干,烦躁,吐逆,更饮甘草干姜汤。夜半阳气还,重与芍药甘草汤。"那病机变化之快,治疗方法之多,不用经络学说的广泛归纳是不行的。同时《伤寒论》是以六经为体,八纲为用,表里、阴阳、寒热、虚实的变化二分法,二分法就是由阴阳而来的。阴阳就六经中分阴阳,三阴经,三阳经,一些基础知识都来自经络学说。要是《伤寒论》"六经非经"了,这些道理怎么交代呢?! g/ I y: x; F/ e7 C% h$ C0 C" \ 0 R; [" E9 T) `# ^3 c所以总的来说,我们不能像日本人,在古籍上他们得出结论说《伤寒论》是实践医学。日本朋友对《伤寒论》很推崇,对《黄帝内经》却不重视,说《内经》是思辩,是花言巧语,没什么实际作用。我去日本讲学,他们说《内经》不如张仲景的药方,看病治病,百发百中,《内经》中的经络是哲学的东西,是"思辩",可是他们就不知道这里面有很多是医学的根本。中国重视《内经》,而日本只重视《伤寒论》,这也是一个特点。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2: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從運氣學說的角度論傷寒論中的六經 & q. w0 _' i Q' g4 W+ | / `3 m$ i7 W% W" O- m; J1 O k$ R8 C+ p* \ . D( |; W. z6 j6 {6 j' f7 L) H$ L) t昔人有言:不懂十二經絡,舉手動口便錯,不懂五運六氣,檢遍方書何濟0 U+ t/ P- M- a9 |' f" o " J* Q0 Y* H1 Y: A. l1 A) v o" I$ t! S+ k5 l( j1 x 7 `0 B5 [1 g F5 L8 `: p唐宗海在其傷寒論淺注補正序裡說:竊見中國,皆今人不及古人,西洋則 ' o$ k2 D$ P( f; O6 B8 S# `- K$ [" s3 k" q! s0 i2 _7 V! _ 今人更勝古人,製作之巧,格致之精,實為中國所不及,則其醫學亦當高 ( Z& Q' M8 \1 w: ?! ?9 ~1 P 6 R/ }/ r7 @) ?. h4 ^出於中國,乃於醫院藥房留心咨訪,求其論證,考其方書器具則精妙無比, 9 o. e# d: L, ?: v ) R- J T. p# U: }治法則顢頇異常,始知尚形跡而略氣化,凡五運六氣之神妙,西醫概未能 l- h. g4 s2 i* o 3 O% Y: {, c& a2 @! Y' m 曉於中醫.. D8 `6 n4 {0 ^2 l& B9 @5 | 1 b V/ Z: o+ X$ }( d! b/ q + R/ X( d2 g% K$ \' W. i . f( @/ i8 @6 j6 B# @* @以上兩例說明了運氣學說的重要性,甚至是它在中醫中的重要性 - l, B0 Q0 ]# F 3 q6 d, Z. m& o9 @5 |3 ^' |既然它是如此的重要,又為何不被重視呢???; |- W" x8 `# x, w3 O3 H$ u ; m# T* A' N$ a9 ^2 G 主要有兩個原因: ; A6 u( _2 s/ r1 [& ^( p2 C 4 F+ K/ C) y, m+ a" h( O一 時代背景 ' M( {- F" S$ W: ~- u# H 5 T8 j/ p8 O' d) |; N- S自從進入科學化時代,凡有關五行以及氣化方面的學說一概被視為迷信 2 q& g* h) o2 k2 n+ R* q 4 A2 _( F% R) T: p( H" m不加以探討,不作深入研究. |8 F: h5 C) h1 B) p1 o* z8 E ; f) ^2 T3 u* e1 U不知科學發展的規律是先提假設,再做實驗,再得到結論,奉為定律 2 {- U, g$ t- E/ p9 N- x& G! g" r& d+ F' g. U: W 現在只要隨便翻開一本傷寒論著作,在一開頭談六經時就先否定氣化學7 U$ J& @/ L' K( P* o- f W% t# u( n$ p説的准確性,雖然避免大家走入玄之又玄的巫醫,亦塞斷後學從五運六氣 / t, A+ n0 w& u9 R. \ & ?6 Z# ~5 }1 `% k5 J啟悟之路$ g3 N! ]+ H2 r3 @1 z f 7 s% x8 c; w$ M9 {8 U& p4 @6 a6 g; A7 x$ I% o+ S$ r " h, j/ k" S9 Y. F2 ?+ W$ w" O 二 現代的迷失與誤解 % c _. H9 d0 }2 s$ g% m4 S+ x! B4 p, f4 F( _+ P1 K! m' m! l8 N: _8 Y* v+ h 中醫是說理的,理通則物明,若不掌握源頭,成千成萬的方書,各有悟處,# n; S& r& _, |8 U 7 y) Y# o6 U& H若不知其從何而悟,只懂依樣畫壺蘆,亦是禪宗所說的野狐禪,,難怪近代( y% ]4 e' ~. D7 T( Q& Y* ?3 t 9 _1 i# h- I- r7 u有廢醫存藥之見 . {3 s' j) t2 `6 w5 j8 ~ 0 }, \: V% N0 ^5 i+ Y1 I# m( D8 _+ y! l- B " D ~, {% p% b# o; s5 v五運者即是五行運,即金水木火土$ Z3 K. k3 ~ y3 P) l ) q# c8 m: I m# S" P六氣者即是風 寒 熱 濕 火 燥 ; q$ G" l1 Y0 V# \: \/ E" c5 W+ v" n0 J5 q0 g 陳修園說:六氣之本標中氣不明,不可以讀傷寒論 + L8 _6 n9 n* H* b- G9 `" {5 B. G" Z/ i 所以我们只談六氣這個部份: f- [9 ^# h- n : h; w2 n. T( a* @ 那麼什麼是六氣的本呢? ; {0 D; g- w. {# n" q7 h. q0 o 0 G/ D3 g; V: j' G3 R) T本就是指六種天上的氣 9 F6 h5 g4 d6 T4 y( ` 0 G2 ^" a" X% n9 j2 Q- Z4 G/ R$ }沒錯,我想聰明的各位已經知道是哪六種了. A& H, X( C1 \6 H" f N+ s ' s( K. m; Z( b0 b' r 就是風氣 寒氣 熱氣 濕氣 火氣 燥氣7 m( |. a8 Q' G: N ! u/ c$ n0 F& R6 I / S; j4 p6 H3 ?* Y) d% A 4 h, O* L+ F% A* B* c9 _/ U那什麼是標呢 9 \- y4 c9 N' E4 O8 Y( D; c. v# k! G/ l) s6 c; k! y 就是傷寒論講的六經啦( I9 J; K$ I. w& O7 v9 e. f & q: R( G; k# ~' @0 H \7 g0 S- l 分別是 太陽 少陽 陽明 太陰 少陰 厥陰7 t0 H, S2 `3 f# D & I4 P) z: f* g# C H: r J% R% ]( a& _$ ?! H G7 o1 X {9 Y. l1 x3 H% i5 e; Z: z. ]5 R 那什麼是中氣呢" o) d9 a7 D! i/ o & p' \1 X& Q8 Y 中氣就是指互為表里的陰與陽 # ~+ ^3 Q$ X: V6 p" R , K& e& Z+ D. d. E1 }如和太陰相對的是陽明 ( ?7 L' X& d, b' u- Z) G+ v# P6 m+ }1 p1 k; S% J- l) c7 _! _$ l 厥陰相對的是少陽 8 D! U1 i$ o/ n) U! X ! N+ x: S: c9 M& k) o0 ?少陰相對的是太陽 0 H6 ]+ ]) W1 ~8 @8 A. g- p3 z! @$ r% Y! G# o7 M g+ Q0 [2 ~ 彼此互為對方的中氣; u& o; a9 |- Q" f$ x5 O - c5 v9 Y3 M1 z1 \ V0 N' w+ Q9 z ~, H0 M8 F2 I% U- R+ T ( g( i4 k' M {3 a2 M) S, k: [- P 接下來我们要把標和本搭配起來 3 N) \& ?3 ~0 m* t2 z0 p" J0 r: t& ~! }& f) Q0 d* Y$ X 為了讓各位好背我再用一次上面的圖3 y- f7 X2 U" R! ]- [ 3 V; S& F% ~, m $ L. K9 ?0 v$ b( f + C) A5 X+ c: p `太陰()土相對的是陽明() 3 h4 ^* d( O; d2 |' T : ^! x$ N1 P* b! X: O7 N" U( a厥陰()木相對的是少陽相()7 c- N+ Y9 l' M7 K 9 y) L c4 t) J! x2 D少陰()氣相對的是太陽() : h$ U& w: W; R% L& K9 U9 _8 L" ^+ a j4 h" r ' A0 Q9 }: Q& j0 J& R 2 q8 O v( l7 f N5 u7 A9 s所以陳修園才說太陽為寒水之經 # d+ ]7 Y) j8 Z$ g+ F1 j( p% _% T5 O6 p9 \7 @( r. i/ u" K. ` 這樣只要熟悉上面的表,陳修園就會允許你讀傷寒論了 3 k8 ?) i$ S. ^+ `, ] * P5 D% ?* m3 a% S0 O1 t& M請大家把它記起來吧 : c7 U5 Q# e1 z3 u# W. v) B & \' {2 L1 A: v2 m. U& `# g$ ]& k5 P9 Y) R$ ?4 i n ) u$ v1 s9 x" C8 C4 q" @: k1 K1 S2 Y8 h : V$ I9 N4 a1 K 接下來補充一下中西結合的概念 " x0 B- W+ U! Y, Q% ^7 V# \0 C* X' z# ] 在近代黃竹斋的<傷寒雜病論會通>里講到 ^+ F# S' u( R, y; m4 U 0 M; r2 }4 L$ H6 p' d太陽是身體表部軀殼的術語 ; m1 t& o. T3 h/ \. J( G+ Y7 ]* y8 f- X* R m 陽明是軀殼之內,水谷道路,始於口而終於二陰,六府部位的術語 . K8 R2 z% U7 ^$ R, R1 J; e% [. ]. _6 j" A% L 少陽是軀殼之內,腸胃之外,五臟膜原,三焦部位的術語+ I& m- f6 l/ @ $ p5 L2 U* l7 ~! T: k; ^太陰是榮養系統之術語,其氣則榮衛,津液 其質則肌肉 脂膏 - M7 d! x* A3 C* {: D }, b: h 皆其所屬6 G" M' f$ @* Q" u, W% O# i! n $ e0 z! I% D8 R5 Z: }" ]& d少陰是血脈循環系統之術語,五臟皆其機官,經絡毛脈皆其所屬 5 Q3 H; o$ j$ r8 t, g& U; o4 x7 j 厥陰是精神系統之術語,腦髓是其中樞, 志意是其妙用,而主宰1 g9 @# W; p& h1 B( I# N ) D3 s) E# R; y( @: r全体知覺運動之機官4 J) d1 i0 d3 \& v$ T) { # d/ K* I/ U/ Q2 C5 ?% C6 ~1 ?! S# |這樣全身都講到了,以後如果知道是西醫的啥病,也可以在六經中 4 t+ K& [6 {# M3 \ W ' B* r0 y+ d6 w' u( F5 a找到其歸屬,當然運用之妙,存乎各人 7 M9 n6 B }% ?# P. {2 e 0 s, n8 l: l0 `% C! p( i8 e- I6 q* o2 l4 s6 t/ V 6 y! ?3 L& d& \4 P8 h至於開 闔 樞 " ?8 a' ]8 \* C0 v% w 8 q7 g, e; `) @6 R# p$ U不知道大家把表背熟了沒,再用一次/ y" g0 W/ k1 R/ s2 |; g0 F 5 N# Z. Y7 _6 n1 i/ |( u- g 太陰()土 主開 相對的是陽明()金 主闔 & M: X' W3 f5 o; g* R) `- N0 \; `2 F4 e% Z 厥陰()木 主闔 相對的是少陽相() 主樞 P6 o6 b2 M2 l8 N8 K+ ^/ Q) B; A5 p0 J 少陰()氣 主樞 相對的是太陽()水 主開 3 H! @. N- B7 |4 [6 |4 V* w" G; `, ]9 r% K 4 ~) I( R- a, a) R+ Y) w6 X ? 9 D- Z$ U5 g% A% C% T9 N* Q 至於為何會是這樣就請大家自己想了% A7 ?2 k$ Y" o * B% E( I2 [: p# A: R' v6 ~ 因為開闔樞的運用不是很大 只是順便一提) B! _: w0 P) b3 ~+ h ! |4 `. d& y) `3 ^ c4 z 5 u3 }9 N' R3 i - p% j, a8 w0 m不知道學到這裡大家還有興趣往下學嗎??? 4 ]. Y, ^+ e$ Z7 L: F" v & [! {1 _2 |* e6 F4 l! K如果覺得夠了就不要往下看了6 f. @, Q% d- r5 ` q ) g; I: ~& X* Q/ T+ X; R' q# ~因為劉老(劉渡舟)說下面的不是絕對的 0 y: N" C5 ?. }/ [8 t1 b - J( }4 S. e# i( R X* u運用要看個人 ; F% D5 q6 Z( d4 [, G" u3 O8 F4 W9 W7 k/ j8 Q& L 內經的至真要大論說:氣有從本者,有從標本者,有不從標本者% h4 J: S9 c0 R; y c % `& M- ]/ `- U, c再用一次圖 配屬分別為下 W8 H7 C/ I1 A* h % _4 U' M' p) Z; Y5 R 里 太陰()土 從本 表 相對的是陽明()金 從乎中+ [/ f' Q2 U a" T7 D$ x , }2 Z6 h$ @9 N. {; ~厥陰()木 從乎中 相對的是少陽相() 從本* D: _- U3 k, O5 o g: e6 _/ G 3 H- u. G! @+ {; ]' v K少陰()氣 從本從標 相對的是太陽()水 從本從標 & h8 }' _& m. ^8 w# B 2 P: N& ^0 {. q5 G& y* l$ o 1 Q$ U. @ q; U7 Z! N% E' D" d5 v* x, o8 a5 b- u 其中的從乎中 ,指的是要看其表里相對的配屬( X# s0 s. s6 H7 i' J ! I3 C9 @3 b4 U% x( p 也就是說,治厥陰病要注意到少陽 + W: l9 A; V. m ) n U/ T6 c; w/ r2 `, h$ e5 [治陽明病要注意到太陰 3 d h2 U3 G) k* p+ z* C . A# j; e: ~5 U) n" e# S/ B , P/ X e; ?% ^ B* n8 V( N, ?3 `+ a; o4 B 其實也就是說,要注意相互間的關係 6 _" d8 j8 y! u ! L* G8 F8 |! t- n5 @<靈樞>衛氣篇說:能知六經之標本者,可以無惑于天下- G( u5 I. ]8 U+ o/ X2 r% b9 | ' U+ n' V! ^ Z8 w1 ]) e( N) d' ^ 六經辨證中大家可以看到也有五行在裡面 4 F$ Q7 B5 `$ H! s1 N. C4 Z2 y8 m 9 K9 z5 Z7 N2 a) L$ \六經不只是單純的配屬十二經絡 4 _4 l7 s, m8 I" d/ w' h1 v; p, S# e; S0 M3 A3 r: [ 其額外的含意要大家多運用與思索才會有所得 . o- z* b( {5 Z4 q+ e Q1 l" z% m+ s: N% j( | 希望大家除了臟府辨證外還能多揣摩六經辨證: Q* y" A0 b/ h. D# m# {% n , n( @, m# w& _: f" n O8 v; r若要深入研究請參考& ?, X9 A% c, w# [) h# t* e " L- ~0 s/ X1 x8 w$ u張志聰 陳修園 唐宗海 還有 陸九芝 張景岳的書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2: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六经辨证实即八纲辨证--胡稀恕

第1条 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 v, i. S% J; U$ C( { 注解:太阳病,即表阳证,它是以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等一系列的证侯为特征的,既是说,无论什么病,若见有以上一系列的证侯者,既可确断为太阳病。 4 I& ^/ Q3 E( w9 t; _1 c* s/ P  按:这里应当注意到,太阳病的提纲是以临床证侯为据,不是以经络走向、分布为据,更与肺主之表无关。5 v' M4 c# g7 ]2 r) e" r7 Q( ~& q 第180条 阳明之为病,胃家实是也。1 x" x2 Y) a [. O   注解:阳明病,即里阳证。胃家实,指病邪充实与肠胃之里,按之硬满而有抵抗和压痛的意思。胃家实为阳明病的特征,故凡病胃家实者,即可确诊为阳明病。# S+ y' R1 q" F& K9 d   按:阳明病也是以证候为提纲,不是以经络为提纲。更突出的是,提纲强调胃家实,而脏腑经络的阳明病要包括胃家虚、胃家实等。 / a' z$ E6 X# }" `第263条 少阳病之为病,口苦、咽干、目眩也。 5 x1 f) m4 ]$ r, [, F3 K" A- H  注解:少阳病,即半表半里的阳证,它上以口苦、咽干、目眩等一系列证候为特征的,凡病见此特征者,即可确诊为少阳病。5 Y5 s4 J% L) c( k$ W3 y2 ` K/ _( O5 `6 Y   按:口苦、咽干、目眩,可是肝胆病的部分症状,但做为半表半里阳证,它有广泛的概括意义,咽炎、肺炎、肠胃炎等急慢性病常出现此类证侯。 # V# V+ _% Y9 s第273条 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若下之,必胸下结硬。! b: O) ]- O l2 m- X; P/ X( k! y   注解:太阴病,即里阴证。它是以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等一系列的证侯为特征的,凡病见此特征者,即可确断为太阴病。此腹满为虚满,与阳明病的胃家实满有别,若误为实满而下之,则必致胸下结硬之变。' v! A- X# n$ m+ y 第281条 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也。4 B; d; l" D7 y; a   注解:少阴病,即表阴证。这是对照太阳病说的,意思是说,若太阳病而脉微细,并其人但欲寐者,即可确断为少阴病。 0 L/ T5 q# S7 b6 e( W1 O第326条 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痛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下之利不止。 5 ?5 V1 v/ H, E q& m% c  注解:厥阴病,即半表半里阴证。它是以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痛热,饥而不欲食,食则吐蛔等一系列特征的,凡病见此特征者,即可确断为厥阴病。半表半里证不可下,尤其是阴证更不可下,若不慎而误下之,则必致下利不止之祸。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2: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伤寒论》与经络 刘渡舟 / p' G! y/ z- y% \6 Z6 x- n! n3 ^, i  李笑宇同学搞的刊物和“沙龙”是很好的,一个青年学子能够在学术上瞪起眼睛,能够努力,能够奋斗,这种精神是可贵的。青年是什么?是热血!有这样一股热血,他就能奋斗,他就能前进,他就能破除困难,赢得胜利,所以我很器重他,也很器重诸位同学,我看到了中医的曙光!中医上下五千年,历史悠久,怎么现在才看到曙光呢?这是由于现在的中医有一点问题,这也是在前进中的一些问题。所以中医的东山再起、兴旺发达是件不容易的事,需要依赖中医界的青年们、朋友们的共同努力,否则,中医就要萎缩了,不仅得不到发展,甚至还有被淘汰的危险。   我研究了同学们的一些意见,关于《伤寒论》的经络大家有些问题。到底经络是有还是没有啊?现在学术界有争论,有的说有,有的说没有,也有的公然写文章叫《六经非经论》,认为六经是有的,但不是经络。同学们想让我给说一说,所以我今天主要讲经络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提得很好!经络的问题,不是《伤寒论》单有的问题,那是中医的基础理论,学内科的要学经络,学外科的要学经络,学妇科的要学经络,学儿科的也要学经络。我十几岁作学徒,跟着老师学医,老师开头就给我们讲经络,他说这就是基础。所以说经络并不是《伤寒论》所独有的,凡是学中医的,为了给以后的学术打下很好的基础,首先得先学好经络。“手太阴肺中焦生,下络大肠出贲门,上膈属肺从肺系,横出腋下……”就得背这个、念这个。如果有人提出来经络学说在中医上没有实用意义,可以叫它退出了,那就不只《伤寒论》的经络方面给废除了,所有的中医学基础都给废除了,这个关系是很大的。《内经》中有脏腑经络,讲脏腑就得讲经络,中医的整体观、辨证观,都得用经络学说加以说明。如果把经络给废了,“六经非经”了,那中医的理论——中医的整体观,一分为二、分阴分阳的辨证法,六经为体、八纲为用,体用的关系,不就都废了吗?   我曾经写过一篇有关经络的文章,在中医学院发表了,无形之中就出现了对立面,有一些议论,说我凭老资格。经络是有的!不光因为我是搞伤寒的,那是中国医药学的基础理论,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伤寒论》也是中医学,当然就得取法于经络学说了,怎么能说是“六经非经”呢?好,一句话把所有中医的基础理论、脏腑经络都给废掉了,那将来脏腑还能建立关系吗?脏腑得有经络,没有经络,脏腑就是死东西了,有经络才能活呀!要懂得这个道理,就得要求对中医有所体会,得有点入木三分的功夫,才能知道它的利害关系。否则的话,思想简单,图省事,认为经络就这么一条线,解剖学也看不出来,从哪儿到哪儿谁知道,他也不往细里去研究,就一哄而起,又一哄而散,这是不行的!“医之始,本岐黄”,脏腑经络是基础,你不是要学中医吗,就得学这个,不学这个怎么叫中医?同学们可能要问我了,刘老您这话说得太武断了,那还非学不可?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临床上来了病人叫你看,要辨证,辨证里头就有经络辨证,要是没有经络了,怎么去辨?   有一年我去大同,正值暑假,住在宾馆里,他那儿管后勤的部长姓张,听说是北京中医学院来了老教授,就找我来看病了。我一见他就觉得纳闷:这位张部长穿着老式的凉鞋,可前边一大条都被剪掉了,露出个大趾在外面,通红锃亮,又不敢碰,很疼。他说:“您看我连凉鞋都不敢穿了,疼得厉害。西医叫它丹毒,越到晚上疼得越厉害。”我一看,大脚趾,正是大敦穴。号号脉吧,脉弦而滑,弦为肝脉,滑是热象。大、浮、数、滑主阳,阳主热。大趾上有三根毛,是大敦穴的位置,“厥阴足脉肝所终,大趾之端毛际丛”。那地方有毛,古人就看出来了,还看清了有三根,你说古人的眼睛是不是比咱们看得都清楚,咱们还天天戴着眼镜,看东西都看不清。我就给他开了个方,龙胆泻肝汤加上十四克地丁、十四克公英,“湿热毒火,首遇肝经”。张部长问我:“刘老,这到底是什么病,是丹毒吗?”我说:“这叫‘大趾发’。大趾,就是大脚趾,发呢,你看你这个又红又肿,发了” 。七付龙胆泻肝汤,他晚上就能睡觉了,不疼了。你说这经络在临床是不是管用啊。龙胆泻肝汤加公英、地丁,清热解毒,肝经的火毒一清,不就见好了吗?   再说一个例子,是后背疼、脖子疼的。在临床,现在这种病很多,尤其是妇女,脖子疼,来医院一看就是颈椎病,治又治不好。这个病,我们用《伤寒论》太阳经病来辨证。“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就指出了“头项强痛”了。那么足太阳膀胱经它走在什么地方呢?脖子。所以古人注解《伤寒论》说:“项,为太阳之专位;头,为三阳之通位。”头痛有少阳病因、阳明病因、太阳病因,所以头是“通位”。脖子痛,这个就是太阳经的病,所以是“专位”。该怎么办呢?我想大家都知道,有汗的用桂枝加葛根汤,无汗的用桂枝加麻黄加葛根汤。葛根是治脖子疼的神药,很有效,一吃就好。记住,这是指中央一带,脖子甚至到后背都管用。但是,如果你说后背、脖子疼,两边到肩胛也疼,这样再用以前的方子就不管用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两侧属少阳。太阳行于后,阳明行于前,少阳行于侧,要用小柴胡汤。跟我实习的学生知道,我治后背和肩胛痛,好用柴胡桂枝汤,小柴胡汤加上桂枝、白芍,吃了就好。你看怪不怪,加上柴胡就管两肩,不加就不行,这就是经络,经络辨证嘛,没有这个怎么行呢?   再举一个例子,有一位妇女来看病,一来就见她满脸的怨气:“我都吃了那么多药了,怎么就不见好呢?我不怕花钱,您给我弄点好药。”她得的就是西医说的三叉神经痛,也不是多么重,可怎么也治不好。病人来找我,我说:“你说一说到底怎么个疼法?”她就说后头痛、偏头痛,到肩膀头儿再往下一点,就是耳角的上面一点往下来,这里痛。我一看,就用基础医学和经络学说辨证,这叫三阳经结气。脉象浮弦,稍微有点滑,我就给这个病人开了柴葛解肌汤,柴胡、葛根,还有点羌活、防风,三经风邪一起治,“柴葛解肌三阳病,头痛发热还不眠”。吃了药,病就减轻了,女同志也破涕为笑:“老大夫,我就吃您的药见效,不疼了。”所以说学经络这个事儿,不是一个一般的问题,可以说是中医学的一个伟大的组成部分。我带研究生的时候,有人腿疼来看病,我给他辨证,首先要辨经络,不辨经络怎么能下药开方呢?一条腿有左侧、右侧、前方、后方,有阴经、阳经,就要用经络给划一划。这人腿疼,晚上疼得都哭,我就问他:“你把腿搁在凳子上,给我指一指哪个地方疼啊?”他说就是大腿外侧。外侧都属阳,内侧都属阴。外侧少阳经痛,我说:“你这里面经脉不通”,“足脉少阳胆之经,始从两目锐眦生,抵头循角下耳后,脑空风池次第行”,正好行于大腿外侧。疼是因为少阳经的气火、相火被风寒凝滞了。然后我就给他开了张药方,有双花、陈皮、赤芍、穿山甲,吃了就好了。   这些例子多了,不可胜数,所以我跟同学们说这个道理,经络学说是中医伟大的组成部分,有了经络学说,脏腑学说就活了,要不,脏腑怎么结合呢?太阳膀胱经,肾与膀胱相表里,它是一个表一个里,一阴一阳,它们是怎么结合的呢?我们说是有机的结合,不是生搬硬套的结合,也不是强加的结合,是内在的、有机的结合,这个有机结合就是经络。足太阳膀胱经到肾,肾的经络到膀胱,所以它们才能结合。气是相通的,肾与膀胱相表里,要没有经络学说了,把它一脚踢到门外,那肾与膀胱怎么办呢?怎么结合呢?为什么膀胱病变成少阴病了呢?为什么肾病可以出现膀胱病呢?没有经络了,就没有了一个传导的、联系的、互为影响的、物质的东西,那就不是中医的理论了。你看太阳病变有很多,用栀子豉汤、四逆汤来治,用热药来治,因为他已经发现了太阳与少阴的理论,实在太阳,虚在少阴,肾阳不足出现了少阴证。在临床上,给老年人、体虚的人看病,头疼、发热,体温三十九摄氏度,这时病在太阳,浑身疼,得按阳经来治,肯定好。感冒头疼,脉不浮了,变迟了,总想睡觉,打不起精神来,一摸,手脚发凉,这是病由太阳转入少阴了,叫少阴伤寒。怎么办?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附子甘草汤,就是一方面用麻黄来发散寒邪,一方面用附子温理少阴阳气,驱邪培本,两方面来治,才能取得效果。所以说经络学说是脏腑学说的一个必然的辅助理论。   再说说《伤寒论》这部书,它分外科、内科、妇科、儿科,着重于讲理,理法方药嘛,它的理论性很高。所以张仲景书中有几个重点要掌握的,一个是辨证论治。学《伤寒论》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学《伤寒论》?除了辨证论治,还有没有了呢?到这儿就停止了吗?不知道的话,就困难了。这第二个就是辨证知机。辨证论治是讲处百病的,很多疾病,我凭辨证论治就能治好。辨证知机,通过辨证知道病机。机者,事物之先兆也,是事物刚发生,表露在外有那么一点痕迹,这一点情况抓住了,我就知道它如何如何。辨证知机者,决死生也。当大夫看病,不能忙活了半天的辨证论治,刚一出门病人就死了,那是你这大夫没医术。为什么张仲景《伤寒论》序开头就说:“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张仲景就是告诉你《伤寒论》不完全是讲辨证论治的,那辨证知机也是奥妙的,现在不研究这个行吗?好,辨证论治是讲六经的,辨证知机是讲五脏的,记住了,这是口传。见什么证,见什么脉,然后按五行生克之理,琢磨这病有没有危险,什么时候会出现危险。一次有一个姓郑的人,儿子出麻疹转成肺炎了,叫我去看。我到那一看,这孩子喘得厉害,见绝证了,所以我拿了包就走。姓郑的出来问我用什么药治,我说不用用药了,危险就在眼前。什么样子呢?这孩子喘如鱼口不能闭,肺气绝也,五脏里的肺,所以决死生。治伤寒杂病,辨证知机在于五脏,辨证论治在于六经,这要分开了。所以在《伤寒论》里要学辨证知机,就得看他的平脉篇、辨脉篇。春脉弦,如果不弦了,没有胃气了,就危险了。   《伤寒论》是一部上知天、下知地,无所不包的伟大著作,能小中见大,所以我写文章,对张仲景的《伤寒论》有那么一句话“于一毫端现宝王刹”,宝王刹就是佛庙,出现在毛端上,小中有大。他这种境界怎么达到的呢?他用的是经络学说。经络的功用是能产生联系,经络之间互相联系,你连着我,我连着你,连成一片,连成一体。手太阴下络大肠,就联系到大肠。总而言之,五脏六腑由经络来联系,这样,看来孤立的事物就成了有机的客观实体,互相联系,互相影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上临床,就看见有这样的情况,西医没有办法治的病都来看中医,中医就有办法。现代医学、X光、验血,找不出原因,最后找老中医,就能给他治好,因为老中医的联系性广泛,能找出原因。一个人咳嗽,什么法子也治不好,查结核,没有,什么也查不出来,为什么还咳?找中医大夫看,木火刑金,你老爱生气,以后不生气了,病就好了。用海蛤壳20克,青黛10克,泡水喝了就好了。怎么现代医学没研究到海蛤壳能治木火刑金呢?这些道理就是中医的特长。现在,我也带博士生,整天在实验室里研究小耗子,打一针然后得出结论,当然这也是一种科学的方法,但怎么不能好好把木火刑金研究研究,看它是什么道理。 同学们,张仲景他必然得用经络学说,不用经络学说有些问题就不好解释了。什么叫整体观,什么叫辩证法,张仲景他的药本来治阳证的,一下子变成阴证了,尤其是《伤寒论》的三十条:“伤寒脉浮缓,小便利,桂枝汤发汗,得之便觉咽中干,烦躁,吐逆,更饮甘草干姜汤。夜半阳气还,重与芍药甘草汤。”那病机变化之快,治疗方法之多,不用经络学说的广泛归纳是不行的。同时《伤寒论》是以六经为体,八纲为用,表里、阴阳、寒热、虚实的变化二分法,二分法就是由阴阳而来的。阴阳就六经中分阴阳,三阴经,三阳经,一些基础知识都来自经络学说。要是《伤寒论》“六经非经”了,这些道理怎么交代呢?   所以总的来说,我们不能像日本人,在古籍上他们得出结论说《伤寒论》是实践医学。日本朋友对《伤寒论》很推崇,对《黄帝内经》却不重视,说《内经》是思辩,是花言巧语,没什么实际作用。我去日本讲学,他们说《内经》不如张仲景的药方,看病治病,百发百中,《内经》中的经络是哲学的东西,是“思辩”,可是他们就不知道这里面有很多是医学的根本。中国重视《内经》,而日本只重视《伤寒论》,这也是一个特点。   快毕业了,要走上为人民服务的道路,为病人看病的道路,就得做到心平。虚心从临床学习,从病人学习,从治疗的疗效学习。关于中医固有的这些东西可以改革,可以废弃,不要固步自封,不敢越雷池一步,但是我们的传统医学,我们的祖先,我们的文化留下来的这些东西是伟大的宝库,不要随随便便就扬弃了,这不是科学的态度,应当很好地研究、琢磨。历史的价值、科学的价值,不要轻而易举地否定它,这都是几千年日积月累下来的东西,怎能一下就否定了呢?中医要改革要创新这都对,医学不论国籍,只要对人类有好处就是好的,但是要小心,要谨慎,要研究个明白,然后才有发言权。“六经非经”这种话带来的后果是不可收拾的!   要继承,好的东西要继承,要化继承为发扬,既有继承又有发扬,使学术总能有强烈的生命力前进。祝大家毕业后在医学战线上有所建树,在中医学术上有所创新,也祝愿你们身体健康!(根据刘渡舟老师与“学士沙龙”成员座谈录音整理)/(原载《中医之魂》第2期) 原文发表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学士沙龙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2: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渡舟教授谈《伤寒论》与经络 2 N) L: P) z; \  ]$ ^$ j

9 v0 ^$ ~1 N$ h9 T
8 t1 K% r) R/ w' ?3 G关于《伤寒论》的经络大家有些问题。到底经络是有还是没有啊?现在学术界有争论,有的说有,有的说没有,也有的公然写文章叫《六经非经论》,认为六经是有的,但不是经络。所以我今天主要讲经络这个问题。
! B8 H* P' z. g2 ~! M) ]经络的问题,不是《伤寒论》单有的问题,那是中医的基础理论,学内科的要学经络,学外科的要学经络,学妇科的要学经络,学儿科的也要学经络。我十几岁作学徒,跟着老师学医,老师开头就给我们讲经络,他说这就是基础。所以说经络并不是《伤寒论》所独有的,凡是学中医的,为了给以后的学术打下很好的基础,首先得先学好经络。"手太阴肺中焦生,下络大肠出贲门,上膈属肺从肺系,横出腋下中行……"就得背这个,念这个。如果有人提出来经络学说在中医上没有实用意义,可以叫它退出了,那就不只《伤寒论》的经络方面给废除了,所有的中医学基础都给废除了,这个关系是很大的。《内经》中有脏腑经络,讲脏腑就得讲经络,中医的整体观、辨证观,都得用经络学说加以说明。如果把经络给废了,"六经非经"了,那中医的理论-中医的整体观,一分为二、分阴分阳的辨证法,六经为体、八纲为用,体用的关系,不就都废了吗?
& i2 k: J( R: x) y" R& L0 ?8 [
我曾经写过一篇有关经络的文章,在中医学院发表了,无形之中就出现了对立面,有一些议论,说我凭老资格。经络是有的!不光因为我是搞伤寒的,那是中国医药学的基础理论,大家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伤寒论》也是中医学,当然就得取法于经络学说了,怎么能说是"六经非经"呢?好,一句话把所有中医的基础理论、脏腑经络都给废掉了,那将来脏腑还能建立关系吗?脏腑得有经络,没有经络,脏腑就是死东西了,有经络才能活呀!要懂得这个道理,就得要求对中医有所体会,得有点入木三分的功夫,才能知道它的利害关系。否则的话,思想简单,图省事,认为经络就这么一条线,解剖学也看不出来,从哪儿到哪儿谁知道,他也不往细里去研究,就一哄而起,又一哄而散,这是不行的!"医之始,本岐黄",脏腑经络是基础,你不是要学中医吗,就得学这个,不学这个怎么叫中医?同学们可能要问我了,刘老您这话说得太武断了,那还非学不可?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临床上来了病人叫你看,要辨证,辨证里头就有经络辨证,要是没有经络了,怎么去辨?
  V/ H; s: F: _5 o6 x% z2 k% `( g- l8 p
有一年我去大同,正值暑假,住在宾馆里,他那儿管后勤的部长姓张,听说是北京中医学院来了老教授,就找我来看病了。我一见他就觉得纳闷:这位张部长穿着老式的凉鞋,可前边一大条都被剪掉了,露出个大趾在外面,通红锃亮,又不敢碰,很疼。他说:"您看我连凉鞋都不敢穿了,疼得厉害。西医叫它丹毒,越到晚上疼得越厉害。"我一看,大脚趾,正是大敦穴。号号脉吧,脉弦而滑,弦为肝脉,滑是热象。大、浮、数、滑主阳,阳主热。大趾上有三根毛,是大敦穴的位置,"厥阴足脉肝所终,大趾之端毛际丛"。那地方有毛,古人就看出来了,还看清了有三根,你说古人的眼睛是不是比咱们看得都清楚,咱们还天天戴着眼镜,看东西都看不清。我就给他开了个方,"龙胆泻肝汤"加上十四克地丁、十四克公英。"湿热毒火,首遇肝经"。张部长问我:"刘老,这到底是什么病,是丹毒吗?"我说:"这叫'大趾发'。大趾,就是大脚趾,发呢,你看你这个又红又肿,发了。"七副"龙胆泻肝汤",他晚上就能睡觉了,不疼了。你说这经络在临床是不是管用啊。"龙胆泻肝汤"加公英、地丁,清热解毒,肝经的火毒一清,不就见好了吗?; E2 ?* U4 g' g+ A3 l( ^2 j

7 }4 F# z  u( }9 F. y9 n+ e0 c# z4 S再说一个例子,是后背疼、脖子疼的。在临床,现在这种病很多,尤其是妇女,脖子疼,来医院一看就是颈椎病,治又治不好。这个病,我们用《伤寒论》太阳经病来辨证。"太阳之为病,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就指出了"头项强痛"了。那么足太阳膀胱经它走在什么地方呢?脖子。所以古人注解《伤寒论》说:"项,为太阳之专位;头,为三阳之通位。"头痛有少阳病因、阳明病因、太阳病因,所以头是"通位"。脖子痛,这个就是太阳经的病,所以是"专位"。该怎么办呢?我想大家都知道,有汗的用桂枝加葛根汤,无汗的用桂枝加麻黄加葛根汤。葛根是治脖子疼的神药,很有效,一吃就好。记住,这是指中央一带,脖子甚至到后背都管用。但是,如果你说后背、脖子疼,两边到肩胛也疼,这样再用以前的方子就不管用了。为什么呢?因为这两侧属少阳。太阳行于后,阳明行于前,少阳行于侧,要用小柴胡汤。跟我实习的学生知道,我治后背和肩胛痛,好用柴胡桂枝汤,小柴胡汤加上桂枝、白芍,吃了就好。你看怪不怪,加上柴胡就管两肩,不加就不行,这就是经络,经络辨证嘛,没有这个怎么行呢?
0 [9 u2 s0 W) |$ I: C; M! z! ]; ]6 _# G" G+ d
再举一个例子,有一位妇女来看病,一来就见她满脸的怨气:"我都吃了那么多药了,怎么就不见好呢?我不怕花钱,您给我弄点好药。"她得的就是西医说的三叉神经痛,也不是多么重,可怎么也治不好。病人来找我,我说:"你说一说到底怎么个疼法?"她就说后头痛、偏头痛,到肩膀头儿再往下一点,就是耳角的上面一点往下来,这里痛。我一看,就用基础医学和经络学说辨证,这叫三阳经结气。脉象浮弦,稍微有点滑,我就给这个病人开了柴葛解肌汤,柴胡、葛根,还有点羌活、防风,三经风邪一起治,"柴葛解肌三阳病,头痛发热还不眠"。吃了药,病就减轻了,女同志也破涕为笑:"老大夫,我就吃您的药见效,不疼了。"所以说学经络这个事儿,不是一个一般的问题,可以说是中医学的一个伟大的组成部分。我带研究生的时候,有人腿疼来看病,我给他辨证,首先要辨经络,不辨经络怎么能下药开方呢?一条腿有左侧、右侧、前方、后方,有阴经、阳经,就要用经络给划一划。这人腿疼,晚上疼得都哭,我就问他:"你把腿搁在凳子上,给我指一指哪个地方疼啊?"他说就是大腿外侧。外侧都属阳,内侧都属阴。外侧少阳经痛,我说:"你这里面经脉不通。""足脉少阳胆之经,始从两目锐眦生,抵头循角下耳后,脑空风池次第行。"正好行于大腿外侧。疼是因为少阳经的气火、相火被风寒凝滞了。然后我就给他开了张药方,有双花、陈皮、赤芍、穿山甲,吃了就好了。
* x, b0 T( x0 K4 s3 p+ M' i. Q, e: ]- h. {2 q) F
这些例子多了,不可胜数,所以我跟同学们说这个道理,经络学说是中医伟大的组成部分,有了经络学说,脏腑学说就活了,要不,脏腑怎么结合呢?太阳膀胱经,肾与膀胱相表里,它是一个表一个里,一阴一阳,它们是怎么结合的呢?我们说是有机的结合,不是生搬硬套的结合,也不是强加的结合,是内在的、有机的结合,这个有机结合就是经络。足太阳膀胱经到肾,肾的经络到膀胱,所以它们才能结合。气是相通的,肾与膀胱相表里,要没有经络学说了,把它一脚踢到门外,那肾与膀胱怎么办呢?怎么结合呢?为什么膀胱病变成少阴病了呢?为什么肾病可以出现膀胱病呢?没有经络了,就没有了一个传导的、联系的、互为影响的、物质的东西,那就不是中医的理论了。你看太阳病变有很多,用栀子豉汤、四逆汤来治,用热药来治,因为他已经发现了太阳与少阴的理论,实在太阳,虚在少阴,肾阳不足出现了少阴证。在临床上,给老年人、体虚的人看病,头疼、发热,体温三十九摄氏度,这时病在太阳,浑身疼,得按阳经来治,肯定好。感冒头疼,脉不浮了,变迟了,总想睡觉,打不起精神来,一摸,手脚发凉,这是病由太阳转入少阴了,叫少阴伤寒。怎么办?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附子甘草汤,就是一方面用麻黄来发散寒邪,一方面用附子温理少阴阳气,驱邪培本,两方面来治,才能取得效果。所以说经络学说是脏腑学说的一个必然的辅助理论。6 }: o* B$ m9 S: n

6 y3 p; J% }% g# C9 \/ g再说说《伤寒论》这部书,它分外科、内科、妇科、儿科,着重于讲理,理法方药嘛,它的理论性很高。所以张仲景书中有几个重点要掌握的,一个是辨证论治。学《伤寒论》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学《伤寒论》?除了辨证论治,还有没有了呢?到这儿就停止了吗?不知道的话,就困难了。这第二个就是辨证知机。辨证论治是讲处百病的,很多疾病,我凭辨证论治就能治好。辨证知机,通过辨证知道病机。机者,事物之先兆也,是事物刚发生,表露在外有那么一点痕迹,这一点情况抓住了,我就知道它如何如何。辨证知机者,决死生也。当大夫看病,不能忙活了半天的辨证论治,刚一出门病人就死了,那是你这大夫没医术。为什么张仲景《伤寒论》序开头就说:"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张仲景就是告诉你《伤寒论》不完全是讲辨证论治的,那辨证知机也是奥妙的,现在不研究这个行吗?好,辨证论治是讲六经的,辨证知机是讲五脏的,记住了,这是口传。见什么证,见什么脉,然后按五行生克之理,琢磨这病有没有危险,什么时候会出现危险。一次有一个姓郑的人,儿子出麻疹转成肺炎了,叫我去看。我到那一看,这孩子喘得厉害,见绝证了,所以我拿了包就走。姓郑的出来问我用什么药治,我说不用用药了,危险就在眼前。什么样子呢?这孩子喘如鱼口不能闭,肺气绝也,五脏里的肺,所以决死生。治伤寒杂病,辨证知机在于五脏,辨证论治在于六经,这要分开了。所以在《伤寒论》里要学辨证知机,就得看他的平脉篇、辨脉篇。春脉弦,如果不弦了,没有胃气了,就危险了。# f6 [5 _. ~' I: E4 A$ j

# [2 I+ c8 B! P《伤寒论》是一部上知天、下知地,无所不包的伟大著作,能小中见大,所以我写文章,对张仲景的《伤寒论》有那么一句话:"于一毛端现宝王刹。"宝王刹就是佛庙,出现在毛端上,小中有大。他这种境界怎么达到的呢?他用的是经络学说。经络的功用是能产生联系,经络之间互相联系,你连着我,我连着你,连成一片,连成一体。手太阴下络大肠,就联系到大肠。总而言之,五脏六腑由经络来联系,这样,看来孤立的事物就成了有机的客观实体,互相联系,互相影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上临床,就看见有这样的情况,西医没有办法治的病都来看中医,中医就有办法。现代医学、X光、验血,找不出原因,最后找老中医,就能给他治好,因为老中医的联系性广泛,能找出原因。一个人咳嗽,什么法子也治不好,查结核,没有,什么也查不出来,为什么还咳?找中医大夫看,木火刑金,你老爱生气,以后不生气了,病就好了。用海蛤壳20克,青黛10克,泡水喝了就好了。怎么现代医学没研究到海蛤壳能治木火刑金呢?这些道理就是中医的特长。现在,我也带博士生,整天在实验室里研究小耗子,打一针然后得出结论,当然这也是一种科学的方法,但怎么不能好好把木火刑金研究研究,看它是什么道理。 同学们,张仲景他必然得用经络学说,不用经络学说有些问题就不好解释了。什么叫整体观,什么叫辩证法,张仲景他的药本来治阳证的,一下子变成阴证了,尤其是《伤寒论》的三十条:"伤寒脉浮缓,小便利,桂枝汤发汗,得之便觉咽中干,烦躁,吐逆,更饮甘草干姜汤。夜半阳气还,重与芍药甘草汤。"那病机变化之快,治疗方法之多,不用经络学说的广泛归纳是不行的。同时《伤寒论》是以六经为体,八纲为用,表里、阴阳、寒热、虚实的变化二分法,二分法就是由阴阳而来的。阴阳就六经中分阴阳,三阴经,三阳经,一些基础知识都来自经络学说。要是《伤寒论》"六经非经"了,这些道理怎么交代呢?4 Q- e# T; e: _2 i0 n2 y% `+ r

( v( I2 f2 ~7 C" A: J( J所以总的来说,我们不能像日本人,在古籍上他们得出结论说《伤寒论》是实践医学。日本朋友对《伤寒论》很推崇,对《黄帝内经》却不重视,说《内经》是思辩,是花言巧语,没什么实际作用。我去日本讲学,他们说《内经》不如张仲景的药方,看病治病,百发百中,《内经》中的经络是哲学的东西,是"思辩",可是他们就不知道这里面有很多是医学的根本。中国重视《内经》,而日本只重视《伤寒论》,这也是一个特点。) D! M. x0 p; G
继承好的东西,既有继承又有发扬,使学术总能有强烈的生命力前进。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2: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经概念源流考

伤寒学说的理论内核,始终与伤寒、六经、三阳三阴等几个基本概念密不可分。因此,考察这几个基本概念的起源和原始涵义,是研究伤寒学术体系发生发展规律的出发点。本节仅就六经、三阳三阴概念的起源、演变及其关系,作一番初步考证。 ( Z( B7 _) a/ f $ _. h7 P: Z8 T3 V0 k( q; t一.六经概念原始 % b9 m$ @3 [! l $ u$ ~0 @0 m$ P7 ? 六经一词,首见于《素问·阴阳应大论篇第五》。其词于《内经》中数见,曰“六经为川”、“六经波荡”、“六经不通”、“六经调者”等等。这是我们考证六经概念的原始依据,有必要作一番全面合理的分析。 ) r. c# Q" H4 r7 \9 S4 ?# W7 C, W% b7 S' N/ g0 r# H3 V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全篇以天地阴阳之气,配属人身脏腑经络。云:“余闻上古圣人,论理人形,列别脏腑,端络经脉,会通六合,各从其经,气穴所发,各有处名,溪谷属骨,皆有所起,分部逆从,各有条理,四时阴阳,尽有经纪,外内之应,皆有表里。”采用古代哲学推理之认识方法,各以类从,所谓比类取象是也。其论六经,自亦不离其宗,曰:“天气通于肺,地气通于嗌,风气通于肝,雷气通于心,雨气通于肾。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九窍为水注之气。”在论五脏与天地风雷雨相通相配之后,将六经、肠胃、九窍并列,以江河、海洋、水注之气相比属,实则暗寓经络、脏腑、孔窍之关系于中。是以肠胃者,脏腑之代称也,为气血精微生化之源泉;六经者,经络之替词也,为气血津精运行之通道;而九窍者,则是气血精微所流注之孔穴。 - v, d- z3 v* Y$ l& w/ N / j$ G8 Y" t0 I t 经者,织也(《说文解字》),织物之纵线是也,与纬相对应(《辞源》)。中医学引用以表述人体营卫气血运行之通道,即所谓经络或经脉是也。内在之脏腑与外在之肌肤孔窍,全赖经脉以联络沟通,进而组成一个不可分割之有机整体。《阴阳应象大论》所言,正是这种整体观念的形象表述。故其六经概念,当是经络之意,似无疑义。再者,其后各篇涉及这一概念者,或曰“波荡”,或谓“不通”,皆与其江河之喻密切相关,是以其通行气血之功用,昭然若揭;而人身之中,运行气血精微之责,则非经脉莫属。故而可知,六经一词,其初始本义,是人体经络之概称。 # N! R3 a2 ^* \ & R H+ g) \' Y9 f u0 b; q, F) K人体经络,手足分属而计有十二,名曰手足太阳经脉、手足阳明经脉、手足少阳经脉、手足太阴经脉、手足少阴经脉、手足厥阴经脉。若不分手足而仅据阴阳属性归类,则有三阳三阴之名谓。《素问·阴阳离合论第六》曰:“圣人南面而立,前曰广明,后曰太冲,太冲之地,名曰少阴,少阴之上,名曰太阳,太阳根起于至阴,结于命门,名曰阴中之阳。中身而上,名曰广明,广明之下,名曰太阴,太阴之前,名曰阳明,阳明根起于厉兑,名曰阴中之阳。厥阴之表,名曰少阳,少阳根起于窍阴,名曰阴中之少阳。是故三阳之离合也,太阳为开,阳明为阖,少阳为枢。三经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浮,名曰一阳。”又曰:“外者为阳,内者为阴,然则中为阴,其冲在下,名曰太阴,太阴根起于隐白,名曰阴中之阴。太阴之后,名曰少阴,少阴根起于涌泉,名曰阴中之少阴。少阴之前,名曰厥阴,厥阴根起于大敦,阴之绝阳,名曰阴之绝阴。是故三阴之离合也,太阴为开,厥阴为阖,少阴为枢。三经者,不得相失也,搏而勿沉,名曰一阴。”此之论三阳(太阳、阳明、少阳)三阴(太阴、少阴、厥阴),是以经脉言,故以“三经”别谓“三阳”、“三阴”。由此推论,前之所言六经,即此“三阳”(经脉)与“三阴”(经脉)之合称。 2 N$ R! m+ K4 w( Q$ l3 G: d ) r4 H8 T/ w4 Z) V) ~ T/ h二.三阳三阴概念萌芽 , y% e* V" {: V# A3 _, z4 k [2 H* Y3 e% k2 j9 j 三阴三阳概念起源可溯之于《周易》。“日月之谓易”,从文字起源分析,易也者,早已暗寓阳上阴下、阳尊阴贱之阴阳观于其中。而易经象数之学以三为奇,二为偶,三奇(九)为老阳,三偶(六)为老阴,一奇二偶(七)为少阳,两奇一偶(八)为少阴。八卦以三阳爻而为乾,三阴爻而为坤,三阳三阴之数,意味着三阳三阴概念已萌芽于中,而四象之数,依据宋儒之说,则明确提出少阳、少阴概念;而与之相应者,老阳、老阴概念,未尝不可视作太阳、太阴概念之原始。尽管我们尚未找到确凿依据证明此时已有阳明、厥阴类似概念出现,但亦可推论,由两仪而四象,由四象而八卦,是阴阳两极、太少互别、进而演变形成三阳三阴概念之思维历程。由此可知,三阳三阴概念,其原始本义是阴阳定性及量化标准。 + _# \& ^& g; G+ y 3 s8 x1 r' a4 _# @0 ]3 E! o5 Q自夏代之《连山》,经殷代之《归藏》,而至周代之《周易》,易学历经数变,而终于乾坤一统,演为天地之间、天人之际博大精深的学术体系。古代医学在认识人体生理病理及其与天地自然的关系时,自发地采用了易学理论,以解释各种生理病理现象,三阴三阳概念由此逐渐融入医学体系,渐变为一组特殊的概念。故而在《内经》理论体系中,三阳三阴概念所寓者广,随其所论对象不同而含义各异。 2 w2 L4 A5 {" f4 I) g 4 j6 z! a+ g! v 三.《内经》三阳三阴概念 ) t) B P" L$ r: f n) G & C+ K* W$ Z" x. u9 T) U在古代医学体系中,三阳三阴概念的确立及具体引用,实际历程较我们所想象的,相对更为漫长。在马王堆汉墓出土之医籍中,《阴阳脉灸经》(甲本)载有钜阳脉、少阳脉、阳明脉、肩脉、耳脉、齿脉、大阴脉(钜阴脉)、厥阴脉、少阴脉、臂钜阴脉、臂少阴脉。《足臂十一脉灸经》则记载了足泰阳、足少阳、足阳明、足少阴、足泰阴、足 阴、臂泰阴、臂少阴、臂太阳、臂少阳、臂阳明,其文曰:“上足 (脉)六,手【 (脉)五】”,较之《内经》,缺手厥阴脉。从文字上分析,前者当较后者更为古朴,是三阳三阴概念逐渐融入早期经络学说具体而真实的反映。直至《内经》时代,三阳三阴概念中之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六个子概念,才得以明文确立,然仍带有前期的遗痕,如太阳、巨阳之混用等。 $ c4 e& b9 j- q2 `( @. n/ [' r- [ : w! [8 F( R0 D* X' L# r" n2 |! Z《内经》三阳三阴概念,其指事虽众,然初始涵义,仍承袭易学之说,故《素问·天元纪大论》曰:“阴阳之气,各有多少,故曰三阴三阳。”《素问·至真要大论》云:“阴阳之三也,何谓?曰:气有多少,异用也”。 是阴阳两仪,据其气之多寡,一分为三:一阳指少阳,二阳谓阳明,三阳曰太阳;一阴曰厥阴,二阴言少阴,三阴谓太阴。故《内经》所言三阳三阴,概而论之,不外有二:一则分别为太阳、阳明、少阳和太阴、少阴、厥阴之总称,一则特指太阳和太阴。若据其具体所论,则可大略类之如次。 , B% O9 ]2 X) y. } # s5 K5 O% h" |; V# t" f# ^5 Z1.阴阳定量:按阳气多寡,为太阳、阳明、少阳之序;据阴气之多寡,为太阴、少阴、厥阴之列。此乃承易学本义而为之,后之所言各类,皆敷衍此意派生而来,万变不离其宗是也。 ( L2 ?! B- B) f1 F / s$ U) u! _% n, m& j 2.经脉命名:据经脉生理结构位置和特性,以之与三阳三阴本义比类相从,而有太阳(经)、阳明(经)、少阳(经)、太阴(经)、少阴(经)、厥阴(经)之名谓。在此基础上,更以手足别之,与内在相应脏腑互配,而成现行十二经脉系统。 5 M. b. w$ ?# q ' _* E1 i5 X2 q3.标本从化:以天人相应之整体观念为据,论述人体与自然之关系。《素问》曰:“寒暑燥湿风火,天之阴阳也,三阴三阳上奉之。”“风化厥阴,热化少阴,湿化太阴,火化少阳,燥化阳明,寒化太阳。“是以太阳之上,寒气治之,中见少阴;阳明之上,燥气治之,中见太阴;少阳之上,火气治之,中见厥阴;太阴之上,湿气治之,中见阳明;少阴之上,热气治之,中见太阳;厥阴之上,风气治之,中见少阳。少阳太阴从本,少阴太阳从本从标,阳明厥阴从乎中见之气。 - Y- D8 e1 W4 l8 G+ \5 |/ J. Y8 e 8 A: V) a) e( r+ V 4.生理层次:按阳外阴内之阴阳观,首先明确提出三阳主外、三阴主内之生理层次观点。进而结合相应经络脏腑之生理特性,划分三阳、三阴各自之生理层次浅深。以三阳言,太阳主外,阳明主内,少阳居二者之间;以三阴论,太阴主外,厥阴主内,少阴居二者之间。《素问》所论之开阖枢学说,即可认为是这种生理层次划分的一种具体表述形式。 7 u6 P: k* ^, l1 ]/ W + u0 y" q; u. _8 P5.体质禀赋:据阴阳气血禀赋之不同,将之分为太阴、少阴、太阳、少阳、阴阳和平5类体质,谓之五态。究其理源,此说显为易学四象之变,故未言及阳明、厥阴二态。 ) B$ A8 f7 ]0 g/ R: \ : Z. G3 F' W; {3 t6 k) R以上仅是就《内经》所论,粗略勾勒三阳三阴概念所指之事体,未能尽言其详,然准此而推演,则理义自明,不必详论矣。 % k# ~: \0 |+ a1 a 5 S! D* @9 Q' K) {四.六经与三阳三阴关系 % \) ?0 q7 T: k6 `. d+ @- ~; G $ S0 J, [) d7 K4 u/ _/ D 再回首而论,《内经》所言“六经”,其本义实为人体经脉系统,而与它义无涉。然阴阳之道,其要一也。如是则六经之三阳三阴,又必然与其他涵义相关,以致六经概念与三阳三阴概念之内涵与外延,时有混淆,此后世六经实质纷争之源耶? 0 ^7 z. |: A* w& q% X, n/ f8 M* H; [3 b7 @( q: \ 《难经》未言“六经”之名,而曰“十二经”,此乃禀承《灵枢》“十二经脉”而来。其所指者,经脉明矣,不必详辨。故曰“三阳三阴”、曰“手足三阴三阳”,皆以《内经》“六经”之原义为基准。 . }! J0 m2 a Q2 U. [/ d5 n : V0 e9 c K- {3 `% {2 e《伤寒论》以三阳三阴作为纲领,论外感热病之发生发展规律和诊治原则,将理论和实践紧密结合,创理法方药一体化辨证论治模式,从而开创了中医临证医学的新天地,对后世中医药学的发展,影响极为重大而深远。然披览全书,无一句言及“六经”之辞,其三阳三阴所指,是否“六经”,竟成千古讼案。 % V- c a. g; V7 N y8 m0 z* ] 3 [ B: s V& U5 M y8 F6 }, Q细考原著,其理论渊源主要与《素问·热论》相关,而《热论》所言之三阳三阴,大体本于经络。由此而论,《伤寒论》三阳三阴概念,源于《内经》经脉系统,即“六经”本体。然《伤寒论》所述,绝非仅限于经脉为病,相反,大量篇幅讨论脏腑阴阳气血之失调。故而可知,《伤寒论》之三阳三阴,据中医整体观念,本于经络而推及脏腑,实际已将《内经》“六经”三阳三阴概念之内涵与外延扩大。 7 Z, e! q5 j3 c: J( z" R! ? * Q) `" m8 i8 I) V“六经”之辞,明确引用以解释外感热病的发病机制者,应责之于晋人皇甫谧,其撰《针灸甲乙经》,在其“六经受病发伤寒热病”篇中,引用《内经》、《难经》之论述,阐述经脉受邪而病之脉症表现和治疗方法;同时,亦引述《内经》之言,曰“肝热”、“脾热”等五脏热病。由此推论,皇甫氏之所谓“六经”,源自《内经》“六经”经脉系统,而将相应脏腑明确纳入六经概念范围之中。认为伤寒热病之发生,是三阳三阴经脉及脏腑受邪所致,故曰“六经受病”。 , B! ]1 @! O; x' q2 Q. g9 b' S " v% U; f9 V! n, G$ e尢需深思者,皇甫氏论述六经,并未引述仲景之文。如此则无法判定,仲景三阳三阴概念,皇甫氏是否认为其与“六经”有着必然联系。尽管从原著分析,二者有着惊人的一致性。 # Y( p9 R7 ~. Z. `" N+ |6 o 1 |( q. K3 w$ L 时至《诸病源候论》成书,巢氏大量引述《内经》、《伤寒》之文以释伤寒候。承皇甫氏之说,谓六经受病而为伤寒。而于六经之概念,曰三阳三阴,既有经脉之外,亦有脏腑之内,更有生理层次浅深之分。其实质是巢氏之六经概念,由《内经》经脉系统渐次扩展,已有包容《内经》三阳三阴概念诸多内涵之势。 : X* G* M( ]0 U- s- ^: ^' G' H 2 l- t; D2 S- X+ M宋人朱肱曰:“古人治伤寒有法,非杂病可比,五种不同,六经各异。”并认为六经即足之六条经脉。其说禀承《内经》之六经原意,而将手足十二经缩限于足之六经。金人成无己则以“三日六经俱病”,以释原文之“三阴三阳、六脏六府皆受病”,又明确六经为经络脏腑之总称。至此,六经概念已开始为医家习用以指代三阳三阴概念,《内经》三阳三阴概念之多种内涵皆可赋之予六经概念,以致形成后世六经与三阳三阴混称互代之局面,故有六经气化、六经形层、六经地面等诸多学说的出现。 ( ^/ |: I8 T2 m! y9 X+ G3 l1 @7 S1 p" ~" n1 ]( B. { 值得注意者,后世六经概念,虽以《内经》六经为据,拓展其内涵外延而接近《内经》三阳三阴概念,然较之《内经》之三阳三阴概念,六经地面(六经地形)、六经形层等学说,在某些方面已突破《内经》之范畴,而略有扩展之势,而某些方面则与《内经》三阳三阴概念所指,不相类同,是以后世六经概念,与《内经》三阳三阴概念之间,有部位错位之现象。 6 D( \* K* H, f5 S6 B# v |0 O - [# D# Z/ V. D- _/ G, A; D 五.结语 4 ]8 t5 W. @1 g h3 V8 ?9 k ' J2 i% H1 u; Y9 I$ D; e k 因此,我们可据形式逻辑之概念与集合加以总结:《内经》六经概念(子集)隶属于三阳三阴概念(母集),单纯指代经脉系统(手足十二经);皇甫氏之六经(子集),较之《内经》六经范围扩大,意指经脉及相应脏腑,仍隶属于三阳三阴概念(母集);巢氏六经,概指经脉、脏腑及生理层次,基本相类于《内经》三阳三阴概念(等价集),此时六经已具备与三阳三阴概念互换之基本条件,但其实质范围,仍小于《内经》三阳三阴概念。自此以降,六经概念范畴或缩小,或扩大、或部分错位,众说纷纭,论争不休,究其根由,皆源自医家对《内经》和《伤寒论》三阳三阴概念理解不同。 6 S) N0 w! f& U8 `( h' n ! B5 E1 X8 U; Z1 [( f据上述可知,六经一辞,原指经脉,隶属于三阳三阴概念。随时代之进程,其内涵与外延不断变化,以致后世六经与三阳三阴概念互混交错,但其实质仍有一定差异。须特别申明者,无论六经内涵与外延之变迁如何,其为生理概念之属性,始终未曾变化。因此,近代病理层次说、症候群说、病证虚实说等,难免有混淆概念之嫌。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2: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经实质小议-------陈瑞春

《伤寒论》六经即太阳、阳明、少阳;太阴、少阴、厥阴。它渊源于《内经》。《内经》所论六经与《伤寒论》的六经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从学术源流看,仲景《伤寒杂病论》序言中说:“…撰用素问九卷,八十一难,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并平脉辨证,为伤寒杂病合十六卷。”据此,再结合《素问》"阴阳应象大论”、“阴阳离合论”、“玉真藏论”、“生气通天论”、“热论”、“评热论”等篇章,所论皆与伤寒六经病的发展有一定的联系,其中尤以“热沦”和“评热论”的关系最为密切,说明伤寒六经来源于《内经》是无可置疑的。然而,从学术发展看,《伤寒论》六经病的名称,虽源于《内经》,但其实际涵义,所包括的六经病证治,则与《内经》并不一致。概括地说,《内经.热论》是以经脉论证为中心,从经脉循行路线和表里相关来归纳,其范围较窄,有实热证而无虚寒证;《伤寒论》是以辨证论治为中心,从病情属性、邪正消长的情况来归纳,其范围较广,有实 1 j. A0 ]' e% X0 H, U 热证,亦有虚寒证。前者不能包涵后者的证候,而后者可以概括前者的证候。《内经》所论热病有论无方,而《伤寒论》有论有方,并赋予六经以新的内容,源于《内经》而又高于《内经》. ) n' X6 [( |1 D3 s1 L6 l 对于六经的形质,历代医家持有不同的争议,归纳起来,有如下几种论点: 4 o3 n3 Y1 d) }% t: a- R u% F & w, y6 z0 L+ X+ ~- k' _1 w一 、脏腑说 " {" K0 S" O8 e- U. m$ [! z9 P0 \ 所谓六经实质即是脏腑,以六经病分属五脏六腑而立论。如太阳分手太阳小肠,足太阳膀胱;阳明病分手阳明大肠,足阳叫胃等等。持此论者,把六经病机械地配脏腑。用此种论点论六经病与脏腑的配合尚可,若用以指导六经分证辨证立法则缺陷甚多。例如古有三阳病多属腑,三阴病多属脏之说。如按上说而论,则太阳病发热恶寒身体疼痛的表证岂能说是小肠的病变?阳明病白虎汤证岂能说是大肠的病变?六经病仅6个提纲,如何与手足十二经搭配?在无法搭配之下,于是对每一经病提出都有经证腑证来硬配,既违仲景原旨,亦属牵强附会。故单纯地认为《伤寒论》六经病可机械地与十二脏腑相搭配,并不能阐明六经病的形质和病理。 6 R. X# g; G3 [6 t- q : k, _9 B# I6 @ V! k2 \6 {二、经络说 5 n+ n. ^4 O8 M! r   所谓经络说者,即认为六经病变均与十二经脉有关。如尤在泾说:“人身十二经脉,本相连贯,而各有畔界,是以邪气之中,必各有所见之证与可据之脉。仲景首定太阳脉证曰,脉浮头项强痛而恶寒,盖太阳居三阳之表,而其脉上额交巅,入络脑,还出别下项,故其初病,无论中风、伤寒,其脉证皆如是也。”尤氏以为六经病病变皆循经络而为病,这种说法,从六经的部分病证看是有意义的,而且论中还有“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自愈 ! C4 k( i( L2 U8 c* `者,以行其经尽故也”的明文,所以把六经从经络作解,也不能是错误。但从全论来看,大多数病证与经络关系不大,如太阳病的大、小青龙汤证,阳明病的承气汤证,少阳病的柴胡汤证,三阴病的脾肾肝的虚寒证(还有三阴病的热化证,以及寒热错杂证)等,可以说与经络毫不相涉。因此,持经络说者,认定六经即经络,也就很难尽言。 4 Z- X3 b0 u: s, d) C; z4 e& h 5 ^! J% l! |0 A" q" N6 }三、气化说 6 l4 b, C: }( q: `0 k+ ^所谓气化说者,即以阴阳消长的规律来认识《伤寒论》六经病,并且大谈“标本中气”。如陈修园说: “六气之标本中气不明,不可以读《伤寒论》。”他还把“开合枢”也扯进六经病证之中,谓为审证施治的大关键。其实,气化作为脏腑生理、病理的阴阳消长转化的规律而存在,这是可以成立的。如果把气化附会于《伤寒论》六经病,三阴三阳的病理变化,统统用气化和“开合枢”来说理,确实是有点臆想。因为“开合枢”是经络循行的 4 f3 F9 ]+ f& S& W. ]2 Y6 k$ T- i+ i路径,阴阳互根的变化规律,而不是研究生理、病理的重要依据.《内经》的“阴阳离合论”讨论阴阳变化,从天地阴阳开始,乃至四时生长收藏等,说明三阴三阳升降出入的道理,并不是为《伤寒论》六经专设;《灵枢》所谓某折即某疾起,取之某经,不已,又取之某经等,与《伤寒论》六经病毫无共同之处。从这个学术渊源来推论,仲景撰用素问九卷,岂有不知三阴三阳“开合枢”之说,而《伤寒论》中只字不提,可见仲只是不强调“开合枢”的。后世医家以“开合枢”的气化关系来解释《伤寒论》的原文精神,显然是不贴切的。 : S; ~: g7 O6 C / C( t! L% P" H3 \( L2 Q% w 四、阶段说 # {! S) O/ o- r o* [% r 所谓阶段说者,即认为六经病是几个不同的疾病阶段,如胡友梅说:“伤寒的六经,系病程划分的标志”,又说:“按病证发生,其过程普通分为潜伏、前驱、增进、极进、稽留、减退、恢复各期。”胡氏视《伤寒论》六经病顺序只不过是疾病的不同阶段,抛开脏腑、经络、气化而不问,无疑是失去了六经病辨证的本来意义;且阶段说者是以现代医学的病理阶段来套六经病,不能不说是相去更远。 , p9 j, K1 P4 v6 D # y+ t# a8 S1 i; K1 ^. x: p4 n五、区域说 4 j! f0 [# \7 g9 P2 O! o# ? 所谓区域说,乃是以六经病的经脉循行,把躯体分成6个区域,划分各自的疆界。这样无形中把六经病分割开来,成了6个不同的区域,不但是失去了整体性,而且忽视了六经病理的内在联系。这种看法也嫌其太筒单而肤浅了。 R7 ]8 M8 `" X3 S' X8 Y: I g此外,陈邦贤等认为“伤寒六经,实际上是6个不同的综合征。”把六经病视为六群不同的证候,以至有的学者把六经病证视为“六病”等,凡此种种对六经的不同见解,应当说是各执一端,存在着某些片面性。 6 V- r2 r: e, ]# Y. V总之,《伤寒论》六经病是仲景继承《内经》六经,发展成为一个辨证论治纲领,对六经病要有比较全面的认识,才能更深入地领悟《伤寒论》六经病辨证施治的精神实质。笔者体会,脏腑是物质基础,经络是络属联系,气化是功能活动。气化就是反应脏腑经络的生理功能活动和病理现象。气化离开了脏腑、经络,就失去了物质基础。脏腑经络离开了气化,就反映不出其功能活动。所以六经病实质即是脏腑、经络、气化三者的有机结合。六经病辨证是从宏观着眼论证疾病的概括,用八纲来统括脏腑、经络、气化所反映出来的病证,有其严密的统一观。

 楼主| 发表于 2005-7-14 02: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伤寒论》“六经”的概念( L/ H1 @' t( o/ Y3 W4 t) X t 廖厚泽+ g2 f& o6 b. V! I   六经是经络论、脏腑论、标本论、逆从论……等概念的具体应用,四诊八纲无不以经络论作为论证基础。柯琴说六经非经络 之经,其说非是。 # T* n/ ]0 ]& s5 c$ t* _: R+ H0 \ 六淫之中人也,从皮部以致内舍脏腑,内外相感莫不藉经络之有机联系。故《内经》云:“邪中于项,则下太阳;中于面,则下阳明;中于颊,则下少阳;其中膺背两胁,亦中其经”,故《伤寒论》太阳病有中项中背之别,中项则头项疼痛,中背则背强几几也。阳明亦有中面中膺之别,中面则目疼鼻干,中膺则胸中痞硬也。少阳有中颊中胁之别,中颊则口苦咽干,耳无所闻,中胁则胸胁苦满,此即“中阳溜经”之意。又云“邪中于阴,从臂洐始,自经及藏,脏气实而不能容,则邪还于腑”,故《伤寒论》三阴皆有自利证,是寒邪还腑也。三阴皆有可下之证,是热邪还腑也,此岐伯“中阴溜经”之意(参见柯琴《伤寒论翼·风寒辨惑第四》)。不独六经各有伤寒,且各有杂病。故不论何种疾病,似皆可为六经所统摄,故六经非专为伤寒一证而设也。7 n' B' U1 Z7 F* C3 I- [6 Z6 }   六经实统摄十二经,以手经统摄于足经故,是一璘一支的关系。故《伤寒论》不言十二经,但只言六经,足经统摄手经也。例如,少阴病是手少阴心与足少阴肾俱病的见证,其浅者为在表,为经病;其深者为在里,为藏病,表里又可互见。又如,太阳经病即膀胱经病,其标为头痛项强,其本在膀胱与小肠也,故其入里则有膀胱四大腑证(蓄水、蓄尿、蓄血、癃闭)。而膀胱又何尝与小肠无关呢?按子午流注规律,“小肠为膀胱之上游”也。6 ?7 M* O9 b$ S( _8 o& V0 H& V 六经又非孤立为用,又如太阳为寒水之经,阳明为燥金之经……,故有太阳寒水、阳明燥金、少阳相火、太阴湿土、少阴君火、厥阴风木等口诀。何以言太阳寒水呢?以太阳发热恶寒,始因冬不藏精而阴亏,继而为风寒所束,反作用于肾,故阴元最易为之所伤。其病因寒于外,实因阴亏于内;因寒化热,热伤肾水,故以寒水二字统其意。故太阳伤寒,桂枝汤中比佐芍、草、枣以“存津液”,太阳温病必注意清热育阴等。所谓阳明燥金者,以阳明为燥土,然何以与肺金相干呢?以肺胃在气化上关系至大,故有阳明随太阴之均衡与否而升降之说,肺气不降,则胃气亦不降也。承气汤用硝黄必伍枳朴(调胃承气汤之用神不在攻下,故不伍枳朴,仅伍以甘草,以甘缓之),他经准此,不赘,这是气化论。5 J( u. V. e) F* X; ?- u   以上是六经之常道观,亦即“有”部之学问。如细究外感热病之机转,从“无”以观“有”,则规律更加复杂。试观《伤寒论》论阳明有“伤寒三日,阳明脉大”,论少阳又有“伤寒三日,少阳脉小”之说,岂不与《素问·热论》一日太阳、二日阳明、三日少阳之说相悖乎?如果把《伤寒论》的这种论断,说成错简或传抄之误,未尝不可,如果不这样轻率,就此深入研究一下三阳经之机转,亦可导致一下几个论断:4 \* e' O% x p' Q) j5 t0 {2 V$ T  (1)太阳为阳中之阳,少阳为阳中之阴,两样合明为之阳明,故其传变规律为太阳——少阳——阳明,故曰“阳明为中土,万物所归,无所复传”,有的读者,认为此话意为伤寒传至阳明则无所复传而自愈。其实是说有死之虑,下之则愈。正因如此,在临床上是否在阳明清下之后还有可能再来一个“往来寒热”的少阳证呢?阳明为里,里实已成,复出半表半里的可能性有多少呢?由是观之,伤寒传变当是太阳——阳明——少阳的规律了,于是就不能以《伤寒论》行文的撰次而拘其说。, h3 x+ x1 O$ q' V% Q  (2)少阳居于太阳(表)与阳明(里)之间,是两端中的任何一点,但不必绝对是中点,可能偏于表,也可能偏于里,其具体所在,当以临床见证定之。如是说来,论少阳的口诀当是“半表里”,而不当是“半表半里”。了彻是意,方可理解少阳篇的处方大都是偏表偏里、寒多热少或热多寒少的不同见证,以药味之阴阳或其比量的不同来加以校正,以收补偏救弊之用。例如小柴胡汤,“君”柴胡以行诸药入少阳,升清以化浊;“臣”芩夏以解寒热,热盛口苦甚者,重用黄芩;寒多呕多者,重用半夏。寒多者加桂姜,热多者加芒硝、牡蛎。柴胡桂枝汤、柴胡加芒硝等汤之法,亦皆由是而起也。此丹医关于柴胡汤之胜义也。8 X+ A7 j7 ~0 P  (3)从“有”部观之,外感热病皆起自太阳,但亦有直中阳明、少阳或直中三阴或“两感于寒”者等等之类。但从“无”部观之,大可非是。人中外邪,当其始见六经形证之前,其人是否仍处于阴平阳密、天地交泰的“中和”状态呢?当然不能这样认为,故《内经》说:“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是其意也。这是要注意的第一个问题。再说在外邪既中之后,尚未见六经形证之前(即在医学上处于所谓潜伏期之时),人身形证,可用六经中哪一经来解释呢?这是第二个问题。以上第一个阶段,当属阴阳失和,六经俱病;第二个阶段,是即少阳病阶段。盖经曰少阳属胆,为十二经之主,为三阳之枢,亦曰祖气。祖气病,则阴阳随有偏胜,枢纽病,则阴阳争战,因而发热恶寒或往来寒热,或但热不寒。由是观之,三阳传变次第,岂不该是少阳——太阳——阳明的规律吗? $ d* j; ?) y2 O4 B) v  以上观念非为诡辩,实有助于对六经正义之全面了解。纵观以上各论,“六经非为伤寒而设”实有胜意也。+ n8 ~* S u+ }   温热家所谓的卫气营血以及三焦之说,其体仍不离六经,唯用上有殊耳。试观叶天士所谓“温病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之说,苟与伤寒六经拘求其异,大可作许多文章,但从“体”上观之,根本则同。其所以“上受”,亦因头项部位口鼻之见证而言。首先犯肺,不亦在表吗?逆传心包,以心胃在经络“里支”乎为表里,不亦阳明乎?陆九芝所谓“自来神昏皆属胃家”,是其意也。复观叶氏所谓“卫之后,方言气;营之后,方言血;到气才可清气,入营尤可透热转气,入血直须凉血散血”此虽下里巴人之音,亦不过六经之变说耳。所谓卫者,不亦表乎?汗之者,不亦解表透热以和荣卫乎?在气者,治以清气诸药,不亦阳明清法下法之变称乎?所用汤剂不亦白虎、栀子、承气之类乎?卫之后方言气者,《伤寒论》不亦有“本发汗而复下之,治之为逆,若先发汗,治不为逆”之论乎?所谓清荣法者,亦下后之变证,其治主在阳明,叶氏用犀角、元参、羚羊角,是适应温病热盛之特征的用法,其法可采但非必采,不论如何亦不能说神昏不在六经之内。所谓“入血直须散血凉血”者,所用丹皮、地黄、知母、百合不亦在《金匮》中有之?所用加减复脉汤不亦《伤寒论》之炙甘草汤去归、桂之类乎?所加“甲”者,不亦在伤寒火逆变证之中乎?总而言之,不能因治方之异,而说明卫气营血与六经正义有何本质的不同。至于吴鞠通《温病条辨》的“三焦”论治立说,其实全书无出仲景绳墨之外,“新瓶旧酒”徒乱后学耳目,无甚可取。王孟英说他“未读《内经》”,徐霖说他“医道罪人”,诚属正见。况吴氏尚不知三焦在名象上究为何物。
发表于 2019-4-5 22: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3 21:58: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专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5 09:19: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六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5 09:27: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伤寒论年代久远,文字表达意义演变,初学真准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5 10:25: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讲的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5 14:5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渡舟前辈说的靠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周易天地论坛 ( 粤ICP备17011743号 )

GMT+8, 2021-4-22 22:02 , Processed in 0.075953 second(s), 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